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言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韩霖和谢妤签订了一系列合约后成功领了证, 满心欢喜等待种子发芽的邱丞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来例假了,好难受啊,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听着施娆在电话那头有气无力的声音, 邱丞感觉自己的大姨夫快来了, 揉着额头突突跳的血管 , 耐着性子安慰她。
    “请假了吗?跟导演请个假先休息半天,等没那么累了再去剧组。”
    “请了,其实不疼的,就是说不出来的难受。浑身提不起劲,想睡觉又睡不着, 好想你来抱抱我。”
    “宝宝, 我这边还有工作呢。”
    “我知道啊, 所以我用的是想, 没要你必须出现嘛。你连哄哄我都不行吗?”
    施娆躺在床上,越说越委屈,“我平时不联系你,你要说我没心没肺。我好不容易需要你的时候, 你却跟我说这种话, 你怎么这么讨厌。”
    “好好好,是我错了, 我不该说这种话。你肚子饿不饿, 要不要我帮你定餐?”
    “没胃口,吃下不下啊,小姚买了饭, 我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
    可能是最近老拍夜戏的原因,把她的作息时间全打乱了,这次来例假才会格外的疲惫。
    “喝水呢?喝点蜂蜜水试试。”
    “也不想,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说不定聊着聊着我就睡着了。”
    “行,我陪你聊一会儿。”他坐在电脑跟前,左手握着手机,右手划着鼠标。
    施娆在电话里发了会儿牢骚,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听着电话那头平缓的呼吸声,邱丞悄悄地挂断了通话。
    因为房间的窗帘拉得死死的,她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坐起来的时候摸到一个有点弹性还有点硬的东西,吓得她差点叫出来。
    啪的一声,灯凉了,她看着躺在身边的男人,怀疑自己梦还没醒,将信将疑的在脸上掐了一下,痛的吸了口气,看得他哭笑不得。
    “你干嘛?”邱丞握住她自残的小爪子,轻轻将她拽到身边来,揉着她的后腰,温柔的问。
    “还难受吗?”
    “你真的来了?我没在做梦吧。”
    见她还是不相信,他握住她的小手放到自己脸上,“现在信了吗?”
    施娆眨眨眼,“你能让我掐你一下吗?”
    “……”不想找虐的男人,低头轻轻咬住她的干燥起皮的嘴唇。
    被他吻到快窒息的时候,她终于相信自己没在做梦。
    “你怎么来了?”
    “来抱你啊,肚子饿不饿,叫点东西吧,听你助理说你今天几乎没吃东西。”
    “你选吧,我不知道该吃什么。你什么时候到的?”
    “有一会儿了。”和她打着电话的时候,他就定好了机票,她睡觉的时候,他已经上飞机了。
    “你工作怎么办?”
    “工作没有你重要。”说着,他转头在她脸上亲了几下,拿出手机叫外卖。
    “胡说,你是不是正好在这边出差。”她还是不相信这个工作狂会放下工作来找自己。
    闻言,邱丞无辜的挑了挑眉,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说是为你来的,肯定就是为你来的。看看,想吃什么?”
    确定他没有骗人后,施娆缩在他怀里选晚饭,说来也怪,平时口味偏清淡的她,每次来例假就想吃些重口味的东西。
    “爆炒肥肠,香辣无骨鸡爪,这个鸭血看起来也不错……”
    邱丞坐在床头,大手搭在她腰间,免得她从怀里滚下去,没对她的菜单指手画脚。
    等餐的时候,施娆像只小猫似的,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往他怀里拱。
    “还难受?”
    “有一点点。”
    “要不要我帮你揉揉肚子?”
    “不用。”她趴在邱丞身上,时不时歪头咬他一口,把他折磨的够呛,偏生还不能说什么。
    “宝宝,你轻点,把我耳朵咬破了,我明天就不能去上班了。”
    “你明天要回去了吗?”
    “对啊,明天一早的飞机,过几天我调出假期了再来看你。”
    听到这话,她心里有点失落,噘着小嘴往他脖子上蹭,“要是我不让你走呢?”
    “明天你不拍戏?”
    “……”施娆面上一怔,发现了问题的症结,“如果我明天不拍戏,你能留下来陪我吗?”
    邱丞拧着眉想了想,“如果你明天不拍戏,我就留下来陪你。”
    本以为她会说‘那我明天继续请假’,谁知道肩上那颗小脑袋闷声闷气的说,“可是我明天要拍戏,呜呜呜,好惨。”
    “……”那你跟我说这些废话做什么?
    邱丞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顺着她的头发说,“没事,我过些日子来看你。你这个剧六月杀青是不是?”
    “嗯,我六月中旬应该就杀青了。”
    “那也快了,还有一个多月。杀青后就乖乖在家休息,顺便照顾你们家那个孕妇。”
    谢妤没怀孕的时候,有工作分散她的注意力,韩霖尚且扛得住。现在她不工作了,韩霖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了。
    “我才不呢,家里有的是佣人,我陪她说说话就行了。”说到这她把头抬起来,定定地看着邱丞的脸,嘟着嘴说。
    “等我杀青之后,咱们去领证吧?”
    “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明天回去就可以让他们准备婚礼相关事宜了,我要一个超豪华的婚礼。”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度蜜月打算去哪儿?”
    “这个…你来定吧,我这几年没怎么出门旅行,不知道该去哪儿玩什么。”
    邱丞抬起下巴在她唇畔亲了一下,“好,我来选,选好之后你再选。”
    本以为要等她杀青之后,才有机会谈结婚的事,没成想她先提出来了这事儿,他现在大喜过望,有点不知所措。
    第二天天刚亮,邱丞就爬起来穿衣服,快出门的时候才坐到她身边,吻着她还没睡醒的小脸。
    “我走了,你再睡一会儿,记得按时吃饭,过些天我再来看你。”
    “这么早啊,天亮了吗?”
    “亮了,你盖好被子继续睡吧。”
    他轻轻抱了抱床上的人,帮她把被子提到下巴,轻手轻脚的拿着东西离开。
    他一出门施娆就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没人,还以为昨晚是一场梦呢。
    直到小姚过来说邱总离开的时候交代她监督自己吃饭,她才相信昨晚的一切不是梦。
    端午节的时候,邱丞来看过她一次,把他精挑细选的婚纱样式以及蜜月地点拿给她看,两个人吃着粽子商量礼服和蜜月旅行的路线图。
    杀青后的第二天,施娆陪他去了民政局,拿到了他心心念的结婚证,工作室宣布她暂时息影一年,网友纷纷脑洞大开,怀疑她怀孕了要在家待产。
    婚礼的准备工作用不着他们操心,邱丞安排完工作上的事,就带她出国度蜜月。
    蹦极、跳伞、潜泳、滑雪……前几年她想做却没时间做的事,在这一个多月里,都体验了一遍。
    最重要的是,陪着她做这些事的人是邱丞,那个她喜欢了二十多年的男人。
    蜜月旅行结束后,她肉眼可见的黑了一度,到家的时候还被毒舌的姐姐笑话了一通。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去挖煤了。”
    “你就嫉妒我吧,未婚先孕好玩吗?办不成婚礼,没有蜜月,再过几个月孩子就出来了。”
    “……”
    自尊心受挫的谢妤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扶着肚子转身走开,把韩霖急的满头是汗。
    原本他们想办婚礼的,可她的孕吐反应一直很严重,那几个月吃什么吐什么,身体也虚弱的厉害。
    后来孕吐期过去了,肚子也挺起来了,她不肯大着肚子结婚,婚礼就被推到了明年。
    现在施娆说这话,等于是往她心口扎刀子,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施娆摸摸鼻子心虚的厉害。
    “我姐生气了。”
    “没事,有韩霖顶着呢。他要是顶不住,咱们就搬到我原来的公寓去,天高皇帝远,她找不着你。”
    “那谁做饭啊,你可别指望我下厨,我一会儿上去和她道个歉吧。”
    回家第一天就得罪了家里最不能惹的人,她觉得自己是最近日子过得太舒坦,人有点飘了。
    施娆敲开门的时候,谢妤正靠在韩霖怀里看书,见到是她,大小姐立马变了脸,一副我不欢迎你的样子。
    “我知道刚才说错话啦,你就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了。”
    她走上前蹲在谢妤身边,看着姐姐隆起的腹部,“是男孩儿还是女孩?”
    “男孩儿。”
    “名字取了吗?”
    “还没,打算让爸爸取。”
    施娆点点头跃跃欲试的伸出手,“我能摸一摸吗?”
    见姐姐点头,她小心翼翼把手放上去,“好神奇啊,去年这个时候我和邱丞才复合,今年我都要当小姨了。”
    “喜欢孩子?自己生一个呗。”
    “等你生了再说吧,咱们家扛不住两个孕妇。”
    “你待在邱家不就得了。”
    “那也不行,我婆婆现在除了她的小花园,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待在那边多无聊啊。”
    说到这,她顿了一下,抬头看着姐姐,“你们俩将来谁带孩子?”
    “他啊,他不带难道我带吗?”
    闻言,施娆转头看了眼假装什么都没听到的韩霖,收回视线后嘟着嘴说。
    “羡慕啊,我将来要是生了孩子肯定指望不上邱丞。”
    “家里那么多人,你还害怕没人帮你带孩子?”
    说着话,谢妤抬手在妹妹脑袋上敲了一下,“想生就早点生,两个孩子之间的年龄差距小一点,平时也能玩到一起。”
    “再说吧,我还没想好呢。”
    八月二十五日,邱丞和施娆景龙酒店举行婚礼,当天来了很多人,她在圈里没什么朋友,只请了工作室的小伙伴。
    婚礼结束当晚,邱丞兴致勃勃的准备好道具,却不见她从浴室里出来,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才去敲门。
    “宝宝,时间不早了,咱们别浪费这良辰美景。”
    坐在马桶盖上的施娆,看着手里两道杠的验孕棒,感觉老天在逗自己玩。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小醋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一碗麻辣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碗麻辣烫并收藏小醋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