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不是小事情,说是马上结婚,但领证婚礼的都是进入婚姻的必备程序,婚礼准备起来至少得提前一个月,马上能做的也就只能是领证。
    当然,领证这件事比起婚礼来说,其实更重要,毕竟这才是合法夫妻的必要条件。
    从湘南小镇回来,江漫和程骞北第一件要做得是自然就是去民政局领证。
    恰好到家的隔日就是个黄道吉日,择日不如撞日。
    天公也是作美,这天还是个万里无云的晴朗天,老话都是说晴天代表吉利,这是个好预兆。
    就算两个人都是新时代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但在终身大事上,还是很遵循传统的。
    程骞北比江漫先醒来,躺着眯眼看了看窗外晨曦显露的天空,想到今天要去做的事,心情十分愉快,他揉了把江漫昨晚被他折腾地乱糟糟的头发,叫醒她:“赶紧起来,免得排队太久。”
    江漫一听,也不再赖床,一骨碌坐起来,急忙忙跳下床:“是哦!排队太久影响心情,咱们今天可得要高高兴兴的。”
    程骞北笑着点点头,跟她一同去了卫生间洗漱。
    两个人并排刷牙,刷着刷着,江漫对着镜子,看到旁边顶着一嘴泡沫的男人,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噗嗤笑出声。
    程骞北莫名地看她,含含糊糊问:“笑什么?”
    江漫摇摇头,端起杯子漱了漱口,说:“咱们今天是真的要结婚了。”
    程骞北愣了下,点头:“没错,是真的要结婚了。”
    三年多前那次是他人生中唯一的错误决策,无形中伤害了她,但是他并不后悔。毕竟若是没有那次的错误,也就没有现在的拨乱反正。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漱完口,低头随意洗了把脸,拉下毛巾擦干后,朝旁边也正好洗完脸的江漫看去。
    江漫也正转头看着他,对上他黑沉沉的眼睛,嫣然一笑,道:“这次结婚,可就不能随便再离了,我再给你一点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免得到时候后悔了麻烦。”
    程骞北不答反问:“你呢?考虑好了?”
    江漫点头:“考虑好了啊,所以让你再考虑一下。你去准备早餐,准备完早餐给我答案。”
    程骞北好笑道:“还挺大方的,给我这么长时间考虑。”
    江漫一本正经地点头:“毕竟我是个很善解人意的女人。”
    程骞北对她的恬不知耻嗤了一声,趁她不注意掐了她刚刚洗过的白净脸蛋一把,在她反应过来之前,飞快离开浴室去了厨房。
    江漫龇牙咧嘴朝他的背影虚虚扬了扬拳头。
    毕竟要赶时间,早餐就是简单的三明治和牛奶,准备起来十几分钟的事,江漫擦了水乳出来,程骞北已经端着两个盘子上桌了。
    她看着他穿着家居服颀长身影,走到餐桌旁,笑眯眯问道:“考虑好了吗?”
    程骞北抬头看她,微微皱着眉道:“刚刚我认真考虑了一下——”他神色有点严肃,语气略带犹豫,顿了片刻,又才继续,“我觉得婚姻是很神圣的,以前我们亵渎过一次,如果要再结婚,肯定是要百分之百慎重对待,所以……”
    江漫脸色微变,心说这是临阵退缩打算要暂缓?敢情她这两天都白激动了,她一个女人都准备好了,他这个大老爷们怎么倒是犹豫起来了?
    程骞北伸手握住她的肩膀,深呼吸了口气,好整以暇道:“所以……我觉得咱们今天去民政局要认真打扮一下。”
    江漫像是没反应过来一般,眨眨眼就,在看到他嘴角坏笑的弧度时,蓦地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戏弄自己,于是毫不客气地朝他肚子揍了一拳:“你找死吗?”
    这一拳虽然没用多大的力,但毕竟是空腹的早上,程骞北还是疼得倒吸了口冷气:“你谋杀亲夫啊!”
    江漫昂昂头,嗤了一声:“亲夫?现在顶多也就是个姘头。”到底是心疼,又瞥了瞥他放在腹部的手,道,“真打疼了?”
    程骞北笑着伸手在她头顶揉了一把:“疼死我了。”
    江漫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没什么事,瞪了他一眼,拉了椅子坐下,开始吃饭。
    简单的早餐几分钟就解决。
    然后程骞北很快就后悔了刚刚开玩笑说“认真打扮一下”这句话了。
    他的认真打扮倒是简单,吹吹头发,拿出最好的正装一穿就了事,但是江漫那里就不行了。
    他今天总算是见识了了女人打扮这件事有多恐怖。
    “你看我口红涂什么颜色比较好?深一点还是浅一点的?”
    “都行。”
    “那就深一点吧,喜庆。”
    “可以。”
    “还是浅一点,免得太不自然。”
    “也行。”
    “算了,我还是在手上都试一下色,你帮我选一个。”
    然后程骞北眼睁睁看着她从化妆盒里拿出二十几根口红铺开,准备一个一个地试。差点没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好不容易镇定下来,他深呼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冷静:“那个……我觉得结婚嘛,就选一个稍微亮眼一点的红色,照片照出来比较好看。”
    江漫想了想,点头:“也是。”
    好不容易筛选出了几根,然后又犹豫了半晌,才最终确定了用哪根。
    一旁的程骞北暗暗舒了口气。
    完成化妆这项冗长的工作,江漫又开始选衣服。因为领证算是临时决定,她没来得及专门去买衣服,不过她衣服本来也不少,而且领证不是婚礼,穿太隆重反倒有点让人见笑。
    只是衣服不少的后果就是,挑衣服又挑了半天,没拿出一套,每搭在自己身前,转向程骞北问怎么样。
    亏得不说程骞北是个很有耐心的人,换成有些男人,只怕都要暴走了。
    江漫其实也不是事儿多,实际上她做事向来很果断,今天这么婆婆妈妈犹豫不决,一来是觉得这次领证是真的要结婚了,必须慎重对待;二来是想起三年前,虽然那次领证对自己来说是假结婚,但当时程骞北西装革履,自己则实在是太随意,回头再看那样的对比,总觉得还是有点对不起他,所以这次一定要不留任何遗憾和瑕疵。
    终于打扮穿戴完毕,江漫对着镜子里容光焕发的女人,满意地弯弯唇,又转头看向程骞北:“怎么样?”
    程骞北吹了声口哨,笑着说:“你以后还是别这么打扮了。”
    “怎么了?不好看?”江漫眨眨眼睛。
    程骞北道:“好看啊!就是太好看,我怕你一不小心给飞上天了。”
    江漫笑得乐不可支:“我怎么现在才发觉你这嘴巴还挺会说甜言蜜语的。”
    程骞北挑挑眉:“那当然。”
    江漫嗤了一声:“之前怎么没听说过?”
    程骞北道:“毕竟我长得这么帅,不需要这门技艺讨好女人。”
    江漫呵呵干笑了两声:“是吗?也不知道是谁费尽心思才追到我的?”
    程骞北笑:“谁啊?我不知道诶。”
    江漫笑着掐了他一把:“你少嘚瑟,我跟你说,我要每天这么精心打扮,我们电视台门口那些豪车等得人,可就不只是那些美女主播了,绝对也有我一份,毕竟我们栏目组每天接触得可都是精英人士。”
    程骞北眉头蹙起来,抿唇想了想:“其实吧……我觉得你马上就是已婚妇女了,可以考虑一下申请调个部门,你们现在那个栏目组金钱味太浓,诱惑太多。”
    江漫本来只是开个玩笑,却见他语气认真,似乎真的当成了一回事,不由得大笑:“你不是吧?还怕我给你戴绿帽子吗?我这都工作上三年了也没遇到几朵桃花啊!”
    程骞北斜着眼睛看她,阴阳怪气道:“没遇到几朵不代表没遇到,以前不是有个什么金融公司的总监约过你么?还有一个什么财经教授给你送过好几次礼物对吧?而且还有你们那个文大主播,我总觉得对你有点关照过度了。”
    江漫道:“那个总监已经结婚了好吗?那财经教授过四十了。不对啊,你怎么知道的?”说完,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这是监视我吧?”
    程骞北有点心虚地避开她的眼神:“我就是比较关心的工作状况。”
    江漫其实也知道他以前是个什么尿性,所以没继续追究,只笑着说:“其实我们栏目组真挺好的,你看我闹出这么多是是非非,现在也还挺愉快,要真调去别的部门,不知道要面对多少流言蜚语呢!文哥是真的关照咱们这些年轻人,他要真对我有想法,还有你事儿?”
    本来还有点心虚的程骞北,因为最后这句话气得脸色一沉,只差马上滴出水来。
    江漫见状赶紧顺毛,笑着道:“当然,文哥虽然很优秀,但比起你来还是差了点的,不说别的,就他那快四十的年龄,我也只能把人当长辈啊!你看看你又年轻又英俊还会赚钱,以前网上钻石王老五你排过好几次第一呢,你都不知道好多小姑娘叫你老公。”她稍稍一顿,“说起来,我能嫁给你,真得是上辈子积来的福气。”
    程骞北面色稍霁,昂昂头得意道:“知道就好。”
    江漫也故意脸色一板,严肃道:“不过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老公,回头你就去网上发声明,强调自己已婚身份,让女网友们别乱叫。”
    程骞北喜欢她这种吃醋的小模样,笑着点头:“我现在就发。”
    他正要拿出手机编写声明,江漫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脑袋,抬起手腕的腕表一看:“天啦!我们怎么磨蹭到这个时候了?马上就九点了!”
    程骞北也才回神,赶紧收起手机,拉着她的手,随手拿起早就收拾好装着证件的包,朝民政局飞奔而去。

章节目录

情深似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蔚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蔚空并收藏情深似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