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寿礼

这么多年以来,幸亏了余老太爷的支持,再加上余松自己也愿意下功夫,这才有能力和他那位私生子的哥哥打成平手。

而很显然,今天寿宴上,余松给他家老子准备什么样的礼物正是他和自己哥哥又一次战役的开始。

“他不过就是个商人,喜欢的不外乎就是烟酒应酬,不过我知道,他爱收集茶具,虽然没有见过他喝几次茶,但我曾经有一次误闯他的书房,在里头看到了很多十分珍贵的茶具。”

李路遥闻言长长的突出了一口浊气,茶具,说起来也真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董雅怡年纪轻轻就入了宫,曾经一度被专宠到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地步,什么金银玉器,贵重珠宝,以及古玩字画没见过。

可偏偏,现代人为了让外人觉得自己出生于底蕴深厚的豪门世家,都会表现出一副自己并不在乎金银的样子,至于那些古玩字画就更不行了,只看看余松对待那副《鹊华秋色图》的态度就知道了。

如果那些古玩字画被拿出来,恐怕还没有送到余老爷子手里,就被余松先截下了。

倒是这个茶具,董雅怡在盛宠之时,也曾被重恩赏赐过一两套,再加上这么多年自己的收藏,这个时候拿出来一套压场子,还是不在话下的。

“正好,雅怡这里有。”李路遥一边说话,一边把自己的目光投向正规规矩矩站在自己身后的董雅怡。

只见董雅怡双手一翻,立刻就捧出了一个用沉香木雕刻而成的不大不小的箱子。

“这是我之前收藏的一套北宋汝窑七头茶具,就算是在汝瓷最繁盛的那几年也非常少见,这一套是从当时权倾朝野的瑞王府中流出来的,全世界只有这一套,肯定够你应付今天的场面。”

一听董雅怡这么说,余松的脸上立刻就是一喜,眉开眼笑的点头:“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兄弟你办事儿靠谱。”

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余松也只是以为,这套茶具是李路遥从什么地方淘来的,只是因为自己不方便带,所以才放在了董雅怡那里。

李路遥抿了抿唇,正准备开口说清楚,却被已经走到了他身边的董雅怡撞了撞胳膊。

见董雅怡这幅样子,明显不想出风头,他也只好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微微勾了勾唇:“这套茶具交给你比放在我这里用处更大,你就收着吧,等里头结束了,把支票给我开出来就好。”

果然,听到李路遥的话之后,原本还喜滋滋的余松立刻就苦了一长脸。

北宋汝瓷,还是十分珍贵的七头茶具,想也知道,价格绝对不低,他的钱包恐怕又要大出血了,但是只要转念一想,能把那个一直想往上冒的私生子狠狠踩在自己脚底下,余松又觉得,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行行行,知道了,赶紧进去吧,我们已经在外头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里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