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庄延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也不知道他进来了多久,听到了多少。
    他面上仍然波澜不兴,淡淡的跟庄仲谦打了声招呼,就把错愕的余宛宛从座位上拎起来带走了,坐着电梯一路下楼,把余宛宛塞进停在楼下的车里,然后他自己也钻进车里,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他折身过来,一言不发,捞过她的脖子,把她猛地带过来压着狠亲了一通。
    发泄完胸腔里鼓噪的情绪后,他又温柔起来,温柔的舔吻余宛宛的嘴角,温柔的含了含她的唇,最后温柔的抵着她的额头,抬起眼,一双黑眸深深地温柔地凝视着她:“宛宛。”
    “嗯?”余宛宛仍有些气息不稳的喘气,被庄延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弄得有点茫然。
    庄延却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又吻了吻她,然后才说:“我上去一下,你在车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余宛宛点点头。
    庄延开门下车,又被余宛宛叫住。
    她恳切的看着他:“有什么话都要好好说。”
    庄延对她笑了一下,然后关了车门。
    余宛宛从车窗往外看,看着庄延头也不回的进了大楼。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车门打开,庄延带着一身寒气上了车,倾身过来亲了她一下,系上安全带,发动了车子:“走吧,我们回家。”
    余宛宛也没有问庄延是怎么处理的。
    她只是无条件的相信他。
    之后她被安排和庄延的父母一起吃了一顿饭,和庄延一起。
    那顿饭让余宛宛完全颠覆了对庄延父母的认知。
    庄仲谦和叶文君在餐桌上的氛围简直剑拔弩张。
    叶文君说什么,庄仲谦就冷笑。
    庄仲谦说什么,叶文君就在旁边嘲讽。
    庄延则全程十分淡定的用餐。
    余宛宛一边默默往嘴里塞食物,一边在心里叹为观止。
    就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中。
    该敲定的事情还是敲定了。
    余宛宛发现了,虽然庄仲谦对叶文君的每一个提议都嗤之以鼻,但是最后还是按照叶文君的提议敲定的。
    订婚定在下个月八号。
    是在余宛宛老家办。
    叶文君也会到场。
    婚礼定在明年开春。
    这样时间上充裕一些。
    婚礼地点定在云市办,余宛宛那方要来云市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的食宿,都由庄仲谦报销。
    还有一些其他的比如关于彩礼方面的问题,则要留到订婚那天和余宛宛的家长商量了。
    半个月眨眼就过。
    订婚那天赵飞飞陪着叶文君一起到场了,和庄延三个人站在一起。
    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看呆了。
    余妈妈面对曾经的雇主还有点尴尬。
    叶文君反倒笑盈盈的挽了她的手,叫她余姐姐,笑着说这就是命中注定,亲热犹如亲姐妹。
    订婚顺顺利利的过了流程。
    赵飞飞送给余宛宛的订婚礼物是一个限量版的名牌包包。
    而叶文君送的是一套钻石珠宝。
    “你可以在婚礼的时候戴。本来我想把我结婚的时候那套珠宝送给你的,但是想想我自己的婚姻……啧,所以还是算了。”
    另外还有一套金器。
    订婚的礼金是两百八十八万。
    现金。
    直接从后车厢提出来,往桌上一摆,十分有震慑效果。
    最后叶文君拿出了两份彩礼单。
    叶文君笑盈盈的:“说来有些不好意思,我和庄延他爸已经离婚很多年,所以这彩礼,也分了两份,一份是庄延他爸给的,一份是我给的。”
    余妈妈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彩礼还分两份给的。
    庄仲谦送一套豪宅。
    叶文君就送一辆豪车。
    庄仲谦送八百八十万礼金。
    叶文君就干脆送一栋楼给余宛宛收租。
    “我听说宛宛的工作很辛苦,不过以后就不用那么辛苦的上班了。这上面的所有彩礼都是她的私有财产,房和车都会在他们结婚后过户到宛宛的名下,可以由她自由支配。”
    余妈妈几度产生了一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她当然知道庄延家是有钱人,但没想过这么有钱。齐文勇始终木着一张脸,不知道是不是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就连齐小枣也被庄延家的有钱程度给震惊到了。
    被余妈妈邀请来的周丹父母看到这彩礼单,都被震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刘文浩已经算是不错了。
    彩礼给了八十八万。
    云市一套两百多万的小房子写了周丹的名字,还给周丹爸爸买了辆五十多万的车。
    说出去,也是比较有面子的。
    但现在跟余宛宛这待遇一比,顿时被比到了泥里!
    周春燕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她花那么多心思养大的女儿,还比不过余宛宛这个从小穷养大,连大学都没上过的?
    叶文君还笑盈盈的加了句:“你们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提,我们都可以满足。”
    哪会有什么不满意?
    余妈妈是个老实人,震惊之后呐呐的说:“会不会太多了?”担心她不知道行情,好心提醒道:“我们这儿的彩礼一般也就十万左右。”
    “不多。”叶文君依旧优雅的笑着:“只是我们的一点小小心意。”
    周春燕实在听不下去了,再听下去她就要高血压了,直接拉着僵坐在那里陪笑的丈夫出去透气了。
    订婚宴最后圆满结束。
    因为叶文君在订婚宴上的表现,在回云市的飞机上,叶文君再和庄延说话,庄延也不像之前那么冷漠了。
    而余宛宛订婚,男方就来了288万的消息也传遍了。
    更不用说那张让人难以置信的彩礼单了。
    都知道有钱,但这也太有钱了吧?!
    余宛宛回云市的第二天就继续上班了。
    赵俏没有再提起她和老周的事,余宛宛也没问。
    直到又半个月后,赵俏才告诉余宛宛,她和老周和好了。
    “老周从那家公司辞职了,现在正在找工作,他答应我,以后再也不会跟那个女的联系了,也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以前总是觉得,那些男朋友出轨了还舍不得分手的女的纯属脑子不清白,现在轮到自己头上了才知道没那么容易。”
    赵俏苦笑着说:“我没办法不介意,那件事情就像一根刺一样哽在我喉咙里,戳在我心里。我想过分手,可是我舍不得,也害怕。宛宛,我没有你那么好的运气,也觉得自己比不上你,你那么好,和宋云凌分手,那是宋云凌的损失。可我不一样,我脾气那么坏,那么懒,除了老周,我怕我再也找不到能那么包容我,对我好的人了。”
    最后她说:“老周跟我说,他没碰过那个女的,我看见那天,是那个女的主动牵的他的手。我不知道他有没有骗我,但就算他骗我,我也只能相信了。”
    余宛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安慰。
    她不知道赵俏会不会和老周走到最后。
    即便她现在已经原谅了他。
    但那梗在喉咙,戳在胸口的那根刺,也许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就消失,还有可能越戳越深。
    晚上看到庄延穿着黑色长羽绒服站在雪地里的时候,余宛宛几乎是小跑着朝他跑了过去,重重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庄延已经提前伸长了手,在她扑进他怀里的瞬间,抱紧了她。
    两人在雪地里紧紧拥抱。
    “怎么了?”庄延问。
    余宛宛摇了摇头,抱紧他的腰:“我好想你哦庄延。”
    庄延捧起她的脸,低下头,亲了亲她:“我也好想你。”
    领证那天是庄延22岁的生日。
    余宛宛和庄延起了个大早,赶到民政局的时候已经开始排队了。
    好在他们去的早,前面只排了四对情侣。
    庄延的高颜值很不意外的引来了注目。
    填完单,准备宣誓前,又要排队。
    前面有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一直忍不住好奇的回头看,对上余宛宛的眼睛还友好的对她一笑,余宛宛也对她笑了笑,然后就看到那女孩子被她的男朋友抓住领子把头按进了怀里。
    余宛宛忍不住笑,忍不住想,年轻可真好啊。
    念头刚闪过,就被庄延捞进怀里抱住,清冷的嗓音里带着淡淡的不悦:“干嘛总看别人?”
    余宛宛眨了眨眼。
    啊,忘了她的男朋友也还很年轻呢。
    还很帅。
    余宛宛笑眯眯的,小声说:“刚刚看了一圈,你是最帅的。”
    无论站在哪里,他都是最耀眼的存在。
    庄延对她的赞美十分淡定,抬起手捏捏她的脸:“你也最漂亮。”
    余宛宛客观地表示:“才没有,刚才那个女孩子比我漂亮多了。”
    庄延眼都不抬,眼里只有她:“那是你的审美观有问题。”
    四周都是举止亲密的情侣。
    余宛宛也大胆的搂住他的腰,腻在庄延怀里,心里美滋滋的。
    过了会儿,她忽然说:“第一次领证我有点紧张。”
    庄延皱眉,不悦的垂眸看她,凉凉的说:“你还想领几次?”
    余宛宛立刻不说话了。
    庄延一只手搂紧她,一只手抓住她的手握紧:“别紧张。”
    宣誓之后又拍照。
    最后拿到照片,余宛宛忍不住看了又看。
    照片上的她一点都没有平时拍照的僵硬感,笑的一脸阳光灿烂,站在她身边的庄延依然帅的突出,他也是微微笑着的,清冷的眉眼间满是温柔。
    拿到结婚证的时候余宛宛还有点恍惚。
    她居然真的和庄延结婚了。
    她答应和庄延在一起的那个晚上,想着这段关系应该撑不过一个月。
    可现在她居然跟庄延领证了。
    在法律上,她和庄延就是合法夫妻了。
    真神奇。
    坐进车里。
    “傻笑什么?”庄延心情很好的捏了捏她的脸。
    余宛宛从民政局出来,已经傻傻的笑了一路了,现在坐在副驾驶座,还是盯着那两本红本本傻傻的笑。
    余宛宛把结婚证按在胸口,抬起头,有点不好意思,眼睛却一眨一眨亮晶晶的看着他,突然说:“庄延,生日快乐!”
    庄延微微一愣,随即解开了刚系上的安全带,倾身过去温柔地吻住她,深深地一个吻,缠绵又深情。
    吻毕,他没有立即退开,而是抵着她的额头,温柔地笑了笑:“谢谢你,庄太太。”
    余宛宛愣了下,随即脸上浮起两片红晕,伸手捧住他的脸,轻轻地吻了下他的嘴唇,弯了弯眼睛:“不客气,庄先生。”
    烛光晚餐后。
    从进门开始,两人就吻作一团。
    酒精的作用下,两人都有些急不可耐,身上的衣服一件接着一件的剥落在地,庄延抱着余宛宛摔进柔软的沙发里,一双浓黑的眼眸里幽幽跳跃着黑色火焰,他又俯身下来吻住她,把余宛宛所有的声音都吞咽进自己的嘴里,侵占她的嘴唇、口腔,激烈的碾压辗转,勾住她的舌纠缠吮吸,淡淡的酒精味在两人的纠缠间蔓延开来。
    庄延又一一吻过余宛宛的下巴、软嫩的耳垂、细腻白皙的脖颈,喉结剧烈的翻滚着,口干舌燥。
    余宛宛满脸绯红,双眼迷蒙,眼角泛着泪光,浑身发软,她能做的只是在激烈的颠簸中紧紧攀住庄延,带着哭腔的求他慢一点,轻一点……
    被庄延凶狠的吃干抹净。
    而且是吃了又吃。
    最后筋疲力尽,浑身抽不出一丝力气,几乎要昏睡过去,庄延把她从地毯上捞起来抱进浴室,就当余宛宛以为庄延良心发现准备让她洗洗睡了的时候,她只觉得屁股一凉,人都清醒了几分,发现自己被庄延放在了大理石台面的洗手台上坐着。
    庄延紧紧贴着她,贴近她的耳畔,几乎是诱哄般的说:“乖,最后一次了。”
    余宛宛搂紧他脖子,欲哭无泪。
    最后被抱着泡进浴缸里的时候,余宛宛觉得自己已经被榨干了最后一丝力气,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再动了。
    庄延从后面抱着她,亲昵的在她颈侧蹭了蹭,手掌在她平坦的腹部轻抚:“这里面会不会已经有我们的宝宝了?”
    余宛宛累的已经张不开嘴了,虽然醒着,但是懒得回应他。
    庄延在她脸颊上轻轻吻了吻:“我改变主意了,我想再独占你久一点……”
    余宛宛:“……”
    “宛宛,我爱你。”庄延轻声喃喃:“永远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 啊!大结局了!
    这篇其实还蛮平淡的,没什么激烈的情节冲突,甚至我特地削减了很多可以洒狗血制造冲突的部分,但是我很喜欢这种温情脉脉的感觉。算是圆了我一个梦啦。
    非常非常感谢能一直陪伴庄延和宛宛到最后的你们。
    我们下本书再见吧!

章节目录

全世界最好的庄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请叫我山大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山大王并收藏全世界最好的庄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