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模考试拿了一个意外之外的高分, 孟行悠总算给家里交了差。
    孟母纵然心里高兴, 但还是免不了心情复杂。
    小女儿的文科成绩差了这么多年,她花了多少心思在这方面。
    小时候亲自教, 后来学业日渐繁重,她工作也忙不开, 就开始给孟行悠找老师,给她到处打听风评好的课外补课班。
    来来回回折腾这么些年,也不见起色的文科成绩,竟然在四个月不到, 因为迟砚的辅导,来了一个逆袭。
    不仅满足了660的底线, 还超常发挥把孟行悠的成绩拉到了一个名校任选的水平。
    因为国一政策优惠的那二十分,已经不是孟行悠考进名校的必备条件。
    孟母看着孟行悠拿回家的成绩单, 叹了一口气,床头柜的抽屉里收起来。
    孟父听见孟母的叹息, 侧目看她一眼,笑着问:“叹什么气?悠悠考高分你还不高兴?”
    “高兴, 看来还是爱情的力量伟大。”孟母取下眼镜,语气酸溜溜的, “我们这种做父母付出再多啊, 也比不上心上人的一根脚指头哟。”
    孟父哭笑不得,把睡前读物放在一边, 搂过妻子的肩膀, 宽慰道:“你跟孩子计较这些做什么?女儿大了, 总是要嫁人的。”
    孟母一听这话就不乐意,虚推了丈夫一把:“什么嫁人不嫁人的,悠悠还小得很。”
    “行行行,女儿小,女儿这辈子都不嫁人,就陪着咱们养老。”
    “你今晚是不是存心跟我对着干呢?”
    孟父拍了拍孟母的肩膀,不再逗趣,正经地说:“我跟你说笑的,不管悠悠是因为什么提高了成绩,但结果是好的,不是吗?”
    孟母哪能不知道这个道理,她就是一时心里过不去那道坎。
    听丈夫这么说,孟母也认了,握住孟父的手,无奈道:“是,你说得对。”
    “不管是小舟还是悠悠,多一个人来爱他们,是好事儿。”
    孟父知道妻子在失落什么,低头笑着哄:“这不还有我陪着你,谁走了我都不走。”
    孟母心里一暖,嗔怪道:“你最近说话挺肉麻的,老不正经。”
    “谁让我找了个嘴硬的老婆呢,你不说,只能我来说了。”
    “你很委屈吗?”
    “不委屈,我甘之如饴,老婆。”
    孟父搂着孟母躺下,给了她一个晚安吻,温和地笑了:“这辈子能娶到你,是我最大的成就。”
    孟母笑而不语。
    熄灯后,过了好几分钟,孟父闭着眼,隐隐听见枕边人小声说了一句。
    “我也是。”
    高三的寒假非常短暂,五中学习节奏又快,初五刚过,高三就返校上课。
    备战高考的时间过得特别快,孟行悠不记得今天几号,也不记得今天是周几,所有对日子的概念,全凭教室里的高考倒计时。
    按照元城历年的惯例,二模考试三次摸底考试里,难度最高的一次,意在刺激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之前考得不好要努力,之前考得好也不要骄傲自满。
    二模考试因为难度的增加,全年纪总分普遍往下滑,孟行悠没有一模考得那么好,总分689,拿了年级第三,但年级第三也只有693分,差距并不明显。
    迟砚成绩还是稳定,总分比一模高了一分,考了713,依然年级第一。
    孟行悠因为这次考试的退步,心里的弦又一次绷紧,学习劲头比冲刺一模那阵子还猛烈。
    迟砚眼睁睁看着女朋友过年养回去的肉,又一天一天地回到解放前,心里急得不行。
    二模考试前一天,两个人吃完饭,路过一个药店,药店有那种可以测身体基本情况的体重计,迟砚非让孟行悠站上去称体重。
    结果只剩下七十二斤,体重计报出来的状况是极度偏瘦,严重营养不良。
    孟行悠以前就偏瘦,一米六多的个子不到九十斤,这从高三补课到现在,长的肉还赶不上减下去的,前前后后折腾得已经瘦了十五斤左右。
    孟家上下连带着迟砚都紧张得不行,生怕孟行悠这样熬下去,还没高考,人就瘦得皮包骨撑不下去了。
    孟母嘱咐了郑阿姨,每天各种大补汤换着花样做给孟行悠吃,除开一日三餐外,还增加了三次加餐,恨不得把孟行悠当成猪来喂。
    迟砚在学校也差不多,上午大课间,下午小课间还有晚自习第二节课下课,总能想办法变出点零食来拿给孟行悠吃。
    五中不让校外商家送外卖,一到这三个时间段,迟砚就提前几分钟,偷偷翻墙出来给孟行悠带好吃的回来,每天盯着她都吃完了才放心回教室。
    日子久了,学生会的人看见他每天翻进翻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高三了,大家都不容易。
    何况这么用心宠女朋友的男生,也快绝种了。
    家里家外这么调理着,孟行悠的总算在三模考试前,涨到了八十斤。
    看她起色也比之前好很多,不再是那种风一吹就要倒,每天眼眶乌青嘴唇没血色的状态,孟家上下和迟砚才算是放了一点心。
    三模考试难度跟高考差不多,有二模在前,大家明显感觉题目的难度有所下降。
    孟行悠三模考得不错,总分710,又回到了年级第一的位置。
    迟砚还是一如既往地稳定,比起二模又涨了一分,总分714,依然年级第一。
    参照三次摸底考试,再对比全市的成绩情况,高三教研组渐渐有议论声传出,迟砚和孟行悠说不准有望拿下今年高考的文理科状元。
    五中要是今年一下子拿下双科状元,那明年可是在全省都要出一次大风头。
    孟行悠和迟砚相继被各科老师找到办公室谈话,谈话内容无非稳住心态,高考正常发挥,青春不留遗憾这些话。
    迟砚自不必说,学习这件事从来不需要任何人操心。
    孟行悠文科成绩上去后,状态一直稳定,心态也不再是一模考试前那种,紧张得寝食难安的情况。
    孟行悠本来就不是一个怯考的人,有三次摸底考试的成绩在前,高一入学的那股自信劲儿,又重新回到了她身上。
    三模考试是高考前最后一次大型考试,时间步入五月份,一二三轮总复习都结束,各科老师不再怎么讲课。
    上课时间大部分都留给学生自习,查缺补漏,老师只担任一个解疑答惑的角色。
    五月中旬,高考前最后一次大型活动到来。
    高三年级的成人礼。
    成人礼分为两天,第一天上午在学校大礼堂进行。
    家长和学长都要求到场,学生在老师的安排下走过成人门,校领导讲话,学生代表发言,最后由家长给学生佩戴成人徽章,整个仪式算是结束。
    剩下的时间,学校安排了参观博物馆,晚上有篝火晚会,外宿一夜,第二天古镇自由行,下午整队返校。
    成人礼的仪式环节要求和学生都正装出席,五中校服有正装礼服,逢正式活动才会穿一次。
    高三紧绷了快一年,好不容易在考试之前有两天稍微的放松,一点点的开心在这个时候就会被无限放大。
    所有人都很重视,女生商量着几点起来化妆,男生商量着趁成人礼结束,抓紧时间去网吧往两把游戏解馋。
    孟行悠早在高二就已经成年,可耐不住周围的氛围,也跟着期待起来。
    成人礼前一晚,孟行悠兴奋得睡不着,次日醒得比平时还早。
    因为成人礼两天都不在家,孟行悠给她郑阿姨了假,昨晚做完晚饭她就回自己家了。
    郑阿姨做事心细,走之前还不忘帮孟行悠把礼服找出来熨好,挂在衣架上,方便她今天穿。
    孟行悠洗漱完把礼服换上,白衬衣小西装外套,格子裙半膝袜,青春不失庄重,比平时穿的运动款校服好看一百倍。
    想着还要化妆,孟行悠就没有穿外套,只穿着白衬衣坐在梳妆台前捯饬自己。
    半小时后,孟行悠涂上口红,又用卷发棒给自己收拾了一下头发。
    短发被她弄成了微卷,学生气不像平时那么重,多了点成年人的感觉,但又不会显得老气。
    收拾完一切,孟行悠等不及迟砚来叫她,打开门跑出去,敲响了隔壁的门。
    迟砚刚洗完头,给她开门的时候,脖子上还搭着一条毛巾,身上的家居服也没换。
    孟行悠走进来带上门,提着裙摆在迟砚面前转了一个圈,笑意盎然:“男朋友,我好看吗?”
    迟砚别过头,不太自然地咳嗽了两声,耳朵微微泛红,轻声道:“好看,特别好看。”
    孟行悠凑过去,用手指戳戳他的耳垂,故意问:“你害羞了?”
    迟砚“嗯”了声,含糊不清地说:“你以后穿别的肯定更好看。”
    孟行悠一怔,问:“穿什么?”
    迟砚看着她,耳朵泛红眼神带笑:“婚纱。”
    这下不止迟砚,连孟行悠的耳朵也红了。
    两人腻歪了几分钟,孟行悠看时间快来不及,主动提出帮迟砚吹头发。
    迟砚用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水珠,回卧室先换上了礼服,跟孟行悠一样,只穿了白衬衣。
    他手上拿着领带,一边系扣子一边往外走,随口问孟行悠:“崽,你领带谁给系的?我不会弄。”
    孟行悠抬头看过去,迟砚衬衣领口大开,露出骨形近乎完美的锁骨,西裤包裹他细长笔直的腿,衬衣没有扎进裤腰里,隐约露出皮带,迎面走过来,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帅,还有几分斯文败类的撩拨感。
    要是在一起有段日子了,孟行悠定力比以前长进不少,不然此时此刻说不定会捂脸尖叫。
    迟砚扣好衬衣的第二颗扣子,见孟行悠一副神游外太空的模式,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孟行悠如梦初醒,拿起吹风机站起来,后知后觉地问:“你刚刚说什么?”
    迟砚背对着她坐下,无奈道:“我说我不会系领带。”
    孟行悠说:“我会,吹完头发我帮你。”
    迟砚一脸享受,任由孟行悠的手指在自己头发间舞弄:“我的崽什么都会,好厉害。”
    孟行悠勾住迟砚的胳膊,拿着吹风机往他脸上吹了一下,迟砚被风吹得下意识眯了眼,夹杂着吹风机的声音,听见她问:“才知道你捡到宝了吗?”
    迟砚拉过她放在自己脖子间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嗯,你是老天爷赐给我的。”
    没人对情话有抵抗力,孟行悠也不例外,她笑着抽出自己的手,羞赧地推了把迟砚的肩:“少贫嘴,一会儿你上台发言的稿子写好了吗?”
    学生代表发言,学校本来有意向文理科各找一个,这就找上了孟行悠和迟砚。
    孟行悠不乐意干这种事儿,死活不答应。
    迟砚就去老师面前说了点好话,说自己可以多讲五分钟,把时长撑过去,学校领导才放了孟行悠一马。
    迟砚一愣,转而说:“没写,昨晚忘了,临时发挥吧。”
    孟行悠吹干头发,拨弄两下迟砚的刘海,往他头上喷定型喷雾,听他这么说,手上动作一顿,不可思议地问:“十分钟的发言,你临时想?你词穷怎么办?”
    迟砚挑眉看她:“不相信你男朋友?”
    “相信。”孟行悠继续帮他弄头发,嘴上忍不住嘟囔了句:“也是,你们文科生屁话最多了。”
    迟砚:“……”
    两人收拾好,走到大礼堂的时候,孟父孟母已经在跟迟梳迟萧聊家常了。
    今天景宝也来了,小朋友今天也穿了小西装,迟梳还给他弄了一个小领结戴着,可爱到不行。
    去年景宝回学校上课之后,配合心理医生的疏导,性格开朗了不少,现在面对陌生人已经能够正常交流,虽然还是内向,不过已经不算孤僻。
    景宝看孟行悠和迟砚走过来,放开迟梳的手,往两人面前跑去,迟砚弯腰把小朋友抱起来,捏了下他白皙肉乎乎的脸蛋,掂了两下,说:“怎么感觉重了点?”
    “我没重。”景宝不满地瞪着他。
    “再重点,哥哥都抱不动你了。”
    “景宝也不要哥哥抱,景宝是大孩子了。”
    景宝折腾起来,人多抹不开面,不愿意被哥哥抱着,迟砚无奈把他放下来:“小屁孩个不高,还挺要面子。”
    “以后我肯定比哥哥还高。”景宝不服气,转而看向孟行悠,“小嫂嫂你说对吗?”
    孟行悠牵起景宝的手,往孟母孟父那边走,笑着附和:“对,景宝以后不仅比你哥哥高,还比你哥哥帅,以后被小姑娘追着跑。”
    景宝抬头看孟行悠,眨了眨眼,天真地问:“都是跟小嫂嫂一样好看的小姑娘吗?”
    “比我还好看。”
    景宝听了却摇头:“没有了,小嫂嫂就是最好看的。”
    孟行悠听乐了。
    迟砚在旁边忍不住搭腔:“那哥哥是最好看的吗?”
    景宝丢过一个嫌弃的眼神,哼了一声,说:“肯定不是,景宝才是最好看的。”
    迟砚:“……”
    两家人寒暄了一会儿,成人礼正式开始。
    各班级在老师的组织下,按照之前排好的班级顺序,依次走过成人门,入场就坐。
    之后就是校长发言、教导主任发言、高三组组长发言、学生家长发言……各种人发言。
    孟行悠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好不容易听见主持人在台上说:“……下面有请学生代表迟砚,上台发言。”
    孟行悠立刻把头抬起来,看向主席台,只差没抢过摄影师的机器扛在自己肩头,跑到最前排对着迟砚狂拍了。
    孟母注意到她这个小动作,皱眉不是滋味地说了声:“瞧把你给心急的。”
    孟行悠收敛了一丢丢,讪笑着说:“妈妈我没有,要是您上去讲,我肯定目不转睛地看着您。”
    孟母失笑,戳了下她的脑门:“行了,少蒙我,看你的。”
    迟砚站在演讲台前,调整了一下话筒的位置,不卑不亢地看向台下,开始他的临场发挥。
    孟行悠给他看着时间,五分钟过去,没有说一句重复的话,内容层层递进,又没过分煽情。
    冲着他那张脸,台下的学生家长都比之前面对各种领导的时候,要听得认真得多。
    八分钟过去,依然没有重复的话。
    九分钟过去,开始收尾。
    最后三十秒,迟砚开始收尾总结。
    “……今日,我们心有山海,风华正茂。今后,我们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说完,迟砚顿了一下,在人群中找到孟行悠的身影,脸上总算了几分笑意,最后以一句特别的话收尾:“祝大家高考金榜题名,得偿所愿。我的发言结束,感谢五中,感谢遇见。”
    这一届都是亲眼见证过两年前,言礼在升旗仪式那一出另类秀恩爱现场的,迟砚的话一说完,全场沸腾,甚至还伴随一些口哨声。
    家长只见其景,不明其意,不知道一句普通的结尾陈词怎么能让这帮孩子激动成这样。
    孟母也不明白,看向女儿,发现女儿脸都红了,似乎明白了什么,跟孟父交换一个眼神,笑着摇了摇头。
    当真是正值青春年少。
    不负好时光。
    仪式结束后,各班班主任把事前组织学生家长写给学生的信,发到每个人手上。
    学校规定的统一出发去博物馆的时间是十一点半,现下还有一个小时。
    孟行悠陪父母在校园里转了转,拍了点照片,孟父孟母公司还有事,不便久留,交代女儿出去玩注意安全,便开车离开了。
    今天情况特殊,班级无纪律,每个教室坐着不同班级的人,三三两两聊天说笑。
    孟行悠直接去了二班,本来是想着找迟砚,结果一进去,发现陶可蔓和霍修厉他们都在,一群人坐在教室后排,扎堆看家长写的信,每个人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
    楚司瑶情绪控制不住,最先趴在课桌上哭起来:“我爸妈好讨厌啊,煽什么情啊,存心惹我哭,平时怎么不见他们这么能说呢,一天到晚都骂我……”
    陶可蔓被她的情绪感染,捏着心趴在楚司瑶肩头也哭起来:“我以为我那个暴发户爹只会做陶,一大老粗写信还怪赚人眼泪的,好烦啊。”
    这种时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发泄点,一个人哭,旁边本来没什么的三个男生,也跟着哭起来。
    霍修厉本来想趁机抱女朋友一把,结果女朋友根本没心思,他只好抱着吴俊坤和钱帆两个死直男痛哭流涕。
    站在教室门外的孟行悠:“……”
    坐在一群傻逼身边还没来得及看信的迟砚:“……”
    看见孟行悠进来,迟砚顺手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让她过来坐。
    孟行悠见一群人哭成这样,低头瞧了瞧手上的信,突然有点不敢打开了。
    迟砚见她犹豫,思索片刻,提议道:“不如我们交换看?”
    孟行悠觉得好,把信递过去:“男朋友,你一会儿别哭成他们那样。”
    迟砚接过她的心,把自己的拿给她,好笑地说:“女朋友你才是不要哭,我还得哄你。”
    孟行悠拍了他的手,打开了信纸。
    信的内容有三段,分别来自迟梳、迟萧和景宝。
    最帅的二弟:
    成年快乐,虽然你早就成年了,不过应应景还是说一句。
    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搞这种矫情的玩意儿。
    我没什么好说的,你成绩那么好也不需要祝福,随随便便考个状元也是意料之中。
    想来想去,还是说点实际的。
    对悠悠好点儿,人高中就跟着你,不容易。
    你以后敢不娶她不对她好,我就代替爸妈教训你。
    最后。
    爱情万岁,永伴所爱。
    姐也永远爱你。
    ……
    小砚:
    成人快乐,高考加油。
    从今天起,你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了。
    担起你的责任,给她撑起一片天。
    不论何时何地,你都是舅舅的骄傲。
    ……
    给最最最最很多很多个最亲爱的哥哥:
    成年快乐!
    毕业快乐!
    高考也快乐!(咦……考试好像不快乐……)
    反正哥哥就是要各种快乐,跟悠崽小嫂嫂好好的。
    景宝全世界最喜欢你们。
    感谢哥哥这些年对我的付出,景宝会快快长大,以后长大了,就轮到我来保护哥哥了,照顾哥哥了。
    还有,哥哥,我爱你。
    比爱爸妈还要爱您。
    请您要一直幸福下去,每天都会笑的那种幸福。
    ……
    看信前还在嘲笑隔壁那些哭成傻逼的孟行悠,很不争气也变成了一个傻逼,趴在课桌上哭成了泪人。
    迟砚这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孟行悠家里写的信有两段内容,信纸分为两张。
    第一张是学校发的,第二张不是,但纸张上印着“国防科技大学”的字样,应该是孟行舟写了从外地寄回来的。
    给宝贝女儿悠悠:
    十年寒窗苦读,你辛苦了。
    高考在即,希望你能怀着一颗自信的心迎接挑战,用自己的最佳状态迎接青春最后一场考试,不留遗憾。
    另外,爸妈也祝你幸福,今后万事顺遂,想要的都得到,喜欢的都在身边。
    成年快乐,我的宝贝。
    爸妈永远爱你。
    给妹妹:
    听说你最近摸底考试又考了第一,还行,没给你哥丢人。
    高考要是考得更好,就给你一笔巨款,拿去挥霍。
    行了,别紧张。
    考得没那么好也给你,谁让老子就你一个妹妹。
    你终于也成年了,以后少让我操点心,也别老跟我抬杠。
    急眼了我照样揍你,再说我狗我丑试试?
    另外,告诉那个姓迟的。
    拿不到状元,别想进我孟家门,爸妈同意都不行了,我让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别不相信,我说一不二。
    不够优秀的人,配不上我妹。
    成年快乐,臭小孩。
    要一直快乐。
    ……
    迟砚本来想安慰孟行悠两句,可情绪上来控制不住,最后也趴在桌子上,加入了傻逼大军。
    贺勤今天挨个找以前高一六班的学生合影,最后找到二班来,看见这帮学生一个个哭到不行,以为是高考压力太大,他拿着相机走进去,拍拍桌子,安慰道:“你们怎么回事儿?一个个的,还没考呢就垮了?都别哭了,起来笑笑,咱们拍个照。”
    听见贺勤的声音,一群人擦干眼泪,顶着兔子眼看着他。
    没几秒,三个女生又哭起来,孟行悠哭得最夸张,上前抱住贺勤,一把鼻涕一把泪:“勤哥你是我学生生涯遇到的最好的老师,高一的时候我们宿舍吵架,你抛下你哥哥的婚礼来帮我们说好话,我们才没有受处分。你为我们做了好多,我永远都不会忘了你的,谢谢勤哥。”
    楚司瑶也走上,抱住贺勤另外一只胳膊,哭着说:“我也记得,谢谢勤哥。对了,勤哥我三模数学考了120,我高考还要考更好,因为我的数学是你教的,学生不会给你丢脸的。”
    有一就有二,这里都是高一六班出去的人,孟行悠和楚司瑶开了头,一个一个扑上去,贺勤眼眶也红了,靠着墙壁才没有倒下去。
    “我也谢谢你们,你们是我的第一届学生,永生难忘!”
    ……
    哭过煽情过,贺勤想起来这里的正事,举起手里的相机扬了扬,笑着说:“来,你们站好,我给你们拍张照片。”
    迟砚缓过劲来,说:“勤哥你跟我们一起拍吧。”
    孟行悠随声附和:“对,勤哥你也来。”
    贺勤往后退,取好角度,说:“不急,先拍你们的,都随意点,找座位坐下吧,不然有人露不了脸。”
    七个人找位置坐下,奈何镜头能框住的范围有限,最后迟砚和孟行悠把课桌搬到另外五个人的后面,直接坐在桌子上。
    贺勤在前面站着,迟砚本想搂一下孟行悠,手抬起来觉得不太合适,正要缩回去,就听见贺勤在前面打趣道:“行了,装什么,都自然点儿。”
    前面五个人随之起哄,孟行悠平时大大咧咧惯了,此刻脸也开始泛红。
    迟砚倒是自然,顺势搂过孟行悠的肩膀,嘴角漾着笑。
    贺勤蹲下来,将镜头对着这帮学生,提议道:“一会儿咱喊点什么吧,我数一二三茄子。”
    霍修厉头一个吐槽:“别啊勤哥,吐死了,喊点别的。”
    吴俊坤:“就是,咱们班不能这么土。”
    钱帆:“这么土的口号不适合咱们这么特别的班!”
    贺勤笑了,由着学生意思:“那你们说喊什么?”
    陶可蔓回头看看坐在后面的两人,眨了眨眼,意味深长地说:“就喊‘感谢五中,感谢遇见’吧。”
    楚司瑶立马帮腔:“对,就喊这个,这个太应景了。”
    迟砚和孟行悠相视而笑,什么也没说,算是默认。
    贺勤举着相机,提声喊:“感谢五中——”
    有人做着搞怪的手势,有人手挽手贴着,也有人在镜头前装冷酷,听见贺勤的声音,七个人异口同声喊起来:“感谢遇见——”
    画面定格。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热烈的笑容,时光在这个瞬间停留了一秒,永远被保存在历史里。
    今日晴空万里。
    外面的栀子花也开了。
    阳光穿过窗户,在他们身边肆意奔跑。
    黑板上关于高考的字眼,教室里的倒计时,随处可见的粉笔头。
    这间撑在高中所有记忆的教室校园,我们终将对你说一声再见。
    但我们,也一定会再见。
    感谢这场遇见。
    感谢遇见的每一个你。
    感谢你们,完整了我的青春。
    ——正文完——

章节目录

榴芒跳跳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南奚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奚川并收藏榴芒跳跳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