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1章 花翎奇遇记78

第1551章 花翎奇遇记78

“该查还是得查。”花翎提醒道,“殿下可要我帮忙审问这群荆国人?”

皇三子道:“求之不得。”

花翎遂往他们体内各打入了一道灵力,这些荆国人顿时痛不欲生起来。

皇三子看着他们浑身经脉虬结宛如有小蛇在体内游走似的一幕,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对花翎更加忌惮。

别说养尊处优的皇三子了,就是见惯了酷刑的武德司的人也是心有余悸。

“你他娘的倒是问啊!”荆国人不堪酷刑,忍不住骂娘道。

花翎抬手一收:“还需要我问?你们自己如实招来就是,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一个字都不能少,否则再叫你们尝尝滋味。”

荆国人早就被她的手段收拾得服服帖帖了,一想起之前的那种非人折磨,就觉得浑身骨头都疼。于是便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说了。

皇三子听完,气得手都抖了。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冷静道:“兹事体大,需尽快禀报皇上。”

他是不敢处置了。

原来皇长子和皇次子都牵连进了这次的案子当中,怪不得他们不敢回京,一个亲自迎战被俘,一个被射中肩膀受伤。

一开始他们没想在粮草上动手脚,但是荆国人找到了他们,一番言语蛊惑之后,两人就鬼迷心窍信了他们的邪了。荆国人说只要两人跟他们合作,待打下荣国后,双方平分荣国的国土。这对两人来说,也是一件不世之功,不会比皇三子拿下燕云十六州的功劳来得低。

届时两人也就有了跟皇三子竞争的筹码,何乐而不为呢?反倒是给荣国送粮草,那也是给皇三子的功劳做善后,捡捡漏罢了,有什么好做的呢?

皇长子和皇次子一想,对啊,就算他们把粮草顺利押送到荣国,不也是在捡皇三子的漏吗?两人的功劳加起来还抵不过人家的零头!

要是能把荣国打下来,那可就是不世之功啊。

于是两人猪油蒙了心,把一半的粮草给了荆国人。剩下那一半就算送到荣国,荣国也支撑不了多少时间。毕竟他们的军队可远不止三十万。

这么一来,荣国当然不乐意了。

荆国人便趁机跟荣国说我们不打你了,跟你一起打卫朝,你干不干?

荣国当然表示干干干。

于是两国成了盟友,转头一起来打卫朝。

惹来如此滔天祸事的皇长子和皇次子当然不敢就这么回去,想将功折罪一番。结果把自己折进去了。

“依我看,倒是不急着回去。”花翎道,“不如先将荣国与荆国的联盟分化了,以减轻边军的压力。如此,也算是三殿下的功绩。”

“你说的有理。”皇三子沉思少许,同意道,“那我们即刻启程北上。”

花翎把荆国人丢回船上,转而堆皇三子道:“不如由我载殿下一程?”

皇三子沉默地看了一眼悬浮在半空的船,一时竟有些难以抉择。

“为了效率,殿下就委屈委屈吧。”花翎劝道。

“好吧。”皇三子咬牙道。

于是花翎把皇三子和武德司的两人也送上了其中一艘船。

接着她直接托着这些船飞向边关。

边关正在对峙的双方忽然发现一阵阴影盖了过来,忙抬头看去,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荣国人里有从都城来的,反应尤为激烈:“那个魔头又来了!”

他们可是亲眼看着花翎两掌废了一座府邸一座宫殿的!

花翎托着船来到两军中间,一挥手,把荆国人丢了下去,再一抬手,将皇三子三人接了下来。

凌泽生从使团中飞身而出,来到花翎身边:“你怎么来了?”

“来帮你一把。”花翎指着那些荆国人,“一半的粮草被他们弄走了,皇长子和皇次子都是同谋。”

凌泽生看了一眼荆国人,瞬间就想通了皇长子和皇次子这么做的缘由,不由暗骂一声蠢货。

皇三子真不是一般人,这个场面下,依旧能从容不迫地走到荣国和荆国的联军前说道:“孤乃卫朝皇三子,奉吾皇之命查察粮草缺失之故。如今真相已经查明,缺失的一半粮草也已追回。可否请荣国兄弟先罢兵,容孤往荣国都城与荣皇详谈?”

“不要被卫朝人的花言巧语给骗了,什么追回缺失的粮草,分明是他们见你我联军势大,故意又凑了一批粮草出来敷衍荣国。”荆国将领忙道。

荣国人却根本不理会荆国,反而对皇三子有些迎合:“好好好,殿下愿意入荣国详谈,我皇一定十分欣喜。”

荆国将领:“?”失心疯了?

其实哪里是荣国人失心疯了,他们分明是害怕花翎啊。

花翎一掌过来那是开玩笑的吗?宫殿都碎成齑粉,何况人呢?

“那先擒下这些荆国贼子,打扫干净屋子,咱们才好详谈啊。”皇三子意味深长道。

“拿下他们!”荣国人瞬间掉转矛头,直指荆国军队。

卫朝大军也趁机出击,与荣国军队一起围了荆国大军。

荆国大军顿时被两国打得仓皇逃蹿。

打退了荆国军队,救出了皇次子后,皇三子这才正式踏入荣国境内,前往其都城与荣皇详谈。

皇长子和皇次子只能看着干着急,却毫无办法。

荣皇见到皇三子时愣了愣,这卫朝皇子怎么这么眼熟?嘿,可不就是上次使团中那个不起眼的跟班吗?

没想到上次他就敢深入荣国境内,真是好胆识啊。

“荣皇陛下。”皇三子问候道。

“三殿下快坐,使节们也都坐。”荣皇瞥见花翎,眼皮都抖了一下。

皇三子道:“客套话孤就不说了,孤此次是专门为了粮草缺失之事前来与荣皇商谈的。此事本是荆国的离间之计,当然,我朝也有过错。孤的两位兄长误信了荆国人的阴谋,这才导致了这场误会。如今粮草已经追回,一切当拨乱反正。”

荣皇点点头:“殿下所言极是,荆国贼子着实可恶,不禁蛊惑了贵国两位殿下,连朕也中了他们的离间计了。以致于你我两国兵戎相见,险些酿成大祸,却被荆国渔翁得利。”

双方和谈的气氛十分之好,皇三子将剩下一半的粮草交给荣皇,荣皇也为先前出兵攻打卫朝的事道了歉,这件案子就算揭过去了。

皇三子此行可谓是收获颇丰,又载着一身功劳回了京城。

卫帝听完皇三子的述职,加上武德司的佐证,没有对案情生疑。

皇长子和皇次子被狠狠申饬了一顿,罚回去面壁了。

若仅仅如此,他们也顶多失落一阵。可卫帝的另一道旨意却差点把他们逼疯——卫帝下旨立皇三子为太子。

皇三子沉稳有度地推辞道:“臣文不能比大兄,武不能比二兄,序齿又非长,何德何能堪当太子?请皇上另择人选,臣实愧不敢当。”

卫帝却是不容推辞:“朕既立你太子,便是认为你当得起。不必推辞,然日后更当勤勉,莫负朕心。礼部。”

“臣在。”礼部尚书出列道。

“择良辰吉日举办册封大典,不得有误。”

“臣遵旨。”

于是皇三子担任太子之事便成了定局。

皇长子和皇次子注定是陪衬了。

两人虽然面壁,却并不消停。皇次子悄悄来到了皇长子府上。

“再过一段时间,老三可就要入主东宫了。”皇次子沉声道,“大兄倒还有闲心弹琴?”

皇长子琴声一顿:“如今孤被拘府上哪也去不了,只能弹弹琴解闷。”

“老三的倚仗无非是花翎和凌泽生这两个绝强者。”皇次子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