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思维

人类就是这样,若认真去思考他们的行为逻辑,会让人感到异常的违和。

当然这种违和感,也不只是出现在人类身上,也有其他凡类生物,是拥有类似的情况的。

只是唐川自己的原始种族是人类,苍莽大陆的主宰者,也同样是人类,他才会对此感到好奇。

在几乎所有凡类生物的潜意识当中,生命都是最珍贵的东西。

死亡,代表着终结,这种终结是全方位的,肉体失去生机,意识面临消亡。

然而在群居生物当中,总会出现一个个被尊称为“烈士”的存在。

他们愿意为了集体的利益,牺牲自己的生命。

但是人类就比较奇怪了,他们的烈士确实为集体,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他们愿意抛弃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但是在唐川的观测中,却发现了一个华点,让他也觉得荒诞万分。

那就是人类群体当中,永远不缺乏烈士的存在,他们确实为整个社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乃至牺牲了自己。

可是当某些人,知道自己做了好事之后,反而会被同类厌恶,不仅不会铭记自己,还会对自己的行为抱有恶意。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大多数人,如果处于没有被观测的位置,他们都会选择默默退缩,终止牺牲自己个人利益,促进群体利益的行为。

这就让人觉得疑惑了。

在被同类注视着,并且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的时候,你能够毫不犹豫的献出自己的生命,乃至自己的妻儿。

一切只为了所谓的“大义”。

可是当没有被观测的时候,虽然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会推动群体利益,但是自己所作所为,却不会被任何人知道,乃至会被那些人厌恶。

这种情况下,多数烈士又会终止自己的行为,选择明哲保身,作为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胆小鬼,默默的活下去。

当然,这只是大多数情况,也有少数人,会仍旧选择牺牲自己,促进集体利益。

可即便是后者,当知晓了自己的行为,不会获得同类的任何好感的时候,他们也会陷入纠结,最后才艰难的做出决定,继续成为烈士。

在观测了整个苍莽大陆的文明发展之后,唐川自然也见识到了不少这样的情况。

那他就忍不住的开始思考起来,所谓的大义,所谓的烈士,到底是这个人本来就拥有舍己为人的精神,还是后天被灌输的认知呢。

唐川也曾想做个另外的实验,那就是复活昆巴纳。

那个苍莽大陆人类史上最伟大的智者,在身处于其他环境中长大之后,他仍旧会保持和原本一致的本心吗?

这种复活,并不是将昆巴纳的灵魂全部复制出来,而是从生物层面,完全复刻昆巴纳的基因,然后将他失去记忆的,完全纯粹的灵魂能量,注入到新的躯体之内。

唐川想看看,人类的本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形态。

但是那个实验,被他自己中止了,因为他也曾消耗神力,在更高维度的层面,去拖进度条,看看在新生昆巴纳的身上,将会发生怎样的情况。

然而得到的结果,却让他有些怀疑人生,便直接推翻了复活昆巴纳的这个想法。

他在未来的时间尺度里,看到很多的可能性。

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曾经的唐川不想看到的。

那就是即便昆巴纳保持有一切原本天性,可将他放在混乱残酷的社会环境中,他确实从小展露出极强的聪明才智,可却一步步的,从一个小混混开始,成长为一个穷奢极欲,为了自己利益,随意屠杀无辜同胞,搅乱人类社会的恶雄。

或者将他放在一个较为舒适,然而又比较自私的环境中,他会做出很多颠覆性的发明创造。

不过若是那个时代,出现了同样一个有天赋的人,新生昆巴纳,会直接窃取对方的发明,乃至奴役对方,乃至直接摧毁,对方分明对人类社会有益,却损害了他个人利益的发明创造。

其中只有极少数的环境中,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新生昆巴纳才会走上和原始昆巴纳一样的道路,成为新一代的智者。

而唐川最开始想要复活昆巴纳的原因,除了做个实验之外,更多的是想造神。

创造出一些神灵,然后替自己操持部分文明的信仰。

可这样的结果,却让唐川直接将本来已经快孕育完成的新生昆巴纳,给直接永久封存起来了。

看的多了,唐川也因此,对自己原始种族的思维形态,展现出了强烈的好奇。

所以他才会直接告诉霍斯卡,这就是个实验,想看看他的反应。

然而直到此刻,霍斯卡都没有做出选择。

他颤抖着,脸色煞白,心中的念头不断冲突,在衡量自己将要做的事情的得失。

很奇怪吧。

分明是为了女皇,可以连自己性命、灵魂、妻儿,都可以毫不犹豫抛弃的虔诚者。

可当知道女皇和教廷不会感谢自己后,他就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不愿意做那个烈士了。

那么人类的大义、情怀、悲壮,到底是不是自我陶醉,或者后天的知识灌输,也就是所谓的洗脑呢?

他们到底是为了集体利益的发展,还是为了同类会感谢自己,才会选择毫不犹豫的自我牺牲呢?

“库卡罗休霍惹@#¥……”

霍斯卡做出祷告的手势,不断的重复神秘教廷的某段祷告词。

像是在不断的催眠自己,说服自己,去为了自己崇拜的信仰,自己坚守的教会群体,而做出牺牲。

就像教会给他们传播的认知一样,为主,为群体牺牲,是十分值得自豪的事情。

而唐川也没有去打扰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良久。

霍斯卡祷告的声音越来越大,他的思维波动也越来越强烈,似乎想到了自己加入教会时的誓言,又或想到了主的荣光。

最后这些强烈的情怀(后天模因),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思维。

那些被他视作胆小、肮脏、低劣的,想要保全自身的思维,被他潜意识的压在了大脑深处。

霍斯卡坚定道:“我愿意!请实现我的愿望吧!”

主神养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