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还在万分挣扎的时候,突然我感觉到有一股风的力量把我整个人都从那堆虫子的尸体里面,卷起来了。之后我便觉得那个庞然大物的仙虫给炸开了。而也可算是脱离苦海了。因为我现在整个人接触到的是一团团的绿色,而不是那一阵阵恶心的虫子了。
    换句话来说,也就是我成功脱离危险了。我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但事实证明我好像在那个季如风的帮助下,成功脱离危险了,并且已经制服那个仙虫了。
    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呢?
    我感觉到自己是在一个结实的怀抱下的,我睁开眼睛,却是祁天养一脸心满意足的看着我。好像我完成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那样。
    “我们……”我还没有说两个字,结果祁天养就抢先一步说了,“现在不要再说话,闭上眼睛。我们离开这个鬼画。”
    于是我就,闭上自己的眼睛,在我合上眼睛的那一瞬间我去感觉到了季如风是出现在我的眼前的。但那仅仅只是一闪而过的感觉。
    随后,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一股很强大的骚动。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好像要离开自己的身体了,但同时又有什么东西重新进入了我的身体这种感觉真的是无法言喻的。
    但我最强烈的感觉还是我手里的那个黏黏的东西,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就是被我用桃木剑刺到的仙脑,只不过它为什么要一直黏着我的手不放呢!
    我感觉到魔术的黑暗之后,终于换来了一股强烈的白天。之后又是一阵晃动,我感觉到祁天养好像把我带上了一个可以移动的物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祁天养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于是我睁开眼睛,东张西望,确实发现自己就是在一辆火车上了。而这一次是一个靠窗的位置,我甚至连着窗外看过去,可以看到完美的落日。这种晚霞的余光告诉我,我是已经脱离了那个什么鬼镇以及鬼画之类的东西。
    而且我也看到火车上那到处都是满满的人。也有服务员在推车走来走去。这种超熟悉的感觉让我很欣慰。
    我知道,我是真的回到现实生活中来了。
    “祁天养。”我激动的转身一看。祁天养却是以一种漫不经心的眼神看着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要叫我夫君。不对,按照现在这种情况来说,你应该叫我老公。”
    “老公?”我生硬地重复着这两个字。称无意触碰了一下祁天养,却是发现他的身体是结结实实的。而且是比我的身体还要滚烫滚烫。
    “你是不是发烧了?为什么你的身体这么烫就好像被火烧的那样?难道我们现在正处于一辆火车吗?是被火正在烧的车?”我整个大脑又开始凌乱起来了。
    祁天养却是用手敲了一下我的头,“我怎么就有一个这么喜欢胡思乱想的老婆呢?”
    “不是啊,事实上……”他的那个样子真的很让人担心好不好?但是我话还没有说完,他却是用他的嘴堵住了我的唇。我们就这样的,在火车上,缠绵在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我的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一次我们接吻的感觉和以往是大所不同。但是我又说不上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区别?
    “刚才我……”我用手触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好像没有发生什么异样。但是我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祁天养,好像他也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为什么我就感觉不一样了呢!突然,我就想起了我的手,以及那一个一直粘在我手里的仙脑,现在好像变得无比轻松起来了,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
    “我们这是要走的节奏了吗?”
    “是的,下一站,回家,洞房。”祁天养就好像是在绕口令那样说着。
    而我却是整个人条件反射地反弹在车窗上,等理智恢复过来,过后我便整个人不安的坐在座位上,甚至连手脚也不知道该放哪里去了。
    但是我却感觉到祁天养却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这种目光好奇怪,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但是我却感觉到他的目光里是带着真正的窃喜之意。
    “那个,我们是真的要回家了吗?”我还是不确定地问道。
    祁天养是时候眼珠子开始溜了溜,“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们就先不回家了,先去度蜜月。”
    “度什么蜜月呀?”我可不想去撞鬼了。每次都遇到那种千奇百怪的东西,我的心脏都快要受不了了。我还以为现在的心脏和胆汁都快要被吓大了。每天都经历着生一般的东西。
    “好了,现在我们要下车了。”祁天养就这样牵起我的手往外跑。
    火车停了吗?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呢!
    走下火车的那一刻,我才感觉到这里让我熟悉的空气。这是让我怀念的一个城市啊!在这一刻,我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回来了。我的心中有安耐不住的兴奋。
    “祁天养,这是真的吗?我们是真的回来了吗?”我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开始兴奋地大喊大叫起来了。
    祁天养却是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着我说,“都说了叫老公。”
    “老公。”现在让我叫什么都无所谓了。因为我真的回来了。
    “这还差不多。”祁天养这时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我们回家吧!”我兴奋地对着天空大喊着。
    “不要再大喊大叫了,别人会以为我身边站着的是一个疯子。”祁天养只是用不耐烦的眼神看着我。原本是兴奋了照着我的心偷的,但是我好像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季如风呢?”
    “怎么?你还对别的男人面面不忘啊?”祁天养却是给了我一个警告的眼神。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毕竟对我有恩。然后我现在是平安回到了。但是却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超度它了。”祁天养轻描淡写地说着。
    “超度?”我几乎整个人都快跳起来了,“你为什么要超度他?”
    “让他投胎做人。因为他给了我做人的机会。”祁天养依然用平静的口气在陈述着,但是我的心却波涛汹涌起来了。
    “你刚才在说什么?”我整个人都快要跳到祁天养身上去了。
    “做人。”祁天养白了我一眼。
    “这么说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人了?”我知道这一切都十分不可思议。
    祁天养确实对我点了点头。我整个人却是着急了起来,但是更多的是兴奋。但我不可置信的在捏着祁天养的肉,我突然明白刚才跟他接吻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而且它的肉却是那样的结实。
    它是真实存在的,他再也不是一只飘渺的灵魂了。他不再是尸体了。他真的变成人了。
    “可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仙虫明明已经……”我脚破脑子,我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祁天养看到我胡思乱想的这个样子,也忍俊不禁起来了,“给你一万个脑子,你也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
    “快点跟我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已经迫不及待想马上知道答案了。
    “你还记得你手里面握着的那个仙脑吗?”
    “然后呢?”
    “仙脑就是仙虫体。它走进了我的身体,让我那死去的细胞重新复活过来了。所以我就是名副其实的人了。以及你以后就休想摆脱我了。”祁天养却是用坏的笑容看着我说着。
    “这么说来的话,这一切都是我的功劳啊!”我突然开始沾沾自喜起来了,因为就连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你以为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啊!这都是那个季如风一直在背后帮你。所以你才能这么快如愿以偿。不然我怎么可能会帮他,做法投胎。”祁天养说这话的时候用余光扫描着我。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个样子。”
    那我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和祁天养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于是我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你以后休想再看别的男人一眼。我们现在马上就去结婚生子。”祁天养用霸道的口气命令着。
    “现在?”这也未免太着急了吧!
    “也对,现在民政局应该关门了。那就先把前面的不知道先省略了,直接洞房。”祁天养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居然脱口而出说道。但我确实被他的话给吓到了。现在这里可是火车站,难道他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洞房不成?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祁天养就把我整个人都抱起来了。
    “你以后是绝对逃不了我的手掌心的。以后的你要对我寸步不离。”祁天养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唇说着。
    “我……”我话都没有开始说话,嘴巴就被他的唇不分青红皂白地堵住了。但是我却感觉到是幸福也被堵住了。
    我们也不管火车上的人是如何看待我们的。我只要他以后能继续留在我的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所以我也必须加深这个吻。
    这样我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吧!

章节目录

伴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阿晚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晚晚并收藏伴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