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的阳光很好, 虽然白露已经过了,但天气一点都没有凉快下来。
    叶佳妤出门去工作室了, 沈砚行起身后吃过早饭,开车去穆教授的办公室。
    穆教授虽然出差了, 但他还可以寻求她学生的帮忙,很快就将两株树木移回了延和居的院子里。
    水缸里的莲花已经谢了, 只留下还碧绿的叶子,院子里多了两株树,显得愈发幽静起来。
    “快要到中秋了,也不知道这棵树会不会开花。”穆教授的学生望着那株桂树, 面上有些担忧。
    沈砚行把记录了养护注意事项的纸和笔递给穆牧,拍了拍裤腿上的尘土,淡声道:“今年不开, 还有明年后年, 只要不死就总会开的。”
    “说得也是。”对方笑笑,洗了手, 同沈砚行挥手作别又回学校去了。
    沈砚行转身上楼,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拿了车钥匙,跟莫桦说了声就出去了。
    不是周末, 省博的参观游客不多,大厅内显得有些安静,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了, 熟识的人见了他, 都笑着大声招呼。
    沈砚行直接去了馆长办公室,梁馆长正在等他,他一来就带他去了旁边的会议室。
    负责布展的,是沈砚行的熟人,他一见对方就愣了,“萧师兄,怎么是你?”
    “梁馆长希望这次能有更多和沈家直接相关的人参与进来。”萧传祺笑着应道。
    又伸出拳头去锤了一下沈砚行的肩膀,“怎么样,还好么?”
    沈砚行笑着点点头,等梁馆长坐下了,这才跟着坐下,“还不错,说实话,看见你在这里,我特别惊讶。”
    “梁老找到我的时候,我也觉得很惊讶。”还在等另两位馆员从办公室过来,几个人先说起了家常。
    寒暄的话才说了几句,人就到齐了。
    在接下来近三个小时的讨论中,沈砚行拿出了那本从祖父那里借出来的族谱,详细给他们介绍了几位比较重要的先人。
    最后将会列出沈氏家族世系图,因为篇幅有限,在家族树中仅会列出家族中翰林、进士及其他有官职者,以及对谱系关联比较重要的人物,其余子孙和女眷全未收录。
    不知道是不是老爷子和沈兆轩刻意挑选的原因,捐献出的八十八件旧藏里,没有一件不是出自清代的藏品,只是藏品的价值有高低之分,比如瓷器一类,有的是官窑出品,有的则来自于民窑。
    还有一部分是玉器和木器漆器,沈砚行指着其中一个猫形压石开玩笑道:“这个压石严格上来说都不算旧藏,大概也就是十年前我去山西的时候收的,一对,玉质特别好,造型特别可爱,另外一只还在我那里呢。”
    他连用两个特别来形容这件东西,说得其他人都心里痒痒起来,一位研究员劝沈砚行:“沈二你快别说了,再说大家都不想干活了。”
    “就是,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可以天天见到这些宝贝啊。”萧传祺横了他一眼,阻止了他想继续说出口的话。
    这天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确定展览的名称,讨论许久,最终还是沈砚行的提议道:“要不就叫延和传家罢。”
    “延和,延和居?”萧传祺犹豫了一下。
    那位研究员倒是点了点头,“延有长久的意思,长久的和谐和睦,寓意很好啊。”
    沈砚行也嗯了一声,“我也是仔细看了族谱才知道,我家这支的堂号就叫延和堂。”
    萧传祺愣了一下,然后道:“这么说来,用这个名称倒十分合适了。”
    展览的名称就这么定了下来,紧接着他们又商量了一些其他的事就散了,萧传祺还要回去找人做海报。
    沈砚行挽留他,“反正不着急,去喝个咖啡?”
    “忙完这个再去罢,有的是时间。”萧传祺顿了顿,又忍不住调侃他,“你以为我像你啊,有本事找到个那么厉害的女朋友,可以不用养家。”
    听他说起叶佳妤,沈砚行立刻就眉开眼笑,点着头,面上一副与有荣焉的神色,“那是那是。”
    俩人就这样在省博门口分道扬镳,萧传祺回公司去接着忙后续工作,沈砚行在街上随意找了家面馆,吃了一碗不怎么好吃的阳春面后去旧货市场晃了一圈,直到太阳快落山了才回去。
    接下来的日子,他几次来回于省博和延和居,偶尔还要去萧传祺的办公室,经过半个多月的准备,名为“延和传家——清代沈氏家族的收藏”的专题展览在国庆黄金周登陆省博。
    沈砚行很早就出门了,走之前叶佳妤才刚睁开眼,他在她头上印了个吻,“我先走了,一会儿见。”
    叶佳妤点点头,闭着嘴碰碰他的脸,等他走后从床上坐起,又在床边发了会儿呆,这才去洗漱。
    国庆假期到处都是人,h市每年这时也都会迎来大批的游客,去到哪里都只能看到乌央乌央的后脑勺。
    叶佳妤吃了早饭后出门,口袋里装着沈砚行提前给她准备的珍宝馆门票。
    她走过了整条古玩街,一路招猫逗狗,整条街上店家养的鸟啊猫狗啊都被她逗过了,总算到了公交站。
    才上车没多久,就听后面站着的两个人在说前面去博物馆那段路堵了快一个小时了,心里顿时就咯噔了一下。
    果然这次就比平时要晚了很多才到博物馆,平时只要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硬生生走了五十多分钟。
    叶佳妤下了车,在路边买了**矿泉水,拧开来喝了一口,然后撑着阳伞往对面的博物馆走去。
    博物馆外面支起了遮阳的帐篷,排队的人群像一条蜿蜒不见尽头的长龙,头上带帽手里拿扇,整条路上都布满了讨论的声音,“哎,这队怎么不动啊?”
    “好久没动了,都排到老远去了。”
    “我刚问了,人家说早上的票放完了,下一批票是十二点半开始放。”这是从前面跑回来的人。
    才早上十点过一刻,上午的票就没有了队还这么长,后面的人恐怕下午未必能进得去了。
    叶佳妤路过听见,心里哇了一声,忙摸摸自己口袋里的票,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买珍宝馆的票能直接进去。
    她一路走到了门口,从vip通道直接进去,过了安检门再走十来米就到了一楼的大厅。
    进门右手边是讲解服务预约处,左手边支着展览海报,正当中的电子屏在滚动播出长期展和临时展的宣传照片。
    叶佳妤走到一张海报跟前,深浅两种灰色各占一半,正当中的圆里是水墨画着山峦和高耸入云的古松,山脚下是竹庐,竹庐前面是两个在对弈的童子,她的左手边是展览的主题,右手边是展览时间和地点,均是中英对照的文字。
    “延和传家……”叶佳妤看着那四个字,总觉得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背后忽然传来一道男声,“熟悉罢,沈老爷子的字。”
    叶佳妤一愣,忙回头去找说话的人,就见一个眉目端正的清隽男子站在身后,西装革履,神采奕奕。
    一时间想不起他是谁,只好用疑惑的目光代替无言,直到听见他喊自己,“二弟妹怎么现在才来?”
    这个声音一定在哪里听过,她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就想起来了,“……是、萧总?”
    弘晖的老总,她之前还和沈砚行去过拍前展,就是在那个时候见到的萧传祺。
    萧传祺笑着摇了摇头,“你叫我萧总,我是不是该叫你叶小姐?可是我和沈二分明是师兄弟。”
    叶佳妤听了这话就是一愣,但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忙笑着改口,“是我叫错了,萧师兄。”
    “这才对。”萧传祺满意的点点头,转头看了眼越来越多的参观人群,“我带你过去?沈二应该在展厅。”
    叶佳妤点点头跟着他走,“萧师兄是来展览的?”
    “我是来看看我的策展能不能受到喜欢。”萧传祺一边走,一边回答她,“延和传家就是我和大家一起做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叶佳妤总算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展览在二楼的特展厅,一进去就看到了许多的人,正当中是玻璃柜台,里面摆着一件展品,外头围了一圈的人。
    走到人群外围,萧传祺忽然回头跟她说了一句,“说起来,这两件东西,都还和你有关。”
    叶佳妤愣了愣,跟着挤进了人群,只看了一眼,她就惊呼出声来,“葵瓣洗?”
    萧传祺笑着点点头,“是啊,现在收藏界所有人都知道叶沈两家要联姻了,都说这件葵瓣洗是你主张捐出来的,是么?”
    他有些好奇,叶佳妤却觉得不好意思,“也不是……做主的是我大哥,不过家里说这件事,我是支持的。”
    原来真的是叶锐渊疼爱妹妹才这样说的,萧传祺笑了起来,冲一旁扬了扬下巴,“沈二过来了。”
    叶佳妤往那边看去,就看见入门的牌子被翻了过来,“此处有讲解”几个字露了出来。
    沈砚行从外面走进来,依旧穿着他那件蓝马甲,往这边走过来,似乎正要来看正当中这件葵瓣洗。
    人群慢慢分开,又慢慢合拢,他站在了葵瓣洗旁边,叶佳妤十分巧合的站在了他旁边不足一米远的地方。
    他眼睛瞥到叶佳妤,不由得眼角一弯,扶着耳边的麦克风清了清嗓子,“各位观众大家早上好,我是省博第100号志愿讲解员沈砚行,也是沈氏家族子孙,今天由我来为大家讲解沈氏一族的历史,以及这八十九件旧藏器物的来历。”
    人群里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他等掌声停了,手里的**笔往身边的展柜一扫,“在正式认识沈氏家族之前,先给大家介绍一件国之重宝。在我身边的这件,叫做天青釉葵瓣洗,是北宋时期汝窑的产物,直径十三点五公分,六葵瓣花式,口略撇,上丰下敛,浅腹薄壁,棱角含蓄,器身随沿起伏,圈足微外撇,底有细小芝麻钉痕三枚……”
    “汝瓷被尊为五窑之魁,也被称作天造之物,说的是宋徽宗曾做过一个梦,梦到雨过天晴,远处天空呈天青色,醒后他要求造瓷‘雨过天晴云破处’,从此雨过天青色是它的代表色,但是北宋汝窑烧制时间比较短,能够流传下来的并不多,存世的每一件都是真品,我们看见的这件北宋汝窑天青釉葵瓣洗曾由克拉克家族和日本茧山龙泉堂收藏,后来经过拍卖会回归国内,由私人藏家收藏,现在已经由叶家捐赠成为省博的馆藏珍品,大家有很多的机会能够看见它了。”他的声音飘荡在展厅上空,叶佳妤静静听着,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去了解这件原本属于她家的器物。
    人群里有人问,“沈先生,叶家捐的东西,为什么会放在这里展览?”
    萧传祺听了忍不住想笑,看了眼有些脸红的叶佳妤,又饶有兴致的去看沈砚行,想听听他要怎么解释这件事。
    “这是因为叶沈两家即将结为姻亲,而在几百年前,沈家也是经由联姻和当时的很多大家族形成了密切关注,逐渐走上了科举兴家的道路,大家请跟我来。”说着,沈砚行就带头往一边走,那里挂着一幅沈氏家族世系图。
    整场讲解历时两个小时,沈砚行看着周围认真听讲时不时提出问题的观众,心里渐渐涌上一些不一样的感觉来。
    在此之前,他从没意识到自己出身的沈氏是怎样的一个家族,他不知道这些祖先的名字和经历,他们做过什么有什么成就,他通通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这场展览,他或许永远都不知道。
    清玉雕抱猫侍女、康熙素三彩观音**、乾隆蓝地粉彩云鹤纹天干地支转心笔筒……
    一件件东西从眼前从身边划过去,他忽然觉得有些眼睛湿润,这些东西原本只是藏在盒子里,而如今,却在这里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光彩。
    他侧头看了一眼正在仔细看猫形压石的叶佳妤,目光柔和了下来,讲解结束,他感激这些观众的到来,也感激她为自己所做的所有努力。
    她分明不懂得这些,却愿意为了他努力的学,就算听不懂,也从不露出不耐烦。
    “喜欢这个?”他手臂上挂着那件蓝马甲,弯腰和她头并头的看着展柜里栩栩如生的玉雕。
    叶佳妤抬起头来,把手里的水**递给他,“这个猫好可爱,我想养一只。”
    “玉的我还有一个,以后给你玩。”沈砚行摸摸她的头,“不过活的,你要跟旺财商量,不然它嫉妒起来,可能会咬死猫的。”
    叶佳妤点点头,还没说话,就见萧传祺找了过来,“沈二,梁馆长让我告诉你一件事。”
    沈砚行转头去看他,听见他笑道:“梁馆长说,省博要参加中央台一个叫《传世之珍》的藏宝节目,他有意想让你去。”
    “啊!我看过这个,好看的!沈砚行你要去的对不对?”叶佳妤双手合十,比他更兴奋接到这个任务。
    沈砚行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的笑,“真是拿你没办法,是,我要去。”
    博物馆里人潮渐渐散去,这一天也即将进入黄昏,沈砚行和叶佳妤并肩走出展馆,站在长长的甬道上,他看见远处的天际有飞鸟掠过。
    他低下头来,看见她正低头找包里的公交卡,忽然想起在这里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个时候来。
    那时还有凛冽的风,他们还没真正认识,甚至都不知道在未来不长不短的日子里,他们会有那么多的交集。
    可是后来,他们那样要好,甚至宁愿一起死去。
    岁月不负有心人,纵然有许多的不如意,但她彼此却如他心意,他这一生尝过许多艰难苦痛,终于还是得偿所愿。
    延和延和,长久的和平安宁,他终于可以把它握在手心里。
    “沈砚行,我们回家啦。”
    “好,我们回家。”
    ————正文完————

章节目录

你是我的独家珍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山有嘉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有嘉卉并收藏你是我的独家珍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