第607章 黑天峰

黑天峰??

这是哪个山头的神疆强盗吗,怎么说起话来一股子匪气,尤其是那个驼背的家伙。

驼背人的眼神淫邪,感觉一只小母鹿从他面前蹦达过去,他都会兴奋狂热起来?

这些人,每个人眼神都特别奇怪。

就好像可以一下子从他们的眼神判断出他们内心的情绪。

为首的那魁梧黑麻衣男子脸上充斥着几分冷酷,宛若一个屠夫。

他率领着众人朝着西南面走去……

他们速度很快,祝明朗也不慢,难得有天外之客到来,祝明朗这个离川的土皇帝当然是要紧紧相随的,主要是想看一看这群人究竟想干什么。

总而言之,来者不善。

祝明朗没有急着动手,主要是想看一看这些人有没有增援……

当然,最重要的是祝明朗想知道这些人是如何穿过那浓浓的虚雾的。

虚无之海蒸发出来的虚雾缭绕在极庭的地界,相当于一层保护气层,暂时将神疆的生灵与极庭的隔开。

这一次产生的虚雾很多,大概一两个月都不会散去。

可以说虚无之雾也算是给了极庭大陆一个适应新环境的时间,至少不会被蜂拥而来的异疆生灵给践踏得毫无还手之力。

但这群人,似乎掌握了一些秘法,可以穿过那虚无之雾,比其他人更早踏入极庭中……

当然,一定也还有别的法门,可以让一些人穿梭在不同的大陆上,比如说明季、柏姓断臂男、以及误入漩涡的自己,极庭大陆之中应该存在着一些隐藏着的天外之客。

……

南玲纱对这种偷渡者没有半点兴趣,她的直接建议就是把人都杀了,反正他们也是不安好心。

祝明朗倒是想多观察观察,毕竟第一次见到外星人,有点好奇是难免的。

而且,马上就要迎接一个更庞大的疆域了,能够从这些偷渡客这里了解一些讯息也是好的。

这群黑天峰的人共有九人,他们并没有朝着芜土城邦进发,而是朝着西面直行,越过了极高的一片山脉,他们直接抵达了离川的南邦。

南邦早就归顺祖龙城邦了,也就是那个在年庆当夜被黎云姿攻破了城门的城邦,他们过去就不是很强大,如今归顺了祖龙城后,也已经比过去强盛不少。

黎云姿并不擅长治理,但有一点她一定会坚持,那就是秩序。

一片疆土有了秩序,才有治理可言。

那位飞龙营的首领徐备,似乎就是来自南邦的。

南城邦人口偏密集,这里同样得到了岁月波的洗礼,无数人因此成为了修行者,更有不少人突破了数十年难以逾越的级别与境界。

修行者平均实力上,已经达到了将级与主级,子级在南邦都算是入门了。

这里牧龙师居多,以绿龙、飞龙、森林巨龙为主。

植被茂密、地表潮湿、沼泽与森林共存,同时也有广袤的草原与牧场,南邦可谓一片欣欣向荣,一切都和谐有序。

“我不喜欢潮湿的地方,肮脏的水面上总是有一大群臭蝇,这座城邦人口也太密集了,和那些水泽蝇群没有什么区别,围着腐气、喝着臭水,自以为在天堂。”一个黑麻衣的女子说道,她眼神中透出了极深的厌恶。

“那么,我们直接开始吧,各取所需。”魁梧屠夫黑麻衣说道。

“哈哈哈,各取所需!!”

说着这些话,这些人凌空飞度,直接落在了南邦最为显眼的地方。

那是一座中心城楼,城楼旁还有一尊雕像,正是女武神黎云姿的。

驼背男子站在城楼屋檐上,他看到那雕像的那一刻,眼睛更绽放出了如老鼠一般的邪光,居然兴奋激动的满脸通红,并露出了一排排黄黑之牙,感觉像是要生吞了这位屹立在诚邦中的女武神。

“尤物,尤物啊,这女人便是这块大地的庇佑者吗,她归我了!”驼背男子丝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邪欲。

“嘣!!!!”

突然,那黑麻衣女人用手一指,指尖绽放出一道雷光。

雷光将那雕像直接轰成了粉末,惊得城邦内所有人大惊失色,目光一下子都望向了这城楼上的不速之客吗!

在离川,毁坏女武神雕像可是人神共愤的事情啊,毕竟没有她抵挡锐国大军,整个南邦也早已经沦为了极庭的奴隶……

“谁是这里的掌管者?”此时那位屠夫黑麻衣男子高声质问道。

南邦城内,楼房之上已经出现了无数牧龙师的身影,他们似乎意识到有外敌前来,纷纷唤出了自己的龙兽,人数众多。

龙群中,有一骑乘着飞龙王的人,他身穿着军卫统领盔甲,祝明朗一眼望去,发现那人有些眼熟,正是黎云姿麾下飞龙营的首领徐备。

徐备是一名下位王级牧龙师,擅长驯龙、领兵。

“在下是这离川大统领,敢问几位从何而来,为何要损坏我们女君的雕像。”徐备骑乘着飞龙王与他们对话,表明了自己身份,也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我们乃天枢神疆黑天峰神凡者,我们修的为极欲之道。”那屠夫黑麻衣男子说道。

“若是客,我们欢迎……”

徐备看了一眼那被摧毁的雕像,后面那句话还没有说出口,那屠夫黑麻衣男子却摆了摆手。

“我们便是你们的上苍。”屠夫黑麻衣男子说道。

此话一出,整个南邦的修行者都愤怒了。

“直接开始吧?”那驼背男子已经急不可赖了,他目光放肆的在城内扫来扫去,已经锁定了几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

“我的极欲为屠戮。”屠夫黑麻衣男子说道,那双凛然的双眼里不自觉的流露出了冰冷可怕的杀意,“我会从你开始屠杀全城,杀到我满足为止。”

“啧啧,我极欲之道为采淫……姑娘们,都洗干净了吗,没有也没关系,我更喜欢……”那驼背男子发出了奸笑声,吓得全城的女子们一个个花容失色。

“你们活得如此卑微肮脏,却一脸满足的样子,令我觉得恶心!”那位女黑麻衣女子说道,她眼睛在盯着这座城邦的所有人,表情却带着极深鄙视。

若她也修的是所谓的极欲之道,应该是厌恶。

如同蟑螂,这东西明明没有实际性的害处,可只要第一次看到她的女子,都恨不得抬起脚将它们踩得稀碎,毫不留情,这份厌恶仿佛刻在了本能里。

此时这位神疆黑麻衣女子,便是这样看待整个城邦密集的人口,也是她一指摧毁了黎云姿的雕像。

她不明白,一个活在垃圾中的女统治者,有什么资格像神明一样立起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