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结束后,唐杏拖着疲惫的身子,赶着地铁回家。她今天穿了一双帆布鞋,鞋底有些硬,再加上跑动比较多,此时脚疼地快站不住了。
    到了家时,唐杏听着屋里没动静,她估计程敛一还没回来,应该是还在医院忙。她把包往旁边一丢,就往沙发上一躺,动都懒得动了,更别说是做饭了。
    躺了一会,恢复了一些元气,唐杏决定先去洗个澡,去去身上的疲倦感。
    洗完澡出来,她就听到厨房一阵动静,“一一,你回来了吗?”
    程敛一正在切菜,他回应了一声,“嗯,怎么样?今天很累吗?”
    唐杏将毛巾搭在头上,然后从程敛一背后搂住他,“你呢?你累吗?”
    “不累。”程敛一手下动作没停,“今天回来的有些晚。”
    唐杏放开程敛一,她卷起袖子说道:“我来帮忙吧。”
    程敛一用干净的那只手推了推她,“不用,你去把头发吹干,一会等着吃饭好了。”
    唐杏踮起脚尖,在程敛一唇上亲了一口,“奖励你的。”然后便笑眯眯地跑开了。
    程敛一微微晃神,锅里的菜差点就糊了,他赶紧抢救,才不至于让这道菜毁了。
    他失笑,明明不是第一次被亲,可他还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冒失。
    ***
    等唐杏将头发吹干,程敛一已经将菜摆上了餐桌,她来到桌边坐下,看着桌上的菜感叹道:“没有人比我家一一更贤惠的吧?”
    程敛一将盛好的饭递给唐杏,轻笑了一声,“你觉得呢?”
    “前几天佳丽还在跟我抱怨她的男朋友不贴心,说比不上你呢。”唐杏夹了一口菜边吃边说道。
    “所以我今晚可以申请多一次吗?”程敛一挑了挑眉,坐了下来。
    猝不及防,唐杏被这句话吓得咳嗽了起来,“咳咳……一一,下次能不能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说这种话。”
    程敛一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又不是第一次说这件事了,你什么时候能适应过来。”
    唐杏咬了咬牙,“什么时候都适应不了。”
    她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程敛一已经开始放飞自我,并且还想带上她,反正她是不会屈服的。
    “你明天不是休息吗?”程敛一意味深长地看向她,“所以……”
    唐杏双手护胸,赶紧摇了摇头,“你休想!”她还想好好休息,不想被折腾。
    程敛一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并未继续说话,可那神情却不像轻易想放弃的样子。
    唐杏低头认真吃饭,自然没看到,她现在满脑子想得是把刚刚出来的两集韩剧给追了。
    “你明天中午可以给我送饭过去吗?”过了一会,程敛一问道。
    唐杏愣愣地抬头,“怎么突然让我给你送饭?”她记得程敛一一直都在食堂吃的。
    程敛一戳了戳碗里的饭,神情淡淡地说道:“你好像都没有去过我工作的地方。”
    唐杏这才明白过来,他这是来脾气了,“好啊,那我明天给你做饭,然后给你送过去。”
    程敛一心满意足地继续吃饭,期间不停给唐杏夹菜,让她多吃点,态度热情的不得了。
    饭后,唐杏收拾着碗筷,“你去洗澡吧,碗我来洗。”
    程敛一也没推辞,拿着衣服去了浴室。
    唐杏洗完碗,就去了房间,她打开电脑开始一天追剧的悠闲生活。
    ***
    夜幕降临,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唐杏坐在桌子前啃着薯片,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
    程敛一擦着头发出来,无奈地说道:“你每天都说要减肥,吃完饭吃薯片还直接坐下来不动,这样不怕肚子长赘肉吗?”
    他是魔鬼吗?
    唐杏拿着薯片的手一抖,她扭头眯着眼睛看着程敛一,一脸愤愤不已,“你可以不用说出来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你每次吃完以后都要后悔,还不如我提前告诉你。”程敛一淡定地擦着头发。
    唐杏哼了一声,将最后几片薯片塞进嘴里,然后将盒子往垃圾桶里一扔,她按下暂停键,然后用力咬了咬嘴里的薯片,仿佛那是程敛一一样。
    程敛一看着她出去,不由问道:“你去哪?”
    “刷牙!”唐杏丢下两个字。
    唐杏将牙膏挤在牙刷上,然后便用力地刷起牙来,她看着镜子中愤怒的自己,心里顿时怀疑起来,她当初为什么要嫁给这么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
    她当时一定是眼瞎了对吧?一定是的!
    刷完牙后,唐杏气势汹汹地走到程敛一面前,“你是不是说我有小肚子。”
    程敛一将毛巾搭在脖子上,然后伸出手捏了捏唐杏的腰腹部,“嗯,刚刚好,如果有点肉,手感更好。”
    唐杏拍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谎话连篇!”
    “只要是你,怎么都好。”程敛一又重新上手搂着她。
    正当唐杏为这句话而感到甜蜜的时候,程敛一又补了一句,“如果你不愿意运动,我可以带着你运动。”
    唐杏的脸蹭一下就红了,她能感觉到程敛一眸底灼热的温度,像是要将她也一起燃烧掉一样。
    “不、不需要……我电视还没看完……”唐杏结结巴巴地后退,然后赶紧来到书桌前坐下,她按了按播放键,让电视剧的声音充满整个屋子,这才镇定了下来。
    过了好久,都没有听到后面有动静,唐杏偷偷偏头,发现程敛一不在卧室,她将电视声音调小,才听到外面洗衣机工作的声音。
    电视里刚好放到男主将女主按在墙上亲吻的片段,令人遐想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往常这样的片段她会觉得很甜,甚至会捂脸感叹。可现在,唐杏比任何时候都要敏感,她回想起刚才程敛一的话,顿时觉得脸红心跳。
    不能再想了,不能再看了,唐杏在心里告诫着自己。
    她将电脑关掉,直接往床上一躺,用被子将自己蒙住,顺便将那些想象全都赶出脑海。
    “你在干什么?”程敛一的声音冷不丁的出现在房间里。
    躲在被子里的唐杏不由身子一抖,她闷闷地开口:“睡觉!”
    “不看电视了?”程敛一来到另一边躺下,顺便掀开她的被子。
    唐杏撇了撇嘴,“今天跑了很多地方,有点累,明天再看吧。”
    程敛一盯着她看,“哪里累?”
    唐杏可怜兮兮地把脚伸过去,“程医生,我脚酸。”
    程敛一捉起唐杏的脚看了下,脚后跟的地方有些发红,他轻轻地给她按摩起来,唇边还牵起一抹无奈地笑意:“早就说那双鞋不要穿了,你就是不听。”
    唐杏舒服地眯了眯眼睛,她随意地点点头,“那我下次不穿了。”
    程敛一叹气,唐杏每次做错事都会很快认错,让他也没了脾气。
    “另一只脚。”
    唐杏二话不说,将另一只脚也架在了程敛一的腿上,一副等着他伺候的模样。
    因为程敛一精湛的技术,唐杏觉得身子都轻松了起来,她感觉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像是立马可以睡着。
    “脚按摩好了,还有其他地方要我效劳吗?”程敛一低沉的声音在唐杏耳边响起。
    唐杏立马睁开眼睛,她心中警铃大作,刚想翻身逃跑就被程敛一给捞了回来,然后便再也没有逃开……
    ***
    早上闹钟响起,程敛一愉快地起床,临走时还给了睡梦中的唐杏一个早安吻,“我等你过去啊。”
    “嗯……”唐杏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听到回应,程敛一轻轻揉了揉唐杏的头发,知道她昨晚比较累也就没有再打扰她,轻手轻脚地出门上班去了。
    唐杏醒来时已经快十点了,她在心里骂了程敛一几句,才去卫生间洗漱。
    冰箱里买的菜还剩下很多,唐杏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垫肚子,便开始了每周的打扫工作。将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她开始准备做饭。
    与程敛一熟练的厨艺不同,唐杏会做的菜不多,味道只能算是正常。她不是没想过继续深入学习,但奈何天资有限,再加上程敛一的不强求,也就放弃挣扎了。
    有菜有汤,有荤有素,唐杏对自己的搭配还是很满意的,她做好两份,分别用饭盒装好,准备带去医院和程敛一一起吃。
    唐杏虽然没有来医院找过程敛一,但是他在哪栋楼几层还是知道的,因为程敛一在她耳边念了几千遍了,甚至连路线都告诉她了……
    中午时间,医院人少,骨科这边人更少,前台有两个护士坐在那小声地聊着天。
    唐杏刚准备上前问一问程敛一的位置,她就从这两个护士的嘴里听到了程敛一的名字。
    为了能听清她们在说什么,唐杏偷偷靠近,安安静静地偷听起来。
    “你看见了吗?程医生今天似乎比平时心情要好多了。”
    “他不是说他结婚了吗?或许跟他老婆有关吧。”
    “这话你也信?程医生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就结婚了,各科小护士过来偷看他的太多了,估计是烦了,所以故意编出来骗我们的。”
    “不至于吧,这有什么好骗的。”
    “不说自己结婚,说自己单身啊,你看医院里女医生护士都经常借口过来找他,要我也说自己结婚了。”
    “你说的有点道理。”
    “他长得那么帅,你说我能不能把他拿下?”
    “……”
    唐杏再也听不下去了,她面色不善地走到前台,然后盯着那位独自陶醉的女护士,眼神里满是冷色。
    “请、请问有什么事?”另一位护士惊讶地抬起了头。
    唐杏收起情绪,露出笑容,“请问程敛一在哪?”
    刚才那位陶醉的护士立马警戒起来,“你找程医生干什么?”
    “我是他老婆,你管我找他干什么。”唐杏没给她好脸色,一个觊觎她老公的人,在她眼里就是敌人。
    护士二人脸色一变,看着唐杏的眼神带着不可思议。
    正当唐杏准备继续问另一个护士的时候,程敛一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唐杏转身朝程敛一小跑了过去,然后扑进他的怀里,“一一,我来找你了。”
    程敛一的脸上掩饰不住喜色,他一手接过装着饭盒的包包,一手牵起唐杏,“我等你好久了,走吧。”
    看着二人亲昵地进了办公室,刚才那位陶醉着的护士,脸上也挂不住了,忽青忽白,难看得很。
    “现在相信了吧?你刚才那些话肯定给人家听到了。”旁边的护士叹了口气。
    ***
    唐杏进了屋,原本还眉眼带笑的脸立马就冷了下来,她甩开程敛一的手,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知道我找你来的用意了吧。”程敛一将包包放在桌上,然后无奈地开口道。
    唐杏撇了他一眼,“那你怎么不早说,也好给我个心理准备呀。”像这样突然听到八卦,还听到别的女人正惦记着自己的老公,真的很不舒服啊。
    “你自己来,不是看的更明白。”程敛一笑道,“先说清楚,我只爱你一个人。”
    “求生欲很强呀。”唐杏心里的郁气也散了不少。
    程敛一默默地松了一口气,他回道:“应该的。”
    唐杏没再理会他,径自打开了包包,将里面的饭盒摆出来,“你知道我的做菜水平,所以不要有过多期待。”
    她还是提前打好预防针,免得他失望。
    程敛一拿起勺子,吃了一口菜,“味道很好,只要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唐杏眯起眸子,眼神里充满了探究,“你今天的求生欲可不是一般的强啊。”
    “这是实话。”程敛一神情淡定地回答。
    唐杏弯着唇,也吃了一口饭。
    两人在办公室里悠闲地吃着饭,而医院里早就因为这个消息而爆炸开了。甚至还有护士偷偷来到这里想要亲眼看一看程敛一的老婆长什么样。
    唐杏越吃越不对劲,她总感觉门外有一道道视线穿透了进来,让她很不自在。
    “一一,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啊?”唐杏凑近他,问道。
    程敛一笑而不语,过了一会,他说道:“吃完了吗?我去把饭盒洗一洗。”
    唐杏连忙拦住他,“我带回去洗就好了。”
    “没事,在这里洗也一样,待会可以放在这里晾一晾,我们出去散散步。”程敛一将饭盒拿去隔间的水池那里清洗。
    “出去?”唐杏疑惑地看着他,“你可以走开吗?如果有病人来了怎么办?”
    “中午这时候一般不会有人过来,而且不止我一个医生在这上班,所以不用担心。”说话间,程敛一快速将饭盒洗干净。
    他出来,用纸巾擦了擦手上的水滴,然后朝唐杏伸出手,“我们出去吧。”
    唐杏将手递给他,与他十指相牵。
    两人刚一出办公室的门,就看到外面不少护士医生来来回回地走着,在看到二人时,也露出惊异的神色。
    唐杏嘴角抽了抽,她就说刚才感觉到不对劲,这是把她当猴了吗?
    程敛一只是朝他们轻轻点了点头,便牵着唐杏离开。
    唐杏回头,那些人立马便避开了眼神,她看向程敛一,“我要不要也打声招呼?”
    程敛一朝她轻轻一笑,“不用,我的时间很短,不能分给其他人。”
    下了楼,两人来到医院的小道上,这里有不少病人在这散步,空气很清新,也很安静。
    唐杏终于从那么多眼神中解脱开来,她叹气:“没想到毕业了还要和上学时候一样,被那么多人盯着看。”
    “好像都是我的错。”程敛一立马承认。
    唐杏恶狠狠地瞪着他,“对,都是你的错,以后再也不来了!”
    “那我去报社找你。”程敛一笑着道,
    “你别来,你一来,老师他们就会调侃我。”唐杏郁闷地说道,“其实就是你这张脸惹得事,哪天毁容了就没事了。”她故意说着。
    程敛一摸了摸脸,“你舍得吗?”
    “不舍得。”唐杏笑嘻嘻地回答,“我爱的就是你这张脸。”
    这下轮到程敛一郁闷了,“看来是张不错的脸啊。”
    唐杏仰头看向程敛一,“一一,我刚才在来的路上用你的名字作了三行情诗。”
    “是吗?写的什么?”程敛一的眸子也蓦地亮了起来。
    唐杏清了清嗓子,“你一个字一个字念,我说给你听。”
    “程。”
    “程敛一呀。”
    “敛。”
    “脸蛋是最棒的。”
    “一。”
    “一一,我爱你。”
    唐杏说完,又补了一句,“不许说不好哦。”
    程敛一的眉眼都染上了一丝柔意,“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三行情诗。”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全部完结,谢谢大家!!!

章节目录

竹马又甜又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木今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今安并收藏竹马又甜又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