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6章 去找金天佑

“我当然回来。”简薇回答的很是洒脱。

于卞越,她曾经跟打了鸡血一样,上赶着往前凑,往好了说叫不畏艰险,越挫越勇,为爱拼死一搏;往难听了说,其实就是热脸贴人家的冷P股,上赶着倒贴。

但这都过去了。

找回自我的简薇很快乐,也很放松。

最起码他们不再是俯视跟仰望的角色。

卞越明明得到了答案,却内容却又好像不是他想要的。

还回来吗?他的意思是,会回到我身边吗?

但简薇的回答却好像是:我回来,但不是回到你身边,而是回到我原本的生活中。

卞越一言不发的把所有物资提到车子旁边,后备箱的空间有限,他就把剩下那些搬到了车子的副驾驶跟后排座位上。

做完这一切后,卞越忽然掏出了一个手环。

简薇惊讶的发现,这个手环跟那个防辐射的一模一样。

卞越不由分说的捞过简薇的手,将手环套在她的手腕上。

卞越将手环搭扣锁死,然后带着叮嘱的味道:“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摘下来。”

“你有什么用?”简薇皱眉。

“防蚊虫。”

简薇:“……”

金天佑说这个防辐射,卞越却说防蚊虫?到底该信哪一个?

卞越开启手环,电流立即发挥作用,尽管卞越带了耳机,可还是被电流声干扰的浑身难受,为了不叫自己失态,卞越说了一句保重,便转身走了。

简薇盯着卞越离去的背影,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现在应该属于冷静期,或者……可以理解成冷战期。

简薇虽然没有跟谁冷战过,可起码知道冷战的时候,双方是不说话的。

可是轮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冷战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光简薇搞不明白,就连躲在车里的两位老人也没弄明白。

简父眉头皱成了一道川子:“你儿子什么意思?”

卞父也是一脸的费解:“不知道啊,好端端的怎么走了。”

简父剜了卞父一眼:“卞越到底是不是你儿子,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卞父不服气的说:“那你说,你闺女现在在想什么。”

简父脱口道:“她肯定在想,这傻雕在搞什么。”

卞父刚想还嘴,忽然看见简薇驾驶着车离开了,他连忙推搡着旁边的简父:“她走了,快跟上去!”

……

经历过那晚上的刺杀失败后,金天佑再次见到简薇,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在好奇,卞越真是心够大的,还敢让简薇过来。

可等简薇靠近的那一霎那,金天佑好像又什么都明白了。

呵呵呵,这个卞越还真是……真是有点意思。

那晚的杀机看起来很拙劣,但金天佑丝毫不担心,因为他料定卞越不敢指认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卞家曾经干过的那些勾当,随便翻出一件来,都够人喝一壶的。若曝光出来,除了卞家要遭殃,魏家也可能要受到影响,以魏少雍睚眦必报的性格,他会放过卞越,会放过他的子孙?

别开玩笑了。

届时,卞越只有把所有罪责都扛下来,才能保大家的平安。

可惜,金天佑把每一步都算准了,却唯独没有把自己算进去。

是的,他失败了。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错过了这次机会,再也不可能有第二次。

卞越何等聪明?

就从他今天没有陪同简薇一块儿过来,足以说明一切。

——我不在场,你拿什么嫁祸?

“你站那么远干什么?过来搭把手啊!”简薇将后车厢的食物往下搬,却看见金天佑远远地站在那边看,顿时有些生气。

金天佑不是不想过去,是害怕她手腕上那个镯子,那该死的电流声太刺耳了,卞越从哪儿买的这些玩意儿。

“你把东西放在门口,我自己搬回去就行了。”金天佑道。

简薇拧眉:“为什么?”

“我怕被偷拍。”

简薇一想也对,放下东西后说道:“你这一个月的伙食我都准备好了,明天我就不来了。”

金天佑隔着大老远的距离冲她招手:“一路平安。”

简薇看了看金天佑,忽然有种不被欢迎的赶脚。

简薇跟赶场子一样,还得去超市采购属于自己的食物,所以也没有多停留。

小甲壳虫离开后,金天佑掏了掏耳朵,呼,这该死的电流,都快把他搞耳鸣了。

东西放在门口堆成了一座小山,金天佑跟蚂蚁搬家似的,吭哧吭哧的往里头搬。

桑塔纳车子里,简父举着望远镜,他一脸唏嘘道:“这孙子长得还可以啊。要个子有个子,要身材有身材的,跟我闺女还挺般配的。”

卞父耳朵好使,可不代表眼力也好,隔了那么远的距离,他只能依稀辨别出一个轮廓,卞父正在那儿干着急,却听见简父居然夸赞起奸夫来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说好的一致对外,这还没对外呢,就被敌人收编了?合着我带了个卧底出来?”

简父放下望远镜:“你胡说什么,我只是客观的描述了一个事实,人家的确长得不错,不信你看。”

卞父一把夺过望远镜。

看了片刻后,卞父冷笑:“长得一副勾人的桃花样,确实,样貌出色,但又怎么样呢?以色侍人,色衰则爱驰。”

简父道:“你就是嫉妒你儿子没人家好看。”

卞父放下望远镜:“好看能当饭吃?我儿子又不是出来卖的。”

“卖不卖的,人家也是比你儿子好看。”

卞父懒得跟他争执,见金天佑已经搬完最后一袋子食物了,连忙推门下车。

简父紧随其后,焦急道:“你干嘛?”

“我下去找他谈谈!”

卞父走路带风,奈何到了跟前却发现门已经关上了。

卞父正要敲门,却被简父拦住了。

“你这一敲门,人家不就知道你来了吗?”

卞父指着门扉:“不敲门我怎么进去?”

简父懒洋洋的从背后掏出一串钥匙:“这是什么?”

卞父眼睛都看直了:“你怎么会有这儿的钥匙?”

“废话,这是我丈母娘家。”说罢,简父捞起钥匙开始捅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