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是一瞬恍惚, 容黎迅速冷静了下来, 早在得知阿爸身份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虽然有些诧异从她这下手, 却也不是意料之外的事。
    只是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图,不过是单纯觉得她是她阿爸的软肋, 所以从她这里下手,还是知道她和阿爸之间特殊的关系。
    如果不是知道‘铎’现在生出了新的器灵,容黎可以很肯定不会是第二个原因。
    这件事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 他们容氏一族向来都很神秘,别说对外人不透露自己的信息,就连没有得到传承的族里人, 很多事都是不清楚的。
    他们父女之间的联系哪怕是参与其中的老族长,都只知大概而已。
    这种秘术极为罕见, 能成功也是因为两人身份都特殊的缘故, 其他人根本想不到还有如此玄幻的方法。
    可现在对手是新的器灵,虽然不过是‘锈’一般的存在,可到底同根同源,能感知到什么, 也不是不可能。
    不管什么原因, 容黎现在要做的就是想法子从这里出去。
    虽然再一次进入圈套,可有了一次经验,容黎不再如同之前一样茫然。
    她虽然对阵法并不精通, 但是想要困住她却并不容易。之所以接二连三的被困住, 不过是利用了‘铎’。‘铎’是她阿爸的本体, 因此这个阵有阿爸的气息,也就会降低她的警觉性,才会让她入套。
    这是她和阿爸特殊的血脉关系导致,所以极难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异样。
    可同时,想要困住她也并不容易。凡事都具有两面性,她和谢铎南的父女关系导致她无法感知到危险,同时,依靠‘铎’布阵的阵法也无法困住和真正器灵有血脉联系的她。
    第一次没有经验,可这段时间她和谢铎南奔波了这么多地方,早已经让她摸索出了诀窍。
    容黎稳下心神,开始寻找突破的地方。
    这个阵比以前要厉害得多,明显知道她的本事,所以故意针对她而设置。她可以出去,但是需要一点时间。
    此时的容黎并不知道,外头已经乱成了一片。
    容黎消失没多久,谢铎南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晚会直播已经开始,谢铎南不方面立刻离席,连忙发信息让齐彦成赶紧派人去找。
    这个世上能将容黎困住的人并不多,能做到的只能是那个他们要找到的人,又或者是伪器灵。隐藏了这么长时间,它终于要出手了。
    齐彦成得知这个消息,直接电话将附近的高手都调过来。他神色凝重,这次的活动不仅现场有不少观众,直播里还有很多人,一旦出岔子,影响非常的大。
    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按照偷偷进行。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惊动大家。
    根据谢铎南的提示,他们很快找到隐藏的阵法,这个阵法比以往都要复杂,一行人束手无策。齐彦成不敢托大,只能请谢铎南出手,并和电视台协调,在谢铎南离席的期间,不要将镜头转到这里。
    可谢铎南的位置实在太显眼,场上有很多观众都在望着他,他一离席立马就被人发现,有人当场就捅到了网上,顿时一片热议。
    虽然中途暂时离场的事并不稀奇,可因为是谢铎南,所以大家也就尤为关注。不少人都在猜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谢铎南中途离席,有的人上纲上线,觉得他不尊重台上的表演者。
    不过更多人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担心谢铎南最后的节目会撤掉。
    这次晚会是谢铎南第一次以表演的形式参加,平常不过是个过场嘉宾。这次他参与表演一段关于历史舞台剧的旁白,这是之前他参加历史类节目大受欢迎,而专门编排的节目。
    不仅能表现出他的台词功底,还能让大家在短小的节目中了解那段历史,明白一些道理,从而升华到文化传承。
    谢铎南本身很高的人气,再加上之前做的历史类节目得到极高的评价和人气,成为本年最受欢迎的节目之一。
    不少人都因为看了这个节目,一腔热血投身到传播历史文化中来。之前一些偏远地区的文物保护工作进行不到位,因为节目里的呈现,不少人都被触动,主动的加入到保护历史文物的队伍中来,可想节目的影响力。
    之前节目结束,不少人都觉得太短,希望赶紧出第二季,依然有谢铎南参与其中。
    从前只知道谢铎南是个好演员,却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博学,谈吐有物。而且不是教条式的灌输,他用动听的嗓音生动的描述着,让人迅速被抓进去,好像亲眼看到曾经的盛况。
    不少人因此对历史充满了兴趣,不再觉得了解历史文化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因此晚会的节目单一出,大家都非常的期待,一来是为了看男神,二来也确实想要重温。若是取消,粉丝们会非常的失望。
    网友心中忐忑,谢铎南这边也同样非常不安。
    这个阵法非常的厉害,比之前加起来都要麻烦得多,因此他费了不少力气和时间才解开,无法像之前一样轻松。可当阵法解开之后,容黎却并不在里面。
    “怎么回事。”齐彦成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容黎的身影。
    谢铎南皱紧眉头,一时不能解释现在的情况。
    他和容黎之间是有感应的,他可以确定容黎之前进过这里,可又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消失的原因。
    “她还在阵里。”
    齐彦成不解:“不是已经解开了吗?不是在这个阵?”
    “不,是这里,不过在我们解开之前就已经转移了。”
    “转移?”齐彦成更是闹不明白,被困在阵中还能被转移到另一个阵?这种说法闻所未闻,尤其他们一直守在这里,并没有发觉到有另外的阵法。
    如果还可以依靠阵法将人转移到另一个空间,那岂不是很难把人给找到?
    齐彦成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厉害,更是担心有什么样的阴谋。
    他非常清楚容黎对于谢铎南是什么样的存在,如果以容黎的性命作为要挟,谢铎南会做出什么样的事,他完全无法预估。
    事实上容黎身边也一直派人暗中保护,可没有想到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弄丢了。
    这也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毕竟这些人都不如容黎,容黎都中了计其他人更是没法识破什么。如今齐彦成只希望容黎一切安好,且尽快被找到,否则他们只能做出一些极端的行为去遏制悲剧的发生。
    谢铎南在外头是个风光霁月的人物,而且还有老干部之称,三观非常的正。可若是和他亲近,就会发觉他的性格冷硬,他并不是闲云野鹤而是真的冷漠,只有对待自己的女儿才流露出人类的感情。
    毕竟,他的本体是个‘铎’,能够号召千军万马去厮杀的法器。
    “她没有走远,一定还在附近。”
    谢铎南沉声道,探视周边的一切,试图寻找线索。可是除了隐隐感受到它来过,却不仅后知后觉还察觉不到对方的去向,也无法探出容黎的位置,只能凭借感应知道,他的女儿就在附近,并没有走远。
    不过是个瘤子的存在,却能做到这样的地步。谢铎南眼眸黑如墨,不敢掉以轻心。
    “我们已经加派人手去查找,很快就会有消息。容黎是个非常厉害聪明的女孩,她不会有事的。”
    谢铎南看了他一眼,明白他心里担心什么。
    “你们放心,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为了我的女儿,我也不会胡来的。”
    齐彦成自觉羞愧,自己的行为在一个找不到女儿的老父亲面前实在有些太过自私,可这是他的职责,也只能这么不近人情。
    时间一点点过去,容黎这边却没有半点消息。
    谢铎南的节目就要到了,他一会必须要上台,之后就是开始进行12点敲钟仪式。
    这个时候,谁也不敢让他上台。虽然电视台的人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可依然能从谢铎南极其他身边的人表情上看得出,一定出了什么大事,谁也不敢去开这个口。
    网上已经闹成了一片,不少人都觉得谢铎南恐怕没法上节目了,从晚会一开始他就消失不见,还有人爆料是出事了,而且事不小,令人觉得他回到舞台上的概率不大。
    不少人虽然表示理解,毕竟谁没有个特别的事,可更多的人非常的生气。再大的事,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开天窗,不仅愧对粉丝们的期待,更是让晚会策划人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虽然有补救的方式,可作为压轴戏给弄没了,再怎么补救也会惨不忍睹。
    况且这个节目不仅仅是谢铎南一个人的,还有其他演员,他们都准备了很久,谢铎南说走就走,实在太不负责任。
    除非他是病得起不来,否则怎么说都说不过去。这是他这个职业的基本职业道德,尤其明星还这么赚钱,更不应该轻易违约。
    网上本就有不少人仇视明星,觉得一群戏子有太多的关注,赚钱也太容易。现在更是借题发挥开始抨击,谢铎南粉丝虽然失望,却也维护自己的爱豆,网上掐成一片,战火蔓延越来越广。
    正当网上炒得沸沸扬扬,连齐彦成都以为这节目估计没戏的时候,谢铎南开口道:“它也在这里。”
    齐彦成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顿时激动道:“你说的是‘铎’?!”
    “是,我闺女被困在里面了。”
    不愧是上千年的神器,哪怕器和灵分割,依然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谢铎南刚才一直找不到容黎的踪影,知道刚才嗅到了异样的味道,全身开始躁动,好像每一个细胞都在跳跃,那种来自远古时期的召唤,让他瞬间明白,他的本体就在这里!
    这种召唤让他整个人热血沸腾,无数的记忆涌入脑中。
    那些记忆都是当初他如何在战场上叱咤风云,宏大的战争场面残酷又充满了刺激,令每个热血男儿都有种畅快淋漓感,恨不得也挥刀加入其中。
    而对谢铎南的影响却远超于这些,他想要呈现这样的状态!
    将心中的躁动压下去,谢铎南再抬眼又恢复到之前平静模样。
    他和本体之间有了联系,也就知道自己的女儿现在的处境。
    齐彦成也没有想到到处布控,最后竟然让人在眼皮底下胡作非为,这让他既挫败又愤怒。现在知道他们一直追踪的‘铎’竟然就在附近,他们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心中更是难以平息。
    “今天这么大阵仗,它想要做什么?”齐彦成心中不祥的预感加深,对方明显不想再藏,准备开始主动出击。
    这段时间不管是他们还是谢铎南,逐步击溃对方布下的阵,让他们大伤元气。如今这个组织已经被击垮得七七八八,已经属于强弩之末。
    如今会出现,必定属于最后的疯狂。
    谢铎南的眼眸微微缩了缩:“不管做什么,我绝不会让他们得逞!”
    竟然敢对他的女儿下手,原本心底还存着同根生不赶尽杀绝的想法,现在彻底化为乌有。
    谢铎南心中虽然焦急,却并没有让节目开天窗,依然坚持上台表演。除了肩上责任之外,也是为了避免信仰之力变成了负能量。
    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若不是有心之人故意引导,也不会变得戾气这种重。对方很清楚,他需要这股力量。若是正气那么就是修其身凡是为善,若是负能量则会完全相反。
    容黎下落不明已经让他情绪极为不稳,若是再受到这些影响,难以预估后面的事。若是平常倒也罢了,面对熟悉他的对手,需要更加谨慎。
    谢铎南出现在舞台上,仿若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样,非常完美的表演了整场节目。一下子,网上的风评立马变了样,全都沉浸在他过硬的台词功底和极具魅力的嗓音中。
    节目设置得非常用心,而且还是谢铎南亲自参与编排,因此对他赞誉极高。之前说恶毒的评论全都被压了下去,变成了对他的赞赏。
    谢铎南的节目结束,并没有直接下舞台,而是留下来准备敲钟。即将迎来凌晨十二点,准备开始进入倒计时。此时,一口钟被推到了舞台正中央,如同往年一样在凌晨12点的时候敲响钟,以庆贺新的一年到来。
    钟被缓缓从升降台上升起,渐渐来到谢铎南的身边。谢铎南看着身边的这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钟,不由眉头紧蹙。
    距离凌晨只有三十秒,大家已经开始进入到倒计时之中,主持人在台上说着吉利的话语,大家的关注点都放在了倒计时的大屏幕以及这口钟身上,准备迎接新的一年。
    一直关注他这边情况的齐彦成,也发觉到了他的异样,也望向了那口钟。
    晚会的流程以及资料,他们特殊处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拿到了。因为活动比较大,他们也担心那些人趁着这个机会作乱,因此很早开始就布局,捉住了不少相关人员。
    在晚会开始之前,他们对这里会出现的所有东西都进行了检查,尤其是这口大钟,更是重点检查对象。
    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口钟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是每年新年晚会都会出场的敲响零点钟声的固定道具。平时会被储存在专门的屋子里,只有到每年这一时刻才会拿出来。
    这一口钟也不是什么古物,是专门为了舞台而铸造,已经使用了有十余年,这期间并没有什么异样。来源等,都是有迹可循,没有查到什么特别的地方。
    因为‘铎’的关系,他们调查的尤为仔细,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现在齐彦成看到谢铎南的反应,也开始怀疑这口钟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谢铎南一直表现得很平静,哪怕知道容黎消失,在人前也不会让人发觉到异样。并不是他不在乎自己的女儿,正是因为在意所以才不能流露出真实的情绪。
    可现在表情明显发生变化,让齐彦成更是警惕,连忙让大家务必要加强警戒,并且让谢铎南不要敲响那口钟,他会让节目组切镜头,不会将敲钟的那一幕拍下,钟声用背景乐传出,而不是真实敲钟。
    谢铎南摸了摸带着耳机的左耳,这是两人之前约定好的动作。因为谢铎南不方便,因此摸左耳表示听到且赞同。
    这口钟很有问题,在未确定之前,最好不要敲响。
    10、9、8……
    场内场外的人一起在跟着大屏幕一起倒计时,全场的情绪被推向了最高点。
    等到大家念到‘1’的时候,烟花瞬间绽放,凌晨的钟声也随之响起,而惊人的一幕也出现了。
    台上的大钟明明没有人敲打,却发出了沉沉的声音。仿若来自于远古,充满了肃杀之意。明明场内外一片沸腾欢呼,主持人也用高亢的嗓音表达此刻的愉悦的心情,到处是鞭炮烟花的吵嚷声,可钟声响起,明明声音并不大,而且频率低,依然震在人的心里,让人难以忽视。
    原本激动兴奋的心情,因为钟声变得惶恐,高涨的情绪如同被泼了一盆凉水一样,令人瞬间被冻住,脊梁骨发寒。
    不仅仅是现场的观众,还有观看直播的人,都没来由的觉得莫名发冷,裹紧身上的衣服,也无法将这种寒意驱除。
    齐彦成也很快发现了异样,连忙让节目组的人关掉钟声的音效。可节目组关掉之后,那种低沉彻骨的声音依然不缓不慢的响起。
    那口钟没有人敲响的钟开始出现了裂痕,‘咔嚓’一声,外壳彻底裂开,如同黄泥一样剥落,露出了里面真正的模样。
    形如钲而有舌,不若之前钟一半大,呈现古朴的青铜色,上面的花纹已经模糊看不清楚,上面黑色的印记令人多看一眼都觉得毛骨悚然。
    除了谢铎南,附近的主持人等,都被这寒气震慑住,直接瘫软在地上。他们想要逃离这里,可怎么也没法动弹。他们感受到什么东西好像从身体里抽离,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谢铎南连忙出手打断,让他们的生魂没有被吸走。他抬手迅速将它封住,并想要注入自己的意识遏制钟声的响起。
    这是他的本体,刚才被封印住还不敢确定,现在他非常肯定,这就是他的一部分。
    身心都处于炽热汹涌的状态中,全部的细胞和血液都在沸腾,脑子也变得异常的活跃,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谢铎南闭了闭眼,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被这种原始的本能所影响。
    他伸出手想要制止自己的本体继续发出声响,可刚准备动手,一个声音在他的耳朵里响起。
    “你的女儿就在里面,你若出手,她会永远封印在里面。”
    不过是一瞬的犹豫,露出真正面目的‘铎’突然发出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声响,高亢刺耳,仿若万人受到折磨哀嚎尖叫一般。
    听到声响的人,全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距离近的人瘫软在地上,五孔流血。
    一只只狰狞的张着开口的恶灵从‘铎’飞了出来,扑向最近的人朝着他们撕咬。
    “不好!”齐彦成连忙冲向舞台,并调动在场的人赶紧上来救援。
    现场一片混乱,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看不到这些恶灵,却能明显感受到危险。那些被撕咬的人更是痛苦的尖叫,不仅被咬得生疼,全身还透着寒意。
    被撕咬的人,是最早能看清楚到底这口钟放出什么怪物的人,一时间绝望痛苦的声音四起,充斥着整个现场。
    “什么东西,救命啊!”
    “不要,不要过来!”
    “鬼啊,救命啊!救救我!”
    “……”
    现场一片哀嚎,大家很快都反应过来,这不是节目,而是一场浩劫!
    齐彦成带领着众人上前斩妖除魔,并勒令电视台赶紧停止直播。可对方已经没有声响,钟声依然传了出去,让电视机或者电脑前的人也失去了心神,陷入了痛苦的折磨之中。
    他们被抓入远古战场,成为可怕战争的牺牲品。这并不是看电视,也不是玩游戏,而是真真实实的感受到血腥的冲击,冷硬的大刀朝着自己砍来,恐惧,绝望充斥着自己,却无法摆脱和逃离。
    “谢铎南,你还愣着干嘛!”齐彦成看到谢铎南呆里在原地,一边将恶灵驱散,一边怒吼。
    饶是他们早有准备,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厉害到这种地步。如今只有谢铎南可以遏制这场浩劫,可对方竟然在发呆,这让他再也无法冷静。
    现场已经变得混乱不堪,到处是恶灵伤人,他们虽然派了不少人手过来,可依然无法有效的遏制。不少人还陷入了幻觉之中,整个人充满了戾气,去撕咬身边的人。
    不过短短的时间,整个现场充满了血腥味,到处充斥着恐怖的气息。
    谢铎南回过神,微微眯了眯眼,伸手右手掌,凝神聚气将力量汇集在手掌心,用力朝着自己的本体拍去。
    ‘咚——’
    又是一阵钟声,可这钟声却和之前不同,被释放放出来的恶灵动作变得缓慢,原本汹涌而出的恶灵数量也少了不少,让齐彦成一行人有了还击之力,减少了数量上的碾压。
    “你在干什么?!”
    那个声音又在谢铎南脑中响起,这次和上次不同,谢铎南知道‘它’进入了他的身体。他们本来就是一体,哪怕对方不过是他的一个瘤子或者锈迹,也是他的一部分。
    谢铎南冷哼一声,继续蓄力朝着本体拍去。
    ‘嗡——’的一声,谢铎南嘴角露出鲜血。
    “你是个疯子,这样做会让我们都消失的!”
    惊恐的声音在谢铎南脑海里响起,原本以为谢铎南只是想要救出容黎,没有想到他的目标竟然是自己。
    他想要摧毁自己的本体!
    谢铎南却并不在意:“那又如何。”
    对方没有想到谢铎南会这么狠,一点商量就没有就直接把自己往死里整,不留半点余地。
    恼怒道:“你根本没必要为这些无耻的人类这么做,战争都是他们自己挑起来的,想要从中获取更大的利益。我们不过是顺势而为,你自我毁灭根本不值得!”
    谢铎南却并不理会它,继续自己的动作。对于他而言,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将自己的女儿救出来,且不让她失望。
    容黎拥有鬼王的血脉,她的职责是维护公平,给枉死的人一个交代。作为她的父亲,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创造出更多的冤魂,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等等,你不需要毁灭自己,只要和本体融合,就可以控制这一切。我们本来就是一体,要不是人为分割,也不会彼此离开这么多年,现在只是回归正途。你只要彻底觉醒,就可以随心所欲。”
    心底的声音在蛊惑着谢铎南,从发现本体的那一刻起,他心中就充满了无限的冲动。
    他是个器灵,是依附于器物的存在,离开了自己的本体,也就不再完整,如同没有了家里的游魂。
    “不,并不是人为分割,是我自愿的。”
    谢铎南看到自己本体的那一刻,就明白了很多事。
    当初如果不是他自愿,又怎么可能会让人将自己和本体分割。他们本就是一体,若是强行分离带来的是毁灭,而不是相安无事。
    是他不愿意再被人操控,不想要做没有生命的器物,所以才同意了这一场交易。
    他虽然拥有自主的灵魂,没有他的同意是不能借助他的力量。可毕竟他是个器灵,是人类发明创造出来为己所用的器物,本质就是被动的,即便他比普通器物要厉害,也还是受控于人类。
    他已经厌倦了那样的生活,他拥有魂魄就无法和普通的器物一样,没有感情只是被动的执行自己的使命。他和人一样拥有更多的欲望,和自主的思想。
    和很多生灵一样,修行到最后都是想要以人形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他也不例外。
    因此他和那个人做了交易,放弃了自己的本体,放弃了与生俱来的本事,想要成为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既然分开,就不曾想要回去。
    他心底很清楚,在拥有力量的同时,也会受到很多桎梏。他的本体为了战争而生,以人命滋养自己。铸造的时候,就用无数条人命去制成,因此天生就充满了嗜血煞气。
    只要他与本体相融合,就难以避免被其影响,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原本他以为是本体产生了新的器灵,导致了现在的一切,其实并非如此,一切都是他的本体在作祟。利用它为恶的人,逼着他在一步步觉醒,最终融合为一体。
    他无法抗拒这种本能,因此只能摧毁掉它!
    谢铎南想明白,毫不犹豫的朝着自己的本体劈去。每一掌都是拍在自己的身上,毫不留情。
    没有新的恶灵被释放,且在外的恶灵因为谢铎南的制止明显行动缓慢了不少。齐彦成一行人斩妖除魔的速度也快了不少,齐彦成也就有功夫关注谢铎南这边。
    现在直播已经被迫中断,现场的人因为刚才的钟声,都陷入了昏迷之中,舞台上只有谢铎南一个人站在那里,背影越来越虚幻。
    齐彦成感受到了不对劲,连忙一路斩杀恶灵来到谢铎南的身边,顿时被他苍白泛青的脸色吓了一跳。
    再看他的动作,每一掌都那么的绝佳,让他顿时明白了什么。
    “非要这么做吗?”
    谢铎南看了他一眼,只道:“帮我照顾好我的女儿。”
    齐彦成焦急不已,却又无可奈何。他们并不是‘铎’的对手,想要遏制他作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这个情形,也不允许他们慢慢想办法。
    “你这样做,你女儿也会没命!”它再次开口,没有刚才的嚣张,非常的虚弱。
    谢铎南的几掌是在自损力量,与其他想要摧毁它的力量不同。外部摧毁可以通过修行修复,自我内部的摧毁确实无法逆转的。如此下去,器灵魂飞魄散,‘铎’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乐器,顶多因为年代久远,可以放到博物馆去展览而已。
    而且观赏价值还不高,因为那时候已经成了碎片。
    谢铎南顿了顿,他和容黎命运相连,自己消失,也会让她受损。
    但只是犹豫了一会,他又开始蓄力,这一次全部的力量都汇集到了手掌心,只要这一掌拍下去,一切就会停止。
    虽然恶灵没有在肆虐,一点点的被人消除,可刚才的钟声已经渗透到了每个听到的人耳里,让他们被拉入幻想。若是不清除,他们将死在自己的意识之中。运气好的会变成百万阴兵中的一员,运气差的则成为修行的养料。
    ————
    另一头,容黎在幻境之中兜兜转转,她早就预料并不容易突破,但是之前跟谢铎南练手了几次,还是充满了信心。
    可没有想到比预料的还要难,就如同一层层关卡一样,以为要通关,其实还有下一关。
    虽然耗费了不少时间,容黎也不知道外头现在还是什么时日,在这个空间里,时间的信息是不准确的。不过她依然很淡定的却解决每个难题,并没有因此而焦躁。
    她知道即便她没法靠自己能力突破,还有阿爸会助她。有这么个大靠山,让她更加沉稳,也就更容易察觉到破绽。
    ‘咚——’
    容黎听到一声巨响,顿时地动山摇,差点将容黎带倒。
    “怎么回事?”容黎微微蹙眉,观察四周的动静。
    她发现整个世界好像被震裂了一样,原本强大的气息将这里重重叠叠的包裹住,让她突破一层,另一层又围上来,让她一时无法攻克。
    可是现在,这些力量从缝隙里窜出,明显感到这种气息在渐渐的被削弱。
    没一会又是一阵巨响,接连几次,整个世界已经变得支离破碎,强大的气息已经被散得差不多。
    “咚、咚——”
    容黎听到非常有节奏的声响,如同人的心跳与一样非常规律。
    这个时候她的招魂铃也开始发出声响,和这如同心跳声的声响一样的频率。
    “这里是……”容黎惊诧,顿时明白了什么。
    怪不得这里这么难以突破,之前明明不过是普通的阵法,直到刚才天旋地转,四周的场景发生巨变,成了黑漆漆摸不着边的屋子,就变得完全不同起来。
    这里的力量更加强大,原本她自信满满,来到这里之后,明显察觉到了差距。
    如果不是有谢铎南,容黎也难以像现在这么淡定。
    这里非常的阴森恐怖,周围好像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好像她只要一松懈,就会扑上来将她啃噬入腹。每次以后可以出去,可很快又被包裹住,将她关在这里。
    刚才她就在猜想,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阵法,竟然厉害到这种地步。现在她彻底明白了,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正是他阿爸本体的内部,从前她的阿爸待的地方。
    怪不得他不想要回去,这里不管是谁待着都会觉得压抑。阴冷对于他们来说并不会感到畏惧,但是这里充满了孤独。
    他的阿爸向往阳光,虽然比普通人冷漠,其实很喜欢热闹,否则他不会去从事演艺事业。收集信仰之力是其中一点,更多的还是因为喜欢和人交流,被人所喜欢。
    不过是因为他们的天性,所以更收住自己罢了。
    现在,整个世界都裂开,容黎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心中的焦躁再也压制不住,她必须立刻出去!他的阿爸在毁灭自己!
    容黎将自己的三大宝器放置一起,念咒语将三者融合并滴入心头血。三大宝器变成了一缕香,飘出血色的烟。容黎朝着长烟的方向行走,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亮光。
    她迅速朝着那里奔去,一出来就看到他的阿爸正在蓄力。
    “阿爸!不可以!”容黎吼道,和猜测的一样,她的阿爸想要毁灭自己,遏制一切的发生。
    谢铎南看到她,朝着她微微一笑,并不意外她会出现。
    他用眼神你制止了想要上前阻止的容黎,道:“只要你还在,阿爸就不会消失。”
    这一句话道清了一切,和容黎想的一样,她的阿爸想要毁灭自己,解决这一切。
    事实上,这种想法并不是谢铎南现在突发奇想,早在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随着他的觉醒,他越发明白前尘过往,明白自己的破坏力有多强。
    ‘铎’盛行于春秋至汉代,后来极少再出现,正是因为它每次出现,都会造成大量的伤亡。
    如同蝗虫过境一般,所涉之处寸草不生。后来被分离和封印,当时的人将史书上的记载统统删除,就是以防有人觊觎它的力量,将它挖掘出来加以利用。
    现在它再次被翻出来重见天日,如今又是末法时代,法力远不如从前,更是没有了制衡的力量。若他与本体融合,必定伤害许多无辜。
    只有他将自己毁灭,才能阻止这样的情况发生。现在没有融合是为一的机会,再过一会本能会让他们完全结合在一起。被有心人士利用,‘铎’身上沾染了黑气,充满了煞气。
    若是融合,他肯定难以自我控制,成为荼毒生灵的罪魁祸首。
    这是谢铎南想到的最佳办法,能够大大降低损伤,只不过自己却是要灰飞烟灭。
    他并不会因此感到难过和不甘,毕竟他已经享受了这么多年成人的快乐,还有一个至亲的女儿,这对于孤零零的器灵来说,是最大的收获。
    器灵不同其他生灵,他们无父无母,更加冷硬没有人情味。
    谢铎南从前很是羡慕那些有感情的人,这是他们这些器灵无法明白的感情。他选择剧本也喜欢这样丰满的人物,因为每次扮演的时候,好像自己成了对方,可以感受到他的情绪。
    误打误撞有了容黎这个女儿,对于谢铎南已经感到很满足。
    况且,他并不会完全消失。容黎身体里有他一缕魂魄,如同真正的人类一样,只要容黎还活着,就在传承下去,并不是真正的消失。
    谢铎南觉得自己想得很明白,觉得容黎也会明白他的想法。虽然,之前一直没有敢跟她提这件事。
    “这不一样。”容黎并没有被他蛊惑,她是比普通人少了一些感情,可她现在已经是人,拥有肉体凡胎,就会和人一样拥有感情。
    只要是人,亲近的人离去,绝对不会因为自己身上和对方流着同样的血,就觉得他并没有离开,依然还陪伴着自己。
    亲人,不仅仅是血脉的羁绊,更多是彼此相处的感情和依赖。她好不容易明白,原来有人依赖依靠,有人让自己关心还是多么令人感到温暖,她不会让这样的感情轻易消失。
    “我要的是活生生的阿爸,而不是摸不着看不到的陪伴,我很贪心。”
    容黎目光灼灼,紧紧的盯着谢铎南,眼底透着决绝。
    谢铎南心中一颤,原本以为可以很洒脱,毕竟他只是个器灵,是个没有感情的死物。但是面对自己的女儿,他犹豫了,他被迫面对自己真实的想法,同样的不舍和贪心。
    “抱歉。”谢铎南垂眸,掩盖自己眼底的暗淡。若是有其他方法,他也不会走上这一步。
    从前如何他无法控制,现在他已经拥有自我意识,能够自我控制,就不能再看到‘自己’去害人。他不想成为自己女儿不良示范,身为一个父母,最重要的不仅仅是爱自己的孩子,更是要给孩子树立一个良好的帮忙,教导他成为一个正直的人。
    谢铎南蓄力想要出手,容黎直接冲了过去接了这一掌。
    容黎的速度很快,令人完全想不到她会有这样的动作。
    两掌相碰如同巨轮相撞,天地之间顿时发出巨响,发出剧烈的晃动,高处不停有东西垂落。
    “你在干什么!”谢铎南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接下这一掌,嘴里喷出鲜血。
    他恼怒极了,想要上前查探她的伤势,想要收手,却发现两人无法分开。
    眼看着容黎嘴、鼻子、眼睛还有耳朵不停的冒出鲜血,谢铎南却无可奈何。
    “你赶紧收手!”
    容黎却摇了摇头:“阿爸,说好的,我们父女两要一起面对。我是你的女儿,这一次和从前不一样,你并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我们有其他办法解决的。”
    毁灭并不是唯一的办法,这是早在二十年前,老村长和老管家想尽办法给他们留下的后路。
    此时‘铎’发出异样的光芒,容黎道:“阿爸,你赶紧和本体融合,有我在,不会让你失控的!”
    不等谢铎南回答,容黎直接发力将谢铎南推向‘铎’,这一次谢铎南并没有拒绝,加上本体的召唤,很快融合在了一起。
    原本充满历史的‘铎’顿时变得焕然一新,露出原本的面目。
    不再是青铜色,而是金属黑色。
    ‘咚——”
    ‘铎’再次响起,原本动作缓慢、煞气大减的恶灵顿时又变得凶神恶煞起来,放出恶煞的大门再次打开,又有源源不断的恶灵汹涌而出,往人群里扑去。
    容黎眼眸微缩,将自己的心头血滴入,原本巨大的‘铎’变成如同招魂铃大小的铃铛,轻轻晃动,嘴里念道:“收!”
    原本往外涌的恶灵全都被吸了回去,包括之前已经逃离晚会现场的恶灵,也全都被召回。那些已经潜入电视机、电脑看直播的人的黑气也全都原路返回,统统都被吸走。
    直到最后一个恶灵消失,那道门彻底关闭。
    原本还在驱除恶灵的人们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纷纷做到地上气喘吁吁。
    一切回归于平静,原本昏过去的人也渐渐的开始恢复了神智,一时间不明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容黎带着手中的铃铛离开了舞台,齐彦成紧跟其后。
    “你放心,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原先的‘铎’已经没有了。”容黎道。
    齐彦成看到全场并不怀疑她的话,道:“我会跟上头说清楚的,只是你的阿爸……”
    容黎摇了摇手里的铃铛:“他还在,只是今天暂时不能再出现了。”
    “你放心,我会处理好后续的事,不会让他名誉受损,我也很喜欢看他演的戏。”
    得到肯定的答复,容黎这才放心的离开。
    回到21号别墅,容黎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惹得小超担心不已。她非常的虚弱,整个人被抽走了大部分的力气,能撑到这里已经非常不易。
    她抹掉脸上的血迹,轻轻摇晃着铃铛,用尽最后的力量打开阴阳缝隙的大门,谢铎南完好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若说没有什么变化那是骗人的,比起之前更加年轻充满了朝气,浑身褪去了一种莫名的古老陈旧的气息。
    容黎露出灿烂的笑容:“阿爸,新年快乐。”
    正文完

章节目录

神棍的道系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络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络缤并收藏神棍的道系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