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已经超过十一点。
    小奶包在车上睡了那么一会儿,回到家后精神抖擞,在外面就缠着李宓回家给他吃泡面。
    好歹也是受过应嵘思想教育的,李宓嘴上答应了,回家却各种推脱。
    小奶包背着手臂跟个建工似的,跟在李宓的后面。
    李宓推开厨房的门准备去喝水,低头看着腿边的小不点:“你跟着我干嘛呀?”
    小奶包凶巴巴:“李宓,你变了!”
    小奶包一般软萌的很,很少叫李宓名字。
    一般叫她名字,都是在表达愤怒。
    李宓手指点他的额头,弄出了一个红印子。
    小奶包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又揉了揉。
    “你以前说过,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
    李宓:“不要乱用成语哈。”
    小奶包用匮乏的词汇表达心里的愤怒:“你就是吃里‘ba’外。”
    李宓捏了捏他的小脸蛋:“语文没学好就不要乱用成语。”
    小奶包:“你就是吃里巴外,你在里面偷吃,我一个人在外面眼巴巴看着。”
    李宓哭笑不得,没想到他是这个意思。
    “笨蛋,那叫吃里扒外。”李宓纠正,随后道:“而且也不是这么用的。”
    小奶包大眼睛迷茫了一眼,摸了摸被李宓刚才点红了的脑瓜子。
    “真的吗?”
    他现在还小,学习能力强,但有的时候大人说的话,他学个一知半解,就容易闹出笑话来。
    “那我不说你吃里扒外了,你能煮泡面给我吃吗?”
    李宓摇头:“不可以,小孩子不可以吃泡面。”
    小奶包开始抱着她的大腿撒娇:“你说过,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
    李宓把他抱起来放好,义正言辞:“不,妈妈吃过的苦,绝对不会让你吃的。”
    小奶包期期艾艾,吞了吞口水:“你都有泡面吃了,你明明是在享福。”
    李宓张了张嘴,她到底怎么养出这么尖牙利齿的儿子。
    把应嵘叫过来:“管管你儿子!”
    应嵘过来,见小奶包蹲在厨房的墙角落里,特别像个小要饭的。
    把他从地上捡起来:“怎么啦?”
    小奶包:“我想吃泡面,管管你老婆。”
    应嵘笑了笑:“好,管一管她。”
    李宓正靠在水池上喝水,拿余光看他。
    应嵘下一句:“妈妈说的都对。”
    小奶包:“……”
    把他抱出去,悄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小奶包点点头,然后两人做了一番神秘的约定后,互相拉勾勾保密。
    随后也不再提吃泡面的事了,跟着李宓说晚安。
    被应嵘抱着回到小卧室睡觉去了。
    晚上吃的关东煮有点咸,李宓喝了一大杯子的水。
    随后上楼洗澡,准备休息。
    他俩从冷战,分居,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在一起。
    李宓换了一套干净的床单被套。
    原来床上那套是雾蓝色的,李宓换了一套粉紫色。
    应嵘一进门,就看到床上换了装备,粉粉艳艳,像是结婚。
    老夫老妻,还挺会玩的。
    应嵘站在外面,轻声敲门。
    “你有东西忘记拿了。”
    李宓正冲头发,往挂衣服的钩子上看了几眼。
    “没有呀。”
    “我的东西都在。”
    应嵘不慌不忙地站在外面:“你再好好想想。”
    一件浴袍式的毛巾,一件睡裙,还有内裤。
    因为内衣内裤是压在睡衣底下,所以李宓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忘记拿了。
    “你递给我。”她闭着眼睛对外面的人道。
    应嵘空空手,推门进来。
    李宓闭着眼道:“你放在一边。”
    人没什么动静,倒是有衣服声音细细索索的。
    李宓用手抹了一把眼睛上的水,见他正在脱衣服。
    “哎哎哎,你来送东西,怎么脱衣服了?”
    应嵘恬不知耻:“嗯,我说你忘记带我进来。”
    李宓:“……”
    “你脸皮还能再厚一点?”
    没人搭声,径直地挤过来。
    浴头的水流本来不小,但是被应嵘一挤,瞬间就没了。
    李宓像是被施舍一样,零星地被几缕水头淋到。
    被他困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
    发尾上的泡沫还没干,挤了挤,完全挤不动。
    她嘟囔:“你好烦呀,洗个澡都不行。”
    应嵘伸手拿起上面的喷洒:“你别动,我来给你冲。”
    李宓转过来,将背部留给应嵘让他替自己冲发梢。
    水的温柔的,手也是。
    手指动作很轻,穿过她的发梢。有时候会碰到她颈部的皮肤。
    比水流还要烫。
    李宓把冲好的头发在头顶扎了一个啾啾。
    被应嵘弹了一下。
    李宓回头瞪他:“什么毛病?”
    应嵘:“看你扎的紧不紧。”
    她发现这人,真是越来越爱管闲事了。
    背着他洗澡不理他。
    “你扎的这个叫什么?”
    “丸子头。”
    “不像丸子,像道姑。”
    李宓转过身,散开头发,重新在脑后绑了几道绳子。
    把皮筋弹得啪啪响:“你再说我是道姑,我让你做和尚你信不信。”
    应嵘不说话了,李宓转过身去继续洗。
    就在她以为应嵘不会说什么话了。
    “其实,道姑和和尚挺配的。”
    李宓:“……”
    “施主您轻便,贫尼不掺和。”
    说着就摸了摸眼睛上的水,打算从浴室里出来。
    被应嵘揽了腰,李宓被他带住:“你干什么呀?”
    应嵘伸手将旁边置物架上的毛巾拿过来,递到她的手里。
    “过来,给我擦背。”
    李宓:“?”
    “我是丫鬟吗?”
    应嵘:“你是我媳妇儿。”
    李宓哼了一声,然后认命地接过毛巾:“你好烦。”
    “转过去啦。”
    “矮一点。”
    “怎么长那么高。”
    李宓哼唧唧地拿着毛巾在应嵘后面瞎搓。
    顺着他的腰窝往上,然后到脊背,在到两边瘦削有力的肩胛骨,正搓着。
    兀地,手被人摁住。
    “嗯?”
    应嵘偏头,咬牙:“你是搓背,还是撩火呢?”
    李宓一听乐了,往下看了一眼。
    啧了一声:“年纪挺大,火力不小。”
    李宓每次被应嵘弄,绝对大部分都是她口出狂言,言语挑衅。
    然后,就被应嵘摁在墙上。
    一只手隔着她,另一只去抓她两只手。
    李宓就像个螃蟹一样,张牙舞爪,挥舞手臂。
    “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这样。”
    应嵘没理她,亲着她圆润的肩膀,修长的脖颈。
    “说狠话之前,怎么没想想后果。”
    潜台词就是,说奚落应嵘之前,怎么不想想能不能承担之后的结果。
    李宓后悔不迭,每次她说话时很爽,说完□□的也很爽,就是事后不太爽。
    第二天,事后。
    不是工作日,但陈鱼的一个电话把她给吵醒了。
    李宓看了一眼床边的手机,七点。
    “陈鱼,你要是不说点什么要紧的事儿,我回去一定把你炖了。”
    陈鱼嗫嚅:“那个宓姐,今早贺导那边的来消息了。”
    李宓睁开眼:“嗯?”
    陈鱼难掩激动:“《最后一卦》,你是女主角。”
    李宓瞬间从床上坐起来:“真的?”
    陈鱼小声:“宓姐,那你还炖我吗?”
    李宓高兴:“不炖不炖,红烧。”
    挂了电话,她跳下床。
    穿上衣服跑下楼:“应嵘。”
    厨房的移门推开,里面传来声音:“这里。”
    李宓冲进去,唧一下挂他身上。
    “贺导的《最后一卦》女一号定我了。”
    应荣非常淡定,搅动手里的鸡蛋:“嗯。”
    李宓:“你怎么这么淡定?”
    应嵘:“挺激动的,刚才鸡蛋都打破了一个。”
    李宓在旁边喋喋不休:“贺导真是慧眼,他这么就一眼看出我的潜力呢?”
    应嵘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李宓看他:“你说真话,你是不是给我走后门了?”
    应嵘:“没有。”
    李宓:“真没有吗?”
    “毕竟我昨晚那么卖力。”
    应嵘:“真没有。”
    然后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你下次可以更卖力些,我可以考虑找你当女一号。”
    李宓:“……”
    “那你说,贺导怎么就瞎了眼,不是……眼神不好选上我了呢?”
    应嵘在用平底锅煎鸡蛋饼。
    “你都说他是眼瞎了。”
    李宓:“……”
    但又无话反驳。
    随口多问了一句:“不知道男一号是谁?”
    应嵘没说话,李宓倚着水池台,登陆了微博。
    搜了《最后一卦》的官方微博。
    猝不及防的在男演员里看到应嵘的名字。
    李宓很难将宣传海报上这个人,和现在穿着围裙做饭的人。联想到一起。
    这是多么视觉上的震撼!
    李宓:“你到底是怎么把我弄进去的?”
    “你不会?潜规则了……?”
    应嵘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你再多说一个字?”
    李宓:“三个字。”
    她确实说了三个字。
    “你到底怎么把我弄进去的?”
    应嵘:“这部电影本身就是男主戏份居多,女主戏份少,而且人设不太出彩。”
    李宓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所以没人演,才请我的?”
    应嵘纠正:“不是请你。”
    “你是零片酬。”
    李宓惊的想骂他不要脸,这种合同也签。
    “零片酬好歹也有劳务费?”
    应嵘:“嗯,不到一百万。”
    李宓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还有几十万。
    “那是多少?”
    “八万。”
    李宓拿煮好的鸡蛋砸他:“你大爷!”
    就这样,《最后一卦》贺导千辛万苦的请到了应嵘。
    应嵘顺带,请一送一,给李宓争取了零片酬的女一。
    李宓心里想,要是网友知道她是走后门的,估计会骂死她。
    眼神渴望,看向应嵘:“现在想提高演技还来得及吗?”
    应嵘把鸡蛋还给她:“来得及,先给我演个剥鸡蛋。”
    李宓:“……”

章节目录

放心,儿子不是你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桐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荣并收藏放心,儿子不是你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