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没办法治愈。”
    甩开他的手,尹向晚拉着北北,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天。
    尹向晚忙完工作的事,要去接北北了,突然之间她接到一个电话。
    “喂?”
    “……尹向晚。你的这个小孩真的是很漂亮啊,又很健康,我现在麻醉准备好了,手术刀也准备好了,你说我从哪儿切?一年前我给你看了你大儿子的骨灰,一年后我给你看你养子的解剖图,好不好?你说我对你好不好呀?”
    尹向晚脑中嗡得一声。
    她慌了,跌跌撞撞往外跑:“你在哪儿?你挟持了北北是不是?我说过如果你敢动他我让你好看,慕绾绾,我让你求死不能!!”
    慕绾绾笑了,狂笑不止。
    “你觉得我现在比死好L Z 小 说很多吗?尹向晚,你是没看过我现在的脸,我说话的声音你不觉得有点怪吗?因为我一个嘴角在下巴,一个嘴角在鼻子那里,我每次看自己的脸,都觉得在看恐怖片。你觉得我现在怕死?不,我只是为了拉一个垫背的,你这个孽种当然不够,还有你自己。”
    “现在给我来后山仓库,你一个人,如果你敢叫别人来,我就亲手在你面前杀死他!”
    说完,慕绾绾挂了电话。
    尹向晚已经慌得站都站不稳,那一瞬间,她脑中所有的理智都远去,颤抖着掏出手机要求救,警察的号码她都忘记了,她下意识地拨出了一串在自己烂熟于心的号码,等到接通,她才知道自己打给了谁。
    “向晚?怎么了?”陆靳南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起了电话。
    “陆靳南……”
    “向晚,你说话,怎么了?晚晚!”
    “陆靳南……”尹向晚控制住了情绪,说道,“慕绾绾绑架了北北,我先去后山仓库稳住,你来救他,你听见了吗?”
    陆靳南震惊:“你别去,你去了只是多一个人质,我们一起去救……”
    “慕绾绾要的是我!!如果我去了她才有可能放北北一条生路,你不明白吗!!”尹向晚撕裂般喊道,她颤声道,“陆靳南,你不是一直要一个机会?我给你一个机会,救北北,我的两个孩子都没了,如果我的养子出事,我会拖着你一起到地狱里去忏悔,你听明白了吗?救北北,否则,这辈子只要有命我就杀了你,我当然不会原谅你,一个连自己孩子都不顾虑的男人,不值得任何人原谅!!!”
    尹向晚吼出这一段话,就挂了电话,再打过去,她再也不接了。
    陆靳南心急如焚,尹向晚最后的那一段话,吼出的是她自己的心声,她的心结原来就是这个。
    是孩子。
    他知道的。一直就是孩子。
    陆靳南失魂落魄地冲过去开车,一路跌跌撞撞往后山仓库走,一边开车,一边想起了那些和尹向晚在一起的曾经。
    点点滴滴。
    欢声笑语。
    他认识她的时间太短了,真的太短了,他原本是打算过一生的,没想到一生这么短暂。
    我还没有爱够你。
    我还没有变成你心中我的样子。
    我……还没有给你一个属于你的健康的孩子。
    你等我。
    我来了。
    陆靳南丢下车往仓库跑去,跑进去的时候,他就看到一个满脸狰狞血肉的女人,笑着往两个椅子上都绑了定时炸药,她捏着遥控器,笑得癫狂。
    慕绾绾大喊道:“陆靳南,我好歹是你的初恋,喜欢你那么多年,为了得到你,用了那么多手段,你就这样对我!你毁了我的脸,毁了我的子宫,让我这辈子变成这个样子,我的家人都不要我,都不认我,结果你们都还好好活着,这不公平!!”
    陆靳南走进去,冷冷的,身影颀长,尹向晚居然觉得这一瞬间的他有点帅。
    他神情淡漠,已经不愿意听这个疯子说哪怕一句话,低哑道:“你的条件。”
    慕绾绾嘶喊道:“我什么都不要!我现在,要去死,我也想看着你们一起死,现在我手上有个按钮,我一按,就开始倒计时,你只能救一个人,尹向晚不是疼爱她这个养子吗?你救她,她一辈子不原谅你;你救孩子,你就只能去地狱里见她,哈哈哈哈哈……这个选择我喜欢,我喜欢啊!!!”
    陆靳南攥紧了拳头,冷冷看着她手中的遥控器。
    时间不多了。
    慕绾绾这个疯子什么都做得出来。
    陆靳南鼻LZ头酸涩,他笑了一下,然后双眼蔓延出泪水来,他看向尹向晚,尹向晚在椅子上大声地喊着:“救孩子,你听见没有?陆靳南,救孩子,我不用活着,你让我去死!!”
    陆靳南明白自己的选择。
    他永远无法拒绝尹向晚的要求,就像他们刚刚相爱的时候一样,什么要求只要她开口提,哪怕是要天上的月亮,他也给她。
    陆靳南睁开眼睛,深深凝视了她一眼,笑着说:“晚晚,你等我啊。”
    尹向晚一愣。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慕绾绾再不愿意看这两个人表演情深意长,大喊道:“你们都去死吧!啊——!!”
    她按下了按钮。
    清晰的倒计时声开始倒计时。
    “十秒,只有十秒,都去死,都去死吧……啊哈哈哈哈……”慕绾绾丢下遥控器,朝着仓库深处大笑着走去。
    陆靳南飞快地冲过去,卸下了哭得喘不上气的北北身上的绳子,抱着孩子就往外跑,尹向晚就在一边看着,她含着泪,在心里数着数字,十,九,八,七……
    眼看着陆靳南把孩子救出去,已经带到安全的位置了,尹向晚笑着落下泪来,特别特别满足,她这辈子,总算保护了自己想保护的人,完成了自己想做的事。
    她无怨无悔。
    她低下头,等待着爆炸声的来袭,等待炮火将她包围。
    陆靳南,我原谅你。
    我原谅你了。
    这个时候,突然门口又冲进来一个人。
    陆靳南去而复返。
    他速度极快。
    头也不回地一头冲向她。
    尹向晚再次呆愣住。
    他跑得极快,但是,她好像看清楚了他的眼睛,清亮,耀眼,像繁星。
    像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的样子,一见如故,仿佛很早就心意相通。
    晚晚。我来了。
    爆炸的最后那一刻,陆靳南冲过去用从外面拿过来的锡纸裹住两人,“砰——!!!!”……
    浓烟滚滚……
    后山废弃的仓库连续爆炸开来,腾起的蘑菇云,高耸入天……
    ……
    一个月后。
    午睡后醒来的尹向晚,听见了胶布从自己手背上撕下来的声音,医生笑着提醒:“尹小姐,身体调养好了,你可以出院。”
    尹向晚起身,感觉就像新生一样,她回想起一个月前发生的一切,慕绾绾葬身火海,但是他们两个居然凭借着椅子下面的哑炮侥幸捡回了两条命。
    陆靳南死死抱着她,冲出来的时候,他又被烧伤了一些,他身上还有半年多前留下来的烧伤痕迹。
    新伤加旧伤,相比于毫发无伤的尹向晚,他还要在医院多疗养上几个月。
    尹向晚走过去,拉过了自己早已收拾好了的行李,看了看表,打出一个电话。
    “嗯,好,爸,谢谢您将北北送到机场,我马上就到。”
    尹向晚随即去了陆靳南的病房,他醒着,半边脸被包着,有一点点烧伤,但俊朗不减,她对他道:“我早就说过,你救出北北我就原谅你,我说到做到。陆靳南,我现在说不上恨你了,你自由了,我要去南方一个城市定居,离家不远,你也好自为之,以后,好好过你的后半生吧。”
    陆靳南顿了一下,眼睫下垂,半晌后,道:“行李收拾好了吗?”
    “好了。”
    “机票几点的?”
    “三个小时后。”
    “……好。”
    他淡淡说了一个字,然后,继续埋头批文件。
    尹向晚见他这么平静,突然心口有些酸,想起他最后一刻冲进来,她总是很想问,那一刻他是想救她,还是想跟她一起死,仔细想想,也知道是死的可能性比较大啊。当时怎么就冲进来呢。
    说好相爱的人,最后怎么就散了呢?
    尹向晚忍下酸涩,平静道:“那我走了。陆靳南。”
    陆靳南低着头没抬起,点了点头,道:“一路小心。”
    她也点头,走出门去,头也不回。
    ……
    两天后。
    尹向晚凌晨才回到租的房子里,在这里的落脚手续她终于办好了,这栋房子在闹市区,推开窗子,门外就是一家花店,空气清新湿润,天蓝辽远,适合长期定居。
    尹向晚回去睡了一个回笼觉,接着起身,北北去幼稚园了,她此刻一个人在家休息,莫名觉得心里空虚,过去那么轰轰烈烈,平静下来她竟然觉得有些不甘心。
    一个人的身影,在自己面前晃过。
    一个侧脸上还贴着纱布的俊朗男人,拿着一把沾了雨水的伞,走过花店门前,买了一束黄玫瑰。
    陆靳南转身,走过来,目不转睛地盯住她,朝她走来。
    尹向晚愣愣。
    一时天地寂静无声,时间都瞬间远去。
    陆靳南走到她面前,将那束花语是“抱歉”的黄玫瑰放进她手里,大掌轻轻将她柔软的手指合拢在一起,他定定看着她,低哑道:“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什么时候你需要我,我就在隔壁,晚晚,我爱你。还有,对不起。”
    陆靳南说完这些,身上还带着露水的清香味,他走到隔壁的门前,推门进去。
    手里拿着一束花的尹向晚,嗅着花朵上面同样的露水清香,突然就泪流满面。
    我爱你。
    还有,对不起。
    爱在轰轰烈烈之后,变成最简单也最漫长的陪伴,我不会离开你,永远不。
    这一生兜兜转转,我都要围着你。
    直到,你再爱上我的那天。
    ——全文完。

章节目录

流年记得我爱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年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年欢并收藏流年记得我爱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