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梓枫申请延迟一年入学,学校考虑到她的情况批准了,也允许延迟一年,所以当她到美国上学时,陆易涵才五个月,尚未断奶。
    陆慎行和郑萃云自然不同意孙子离开江东,可陆景佑在怀孕当初就答应了严梓枫的,他同意了,爷爷奶奶反对也无效。
    江静不放心严梓枫,应该说是不放心美国的保姆带娃水平,同严梓枫一起到了美国贝城。
    学校在市区,他们住的别墅在郊区,严梓健也转到了贝城的中学,平时早上严梓枫开车载严梓健一起去上课,她中午得回家一趟,来回两小时,经常靠咖啡维持下午上课的精神。
    陆景佑更辛苦,一个月来一次美国,平常就靠视频解相思,陆易涵快一岁的时候,视频里叫了严梓枫麻麻,陆景佑让他叫爸爸,他却摇头,一直晃着脑袋叫:“麻麻麻麻麻麻!”
    从此以后,陆景佑隔一两个星期就往美国跑,严梓枫担心他这个倒时差的频繁度伤身体,每天都教陆易涵叫爸爸,可这孩子铁了心的不叫,水果都学了十几样了,叫爸爸还是只会噗噗。
    陆景佑觉得这厮纯碎是故意的,就趁严梓枫放圣诞节假,把她带去了瑞典看极光。
    陆易涵两天没看到妈妈,哭得那叫一个悲惨,江静招架不住,一天几个视频发给严梓枫,每次陆易涵都委屈地掉着眼泪,小肥手掌抓吧抓吧地喊:“麻麻,来,来!”
    严梓枫抗议要回去,陆景佑铁了心不让小坏蛋得逞,开着车向一路向北。
    到了第三天一早,江静发视频过来得时候,严梓枫正睡着,陆景佑点开视频,陆易涵一看到是陆景佑,刚瘪下的嘴角瞬间抿住了,看坏人一眼盯着他爸。
    “小子,跟我斗,嫩了些!”陆景佑咧嘴哼笑,“给你两个选择,一,叫爸爸,老子我明天就带你妈回去;二,继续哭,哭到老子心疼了,再带你妈回去。不过,除了对你妈,老子还没心软过。”
    江静在一旁哈哈笑:“景佑啊,你这是跟谁置气呢,涵涵才一岁多,哪里听得懂你的话。”
    听不懂吗?可陆景佑怎么觉得他儿子眼里冒着绿光呢?
    陆景佑跟江静说严梓枫在睡,就挂了电话。
    严梓枫一醒来,就想儿子了,发视频过去。江静很快就接了是视频,第一句话是说:“梓枫啊,景佑呢,我刚教会了涵涵喊爸爸,你快让他来听听。”
    “景佑!”严梓枫对着客厅喊,穿了拖鞋去找他,他们住的是一室一厅的木屋房,外头冰天雪地,房间里面却一场暖和。
    陆景佑听到声音合上电脑,抬头正看到严梓枫出了卧室,看到她光着的腿,皱了眉毛。
    严梓枫欢喜地告诉陆景佑:“涵涵喊爸爸了,江姨要你听听。”
    视频那边,江静已经把手机放到陆易涵面前。
    陆景佑瞄了一眼屏幕上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什么陆易涵,不顾他的呓语,抱起了严梓枫,走进卧室,将她放到床上,用被子裹住了她。
    “粑粑,粑粑,叭叭叭……”手机里传来陆易涵的声音,正俯身拉被子的陆景佑手顿了一下才继续。
    “哇,涵涵好棒棒哟!”严梓枫抱着手机夸奖陆易涵,笑容里充满了幸福,“爸爸,涵涵,以后要叫爸爸!”
    “粑粑!”陆易涵又学了一声。
    “哈哈哈,景佑,你快听听,涵涵叫你!”严梓枫把手机转向陆景佑,对手机里的陆易涵说,“涵涵,这个是爸爸!”
    手机里面陆易涵的奶声突然断了,陆景佑盯着屏幕,屏幕里的小屁孩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严梓枫感觉画风有点不对,还是把手机拿到了自己面前。
    “涵涵,麻麻昨天看到了北极光,北,极,光!”严梓枫缓慢地说,想教陆易涵学会这个词。
    “麻麻,来!”陆易涵又瘪了嘴,耸着鼻子哭了起来。
    “涵涵别哭,麻麻就回去,”严梓枫鼻子酸了,抬眼瞪了陆景佑一眼,“麻麻最爱涵涵了,明天就回去,涵涵要听话,好不好?”
    严梓枫说了几次拜拜,还挂不了电话。
    陆景佑从严梓枫手里抽了手机,挂了视频。
    “景佑,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可想涵涵了!”严梓枫委屈地说。
    陆景佑俯身在严梓枫嘟起的嘴上嘬了一口,问她:“刚才你说最爱陆易涵?”
    “你不会跟儿子吃醋吧?”严梓枫伸手勾住了陆景佑的脖子。
    “提醒你一下,当初你说过此生只爱我。”陆景佑拥住严梓枫低声说。
    “那时候没有涵涵呀。”
    陆景佑俯身,将严梓枫放到了床上,拇指摩挲着她的脸颊。
    “有了他也不能改变,我爱你,你爱我,此生,插不进一个他。”
    严梓枫才开口,被陆景佑堵住了嘴,笑意与辩驳都尽数被他吞下。
    六岁以前都是没有记忆的,多年后叱咤商场,被封为冷血资本家的陆易涵,坑尽所有人,怕是想不到自己其实早在一岁就被自己的老子坑过。
    严梓枫毕业时,陆易涵差两岁半,在美国一家研究所实习几个月后,严梓枫才带陆易涵回到国内。
    回国后的第一个周末正好是陆易涵三岁生日,严梓枫特意请了好多邻居家的小孩来家里参加生日party,还请了柳豆豆和常烨。
    柳豆豆提着蛋糕刚进院子,就看到一个小男孩蹲在院子里的草地上训一只狗,小男孩说话口水音很重,噼里啪啦的中英文切换自如。
    “巴利,givemeyoulefthand!”小男孩伸出手说。
    坐在地上的狗狗看了眼小男孩另一只手上的狗粮,无奈地生了一只爪子。
    “不是,notright,左手,ineedyoulefthand!”小男孩指着狗狗说,“想想吃饭啊?”
    最后一句东北口音,柳豆豆差点笑喷。
    “哈哈哈,真逗,我的妈呀,那时陆景佑的种吗?”柳豆豆擦了眼角笑出的泪问庆哲。
    庆哲走到小男孩面前,向他扬了下下巴,问:“嘿,哥们,你是陆易涵?”
    “我爸爸说不能随便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陆易涵戒备地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两个人。
    “为什么?”柳豆豆好奇地问。
    “他说,就算被坏人抓了,也不能祸害家人。”
    “噗……”柳豆豆震惊,“窝草!陆景佑这么对亲儿子好吗?才两岁就这么误导人家!”
    “本宝宝三岁了!”陆易涵高声强调。
    “涵涵!”严梓枫从房里出来,看到柳豆豆和庆哲,有些讶异,“你们怎么进来的?”
    “我先去了见了严叔叔,送了请柬,然后过来的。”柳豆豆说,严家院子和陆家院子中间开了直通的门。
    “哦,我的请柬呢?”严梓枫伸出手,“你们俩是在我的婚礼上第一次见面的把,这样,我算不算你们两的红娘?”
    “你这是想逃份子钱?”柳豆豆把请柬递到严梓枫手里,没见过请柬的陆易涵踮着脚尖扒严梓枫手里的请柬,巴利学陆易涵的,直起脚扒在陆易涵身上,可它太重,前腿才刚扒上陆易涵,他就向前扑倒了。
    严梓枫抱起狗,陆易涵自个从地上爬了起来,瞪了巴利一眼。
    院子的门自动开了,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开了进来,巴利连忙跑了过去,在车周围叫了一圈,直到陆景佑下车,它才摇着尾巴在他面前坐好。
    陆景佑伸手揉了几下巴利,向严梓枫走来。
    陆易涵朝巴利招了下手,巴利麻利的跑向陆易涵,结果被陆易涵拉住了项圈拽到墙角:“刚干坏事了,你要面壁思过三分钟。”
    陆景佑拥住严梓枫,就像陆易涵不存在一样,跟庆哲说起话来,谈着谈着俩人就向客厅走了去。
    柳豆豆看了一眼墙角的陆易涵说:“梓枫,你们家两男人关系一直这么恶劣吗?”
    严梓枫无奈地笑了:“他们呀,哎,江姨还去什么寺庙里面给他们俩算了下,说是五行相冲。”
    “哈哈哈,果然不对付。”
    夜里,陆易涵洗完澡,穿着深蓝色真丝睡衣跑去找严梓枫,严梓枫正在画室里收拾。
    “妈妈,今晚爸爸是不是又要霸占你?”陆易涵哼了一声说。
    严梓枫失笑,抱住陆易涵。
    “涵涵,不是爸爸霸占妈妈,是涵涵要学会自己睡觉了。”
    “成为男子汉的第一步真的是自己睡觉不怕怕吗?”陆易涵对他老子的话半信半疑。
    严梓枫犹疑了下要不要欺骗幼小的孩子,可最终还是点了头。
    “可我不怕怕,我自己睡了几晚了。”陆易涵说。
    “既然涵涵这么勇敢,可不可以一直一个人睡呢,妈妈要陪爸爸呀,你看以前妈妈陪涵涵的时候爸爸就是一个人的,多可怜呀!”
    陆易涵眼睛转了一圈,想了下说:“那妈妈的晚上就分成两半,一天是爸爸的,一天是涵涵的!”
    “小子,没得商量,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依在门口的陆景佑说。
    陆易涵愤懑的向后盯着陆景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爷爷说家里就他最奸猾了,他还小,不能硬碰硬。
    “爸爸,”陆易涵经过陆景佑身边的时候抬头说,“爷爷说,我长大了就能对付你了。”
    陆景佑哂笑,俯视陆易涵说:“我等着啊!”
    陆易涵哼了一声,拖着比自己的脚大一倍的拖鞋,在客厅叫上了巴利,才回自己房间。
    等小屁孩吧嗒吧嗒的脚步声慢慢没了,陆景佑走近画室从背后抱住严梓枫,在她颈窝亲了一口。
    “今天累了吗?”
    “都是保姆在弄,我不累。”严梓枫转身抱住了陆景佑,望着画室墙上挂的一家三口的画,那是当年她留给陆景佑的,那时绝望的她从没想过,她的画竟能成为现实。
    “景佑,我爱你。”严梓枫头埋进陆景佑的胸膛说。
    陆景佑紧拥住严梓枫,低头轻吻她的侧脸,灯光照耀下他们的影子紧紧相拥,落地窗外,夜空里零落的星初上。
    “我爱你,梓枫!”陆景佑在她耳边说,嗓音如大提琴低沉,纵使已道出过千千万万次,依旧令人沉醉。
    (全文完)

章节目录

顾此一生,温柔予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苏沫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沫祎并收藏顾此一生,温柔予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