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拉门一打开, 里面涌出一股热气。
    楚恬往后缩了缩:“也太热了吧,咱俩去别的房间吧。”
    霍峰把她推进去, 顺手拉上木头门。
    “汗蒸汗蒸,不热能出汗吗?不出汗能叫汗蒸吗?”
    这小屋外头挂着的牌子叫:热带雨林。
    因为温度比较高,很多人受不了, 所以人少,这会儿里头就楚恬和霍峰两个人, 地上铺了几个草垫子,霍峰走在前头, 大长腿几步迈过去,跳到里面的地炕上。
    不小心踩到草垫子边缘, 碰到下面的地板, 烫脚一样。
    他把墙边两个玉石枕头并排摆好,拍拍地炕:“来啊。”
    楚恬缩了缩脖子,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 按着他的路线跳过去,见霍峰已经躺下了,只好躺在他身边。
    “哎, 太热了。”楚恬忍不住吐槽。
    霍峰强行把胳膊塞她脖子底下:“别扫兴行么, 多好的二人世界, 你得学会享受。”
    楚恬推他:“你离我远一点, 本来就热,还挤我。”
    霍峰一听,不但没撤, 反而靠近了一些,都快碰到她鼻尖了:“热啊,要不要做点更热的事?”
    楚恬掐他肚脐眼:“你是不是又想耍流氓。”
    霍峰笑,盯着她不说话,楚恬眼睛转来转去,过了会她说:“离这么近,要变斗鸡眼了。”
    霍峰说:“你知不知道,检验一个人长得好不好看,最直观的方法就是近距离观察,皮肤上的瑕疵一览无余。”
    楚恬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面对他:“你看出什么了?”
    “我觉得你特别好看。”
    楚恬抿嘴笑,没接话,过了半天,霍峰哎了一声:“你怎么不按套路来啊。”
    “什么套路?”
    “我夸完你,你就干听着啊,不应该夸回来?”
    楚恬乐了:“你夸我,就是为了让我夸你啊?那也太没诚意了吧。
    霍峰搂了搂她,忽然问:“毕业后你想做什么?”
    忽然转到这个话题,楚恬还有点儿没准备好:“嗯……应该是配音吧,我还挺喜欢的。”
    “在岳城吗?还是去别的地方。”
    这个问题楚恬还没仔细想过,她挺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配音这行可能在帝都发展会好一些,上海也可以。”
    霍峰赶紧说:“别去上海,我妈在那呢,她能烦死你。”
    楚恬斜着眼睛看他:“我去上海,跟你妈有什么关系?”
    霍峰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你是她儿媳妇,她肯定经常给你打电话,找你陪她逛街,陪吃陪喝陪聊,到时你就烦去吧。”
    楚恬低着头,抿着唇:“谁答应嫁给你了,还儿媳妇……”
    霍峰眉毛一立,瞪起眼睛来:“什么意思?你还有别的想法?看来我得早点办了你,让你没机会后悔……”
    说完搂着她腰的手就开始乱动,碰到腋窝处,楚恬忍不住笑起来,使劲儿推他:“别碰那里,痒死了!”
    闹了一会,霍峰忽然安静下来,认真看了一会楚恬,凑过去亲了她的唇。
    楚恬没躲,闭起眼睛静静任他亲,霍峰亲完,忽然叹了口气。
    楚恬直觉有事:“怎么了?”
    “我毕业后可能要去公司了。”
    楚恬愣了一下:“你答应你爸了?”
    “嗯。”
    他表情看起来挺不高兴的,楚恬问:“你不想做歌手了吗?”
    霍峰没说话,他手臂用力,使劲儿搂了她一下。
    只要不离开你,怎么都行。
    过了会,霍峰说:“我爸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要不管他,也挺可怜的,以后再说吧,还有两年多呢,不过,”他摸摸她的脸蛋,“不管我以后做什么,你在哪我就在哪。”
    楚恬抬起眼睛看着他:“怎么在一起,万一我真去帝都或者上海呢。”
    “那我就把总部搬过去,反正不跟你分开。”
    楚恬心头一动,也不管身上热的出汗了,直接搂住他的腰把自己塞进他怀里:“傻子,这是未来狂霸炫酷拽的总裁说的话么,大本营是说换地方就能换的么。”
    “你有心,我就很高兴了。”
    她搂着他:“放心吧。”
    霍峰低头看她:“放心什么。”
    “你不走,我就不走。”
    霍峰怔了一下,这算承诺了吧,他有点心动,又想凑过去亲她,忽然拉门开了,进来一男一女。
    看样子也是一对情侣,这俩人特别不客气,刚躺到另一侧就开始动手动脚。
    楚恬不好意思看那边,又把霍峰的眼睛捂上,霍峰笑着把她手拽下来,在她耳边说:“咱俩做点什么,把他俩恶心走,怎么样。”
    楚恬轻推了他一下,“别闹,我真有点喘不过气了,咱们出去吧,看看他们干什么呢。”
    霍峰应了一声,自己先站起来,又把楚恬拽起来,俩人一出房间,外面的温度简直舒服的楚恬想哭。
    找了两个房间才看见那帮人,他们在一个有电视的厅里横七竖八的躺着,电视里放的是特别火的综艺节目。
    郑格格见了楚恬,冲她招手:“我以为你丢了呢,二人世界也有个限度,过来。”
    楚恬过去在她身边坐下,郑格格给了她半个橘子。
    那边几个男生不知在聊什么,热火朝天的,霍峰往这边看了一眼,扔给楚恬一个小柿子。
    不知是谁先提起来,说自己一年都没出去旅游了,看着综艺节目里那帮人整天这跑那跑,羡慕得很。
    郑图说:“旅游?旅游好啊,我也好久没出去了,要憋死了,这一年就帝都岳城俩地方逛。”
    这么一说,大家都有点心痒痒,聊着聊着,全都心动了。
    郑格格说:“要不咱们周末一起出去玩啊,我们系周一上午没课,可以周一回校,你们呢?”
    郑图举双手双脚同意:“没课没课,有课也没课,咱们去哪?”
    大家忽然好兴奋,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出行计划搞得心潮澎湃,真的开始商量起来,凤凰古城,乌镇,周庄这些古镇名列前茅,但都被一一否定,理由是太远了,后天就是周末,现在来不及订机票,两天多的时间根本不够。
    最后沈夺说:“要不就北水啊,离咱们这开车也就三四个小时,我同学去过,说还挺好的,能看海,有表演,还能吃海鲜,咱们周六早上出发,周一早上回来,时间肯定够了。”
    大家全都沸腾起来,同意声音不断,霍峰远远的冲楚恬示意一下:“去不去?”
    楚恬点头,口型说了句:“你去我就去。”
    霍峰笑了。
    回学校的路上,一群人还在讨论行程,讨论攻略,又研究带什么东西,又说一会要去超市买吃的。
    霍峰半道把楚恬拐走,俩人去了小南桥对面的商业区,到了商场,霍峰直奔二楼女装区。
    “你要买什么?”
    楚恬还没摸清他要干嘛。
    霍峰牵着她,慢慢晃悠,连着看了几家店,终于挑中了两套沙滩裙套装,递给她:“试试去。”
    楚恬说:“我有裙子,不用买。”
    “别废话,出去玩当然要穿新衣服,乖,穿上我瞅瞅。”
    楚恬只好进去换了一套,又换一套。霍峰手拄着下巴,连连摇头。
    楚恬转了一圈:“不好看吗?”
    霍峰又摇头:“这可怎么整,穿啥都好看,这俩都给我包起来。”一旁的店员忙不迭开票打包。
    俩人又逛了一会,买了同款的遮阳帽,情侣款的泳衣,准备回学校。
    下电梯的时候,前面的男人回头看了楚恬好几眼。
    霍峰挑了挑眉,歪头凑到楚恬耳边说:“他要再看你一眼,我就揍他。”
    楚恬抿嘴乐了:“你什么时候能不用武力解决问题啊。”
    “有时候武力是最有效也是最快的方法。”
    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盼头,有了期待,日子总是很难熬,到周末不过两天而已,大家就是觉得时间比平时慢很多。
    临行前的这个晚上,大家在寝室收拾东西,郑格格问对床澈力格乐:“跟阿姨请假了吗?”
    格乐点头:“说完了,明天和后天两个晚上。”
    那头陈一杉一边摇头咂嘴一边叠衣服,唉声叹气的:“哎,人的命啊,就是不一样,怎么我就找不到这样的男朋友,又高又帅又有钱,关键对小恬还这么好。”
    澈力格乐说:“你还漏了最关键的一点,咱们出去玩费用全包,你偷着乐吧。”
    陈一杉猛地坐起来:“哎?霍峰寝室那个沈夺,有女朋友没?”
    “没有吧,没听说过,怎么着,你有意思?”
    陈一杉又叹了口气:“那是另一个霍峰,继承人一个,人家也看不上我呀,啧,咋这么多继承人呢,就没有一个有近视眼的继承人?”
    楚恬早就收拾好,在阳台跟霍峰通电话。
    霍峰:“收拾好了?”
    “嗯,一会就睡了。”明天走得早。
    “别忘了带我给你买的裙子。”
    楚恬笑:“知道了,都放好了,你也太絮叨了。”
    霍峰又叮嘱一番,告诉她别忘带身份证,别忘定闹钟,说了好一会才挂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霍峰搞了两台车,自己开一辆,沈夺开一辆,一行九个人杀向北水镇。
    一路上郑图对乔画不停献殷勤,又递水又讲笑话,还负责拆零食袋,乔画本来周末要画图,楚恬看她太可怜了,刚上大一没多久,整个时间全被画图占用,每天就寝室教室图书馆三点来回转,所以硬把她也带了来,权当散心了。
    开出城区的时候有点堵车,比预计晚了将近一个小时,到北水镇旅游区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霍峰之前电话定好了房间,几个人一共开了四间房,楚恬跟乔画一间,另外三个女生一间,四个男生睡两间。
    大家把东西全都放在房间里,稍微休息了一会,就出去集合吃饭。
    北水镇是个临海旅游小镇,这时节虽然不是六七月的最旺季,但是温度刚刚好,人也不少。
    景区不小,有观景小车来回走,五块钱一次,大家觉得出来玩就应该自己来,坐车就没意思了,又不是七老八十,所以一群人浩浩荡荡往海边的饭店走。
    心满意足的吃了顿海鲜,下午就自由活动了。
    郑图拉着乔画去海边玩水,另外几个人也不知走到哪里去了,霍峰揽着楚恬,俩人随便晃悠,前面不远处游人一波波往里涌,霍峰说:“去看看?”
    楚恬点了点头:“行。”
    走近了一看才知道一会这里有海豚表演,楚恬很兴奋,她还没有见过海豚,两个人挑了个靠前的位置坐下,霍峰把她的遮阳帽正了正。
    空中响起了激情澎湃的音乐,没一会表演就开始了,主持人语言诙谐幽默,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海豚训练师是个小男生,看着年龄不太大,长得挺精神的。
    霍峰歪头悄悄说:“没我帅。”
    楚恬目不斜视:“自恋。”
    小海豚特别可爱,表演精彩,赢得了现场观众阵阵掌声,结束后,主持人又上场,说想跟海豚合影的人可以去水池边排队,楚恬兴奋地拉着霍峰往前挤。
    小女生就喜欢这个,霍峰也乐得哄她,屁颠屁颠跑去交了钱,回来发现已经排到楚恬了。
    她按照海豚训练师的指引,做各种动作,笑得特开心。
    小海豚随着训练师的手势,直直挺着身子,厚厚的嘴唇冲着天空,霍峰听见那个训练师说:“现在,你可以亲吻小海豚了。”
    楚恬起先还有点不敢,往上凑了好几次,每次都退了回去,霍峰走到她身后。
    在训练师的疏导鼓励下,楚恬终于鼓起勇气吻了小海豚的嘴,坚持了好几秒,那边一拍完照她就退回去了,不停的拍胸口:“还好,它一点也不凶哎,霍峰你快过来……”
    她一回头,就被霍峰吻住了。
    这还是在外面,旁边那么多人,训练师离得最近,笑着看俩人。
    亲了几秒,楚恬就把他推开,红着脸说:“你干嘛啊,这么多人。”
    霍峰脸一扬:“我女朋友被人亲了,我不爽,要亲回来。”
    楚恬抿唇:“幼稚。”
    霍峰忽然凑在她耳旁说了句什么,楚恬顿时脸通红,推了他一把:“臭流氓,我走了。”
    说完站起来就跑,照片都不取了。
    霍峰憋不住乐,拿了照片追过去。
    一直逛到快天黑,他们又看了机车表演,楚恬尖叫不停,霍峰说:“这有什么,我练练也会。”
    楚恬白了他一眼:“吹牛不用花钱啊。”
    “不信拉倒。”
    楚恬来了兴趣:“你真会啊?我怎么从没见你骑过摩托?”
    霍峰耸耸肩:“我爸不让骑了,把我摩托没收了。”
    “为什么?”
    “有一回跟人飙车,差点出事。”
    楚恬吓一跳,忙说:“那还是别骑了。”
    又看他:“你以前小日子过得挺丰富啊?”
    霍峰手臂一伸,把她搂进怀里:“跟你比,都是浮云。”
    “咦……太肉麻了,想吐,我去个厕所。”
    霍峰帮她拿着包,楚恬去厕所。
    厕所没几个坑,人特别多,楚恬排了好一会的队才轮到她,出来的时候往那头一看,霍峰不在,又在厕所附近找了好几圈也没找到。
    楚恬给他打电话。
    霍峰说:“来海边。”
    “你怎么不等我啊。”
    “你就来吧。”
    奇怪。
    楚恬挂了电话,绕过人多的地方,往海边走。
    还没到地方,忽然不远处的天空炸起了烟花,砰的一声,蹿得老高,天女散花一样落下来,特别漂亮。楚恬很高兴,给霍峰打电话想让他看,结果半天没人接。
    走了几分钟,那烟火还在不停变着花样的炸,绕过观景台就是海边,楚恬走过去,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远处放烟花那几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呢。仔细一看,竟然是郑图沈夺跟何佑晨。
    霍峰站在不远处,捧着一大捧玫瑰花,他身后站着乔画和寝室其他三个小姑娘。
    楚恬有点懵,走到他面前:“什么情况?”
    霍峰冲她笑,把鲜花捧给她:“小恬,生日快乐。”
    啊……
    楚恬接过花,还没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今天我生日?”
    霍峰有点嗔怪:“哪有这么给人省钱的女朋友啊,去年就没说,我知道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今年你还不说,我可不就得自力更生了。”
    楚恬有点感动。
    身后郑格格递给霍峰一个小盒子,霍峰打开,里面是个带着一串碎钻的锁骨链:“今年都给你补齐了。”
    原来这不是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啊。
    怪不得这帮人一到这就全失踪了。
    霍峰帮她戴上,轻声说:“喜欢吗?”
    楚恬眼睛有点酸,“你又放烟花又送玫瑰的,太恶俗了。”
    霍峰抱着她:“那你喜不喜欢啊。”
    等了一会,怀里的姑娘说:“特别喜欢。”
    霍峰低笑,身后一帮人圆满完成任务,一个个都撤退了,俩人在海边待了好久,晚上的风特别大,霍峰把外套脱下来给楚恬披上:“走吧。”
    “去哪?”楚恬被他拉着走,不是回住处的方向。
    海边有艘船一直停在那里,霍峰一过去,船上下来两个人,把两人迎上去。
    楚恬被他拉着走,看看这看看那,摇了摇他手臂:“我们要出海吗?”
    霍峰把她带到船头,没一会船就开了,夜晚的海面跟白天完全是两种感觉,虽然风依旧很大,可掩饰不住楚恬的兴奋:“好漂亮啊。”
    霍峰低头看她,觉得她今天格外的美。
    “我把这艘船包下了,今晚只有我们在这。”
    “啊?”楚恬惊了一下:“你疯了吧?我还说怎么没看见别人呢。”
    霍峰认真看了她一会,说:“咱们在一起一年多,我送你的东西只要稍微贵一点你都不要,连生日也不告诉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怕别人说我们的感情不纯粹。”
    “小恬,我想让你明白,别人说什么都是别人的,跟咱没关系,咱就好好在一起就行,我就是要让别人知道我多喜欢你,我多重视你,我就愿意给你花钱,别说包一艘船,只要你喜欢,把船买下来都行。”
    楚恬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
    霍峰伸手把她抱进怀里,哄她:“开心点,今天你生日呢。”
    两人看了会夜景,霍峰把她带进船上唯一一间豪华包房,此刻里面已经布置好,轻音乐放着,红酒也开好了,霍峰关上门,带着她走到屋子中央,抱着她轻轻摇晃。
    楚恬随着他的舞步,靠在他怀里,眯着眼睛,很陶醉。
    音乐轻柔,跳了一会,霍峰慢慢低下头,轻啄她耳侧,说:“我等很久了。”
    说完,他忽然把她打横抱起来,两步走到大床边,手一松,她就被扔床上了。
    楚恬一个打挺坐起来:“臭流氓,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霍峰笑的特别痞,两手撑在床上,压过去:“我才是今天最大的礼物,你不喜欢吗?”
    楚恬双眼润的像要溢出水来,她听到自己说:“喜欢。”
    霍峰吻她的唇,很认真,很虔诚。
    衣服一点点被褪掉。
    他嗓音低沉:“小恬,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一定会的。
    ……
    最幸运的事,就是在最美好的年华——遇见你。
    全文完

章节目录

放开她,让我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鹿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随并收藏放开她,让我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