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哥, 停!”
    宋深深双手放在胸前, 轻轻推开宁东旭:“今天,到此为止。”
    她能理解他这一年忍得有多辛苦,所以她也任他为所欲为。
    只是……
    宋深深已经累得全身都散架了,保不准明天都下不了床。
    “怎么?年纪大了, 体力跟不上了?”宁东旭拍了拍她的脸,笑话她。
    宋深深不服气,嘁了一声, “某人年纪好像比我还大。”
    “可体力比你好。”宁东旭啃着她柔软的唇, 强悍又深情地吻着她,“叫我老公。你还从没在我们亲热的时候这么叫我。”
    “……老公。”
    “乖。老公一定好好疼你。”宁东旭如同一只完全不知疲惫的野狼,再次进入了她的身体。
    ……
    一转眼小鱼儿都一岁了。
    宁东旭扶着他,让他在草地上慢慢地练习着走路。
    “爸爸,烤好了, 快过来吃吧!”宁语宁摇了摇手中的丸子串, 冲宁东旭喊道。
    宁东旭走了过去,把小鱼儿放到了树下。
    小鱼儿睁大眼睛看着正在吃东西的爸爸、妈妈和姐姐,如樱桃一般娇嫩的小嘴儿含着自己的大拇指吧唧吧唧。
    看上去可怜极了。
    “妈妈,抱抱。”小鱼儿向宋深深张开了双臂。
    宁东旭放下手中的烤串,“来吧, 我的鱼儿,快游到爸爸的怀里来。”
    小鱼儿却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重复着刚刚的话:“妈妈,抱抱。”
    宋深深放下烧烤的活儿, 抱起了小鱼儿。
    小鱼儿在妈妈的怀中腻歪着磨蹭着,眉眼也不委屈了,笑嘻嘻地闹腾着。
    宁东旭有些受挫,叹了一口气:“我儿子长得是越来越像我,可他好像越来越不喜欢我。”
    宋深深连忙出声哄道:“孩子小的时候都是比较黏妈妈的,以后会好的。”
    宁莞尔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安慰宁东旭:“是啊,爸爸,我小时候也是一直黏着妈妈的。”
    宁语宁也哄道:“男孩子长大后就会喜欢跟爸爸一起玩。比如说温承光,他现在就喜欢和他爸爸一起玩。”
    说曹操曹操就到。
    “温承光,我的好朋友!”宁语宁扔下手中的食物,飞奔过去抱住了温承光。
    温承光兴奋地抱起她,转了好几圈。
    “温承光,你现在都比我高了!”宁语宁用手比划了下两人的身高。
    温承光带着点小得意,笑着说:“我是男的。我以后一定比你高,你不能再叫我小矮子了。”
    宁语宁鼓着嘴,带着些许不服气,把头傲娇地撇到一边。
    “语宁,你瘦了好多。”温承光连忙挑了些她喜欢的话说给她听。
    果不其然,宁语宁嘻嘻一笑,拍了拍她的肚子,“游泳圈都没啦。上次表演芭蕾舞时,大家夸我是苗条的小天鹅。”
    宁莞尔走了过来,浅笑盈盈地说:“承光,你肚子饿了吧,快过来吃烧烤吧。”
    温承光从口袋摸出了一个平安福,挂到了宁莞尔的脖子上。
    “我跟爷爷去崇恩寺时给你求的。”温承光柔声说,“莞尔,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嗯!”宁莞尔开心极了。
    宁语宁心心眼地望着温承光:“我的礼物呢?”
    温承光从口袋摸出一张照片,那是宁语宁在电影《妖言妖语》中的剧照。
    今年春节,《妖言妖语》一上映就获得了赞誉,票房成功突破了25亿。
    她扮演的吃货小兔子阿宁因为俏丽的外表和出色的表演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论坛中盘点10后小小花的帖子,宁语宁都是首当其冲的一位。
    有很多经济公司向她发出了邀请,都被宁东旭以孩子年纪太小专心学业为由拒绝了。
    “语宁,我是你的粉丝,快给我签个名吧。”温承光双手将照片递了过去,又从口袋摸出黑色的签字笔。
    宁语宁端端正正地写上她的名字,“那你就是我的小迷弟咯。”
    温承光不懂迷弟是什么意思,还是点了点头。
    “可是,这不能算礼物吧。”宁语宁鼓着嘴,又向他伸出了手。
    宁东旭蹙起了眉头,“语宁,不能这样没礼貌。”
    “叔叔,没事的。”温承光拿下背包,从包里拿出两条裙子。
    一件是大红色的背心裙,腰间的右侧缝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款式大方,非常吸睛。
    一件是白色的棉布连衣裙,裙摆处绣着一圈或粉或紫的小花,十分的清新可人。
    “这都是我自己设计的。我爸爸教我打版,我妈妈教我绣花。送给两位宁小姐。”温承光笑道。
    两位宁小姐立即换上了温小设计师为她们设计的裙子,在爸妈面前换着法子展示着她们的新裙子。
    宁语宁边转圈边问:“温承光,你给贝儿做裙子吗?”
    温承光回道:“她一直是我的模特。我做的那些衣服,不管多难看,贝儿都会试穿的。”
    宁语宁突然就好羡慕贝儿,“贝儿她怎么不跟你一起来美国玩?”
    “还不是她妈妈又闹着跟她爸爸离婚。”温承光叹气道。
    宁语宁无语了:“她妈妈怎么老是闹离婚?”
    “你就当是他们秀恩爱一种特别的方式。”温承光无奈地耸了耸肩,“贝儿说了,她妈妈这样作,就是她爸爸给宠坏的。”
    宋深深有些感慨,对身边的宁东旭说:“你从小到大都那么作,是不是因为我把你宠坏的?”
    宁东旭差点就跳脚了:“我哪里作了?”
    “好好好,你不作,你就是性格拧巴了些。幸亏你找着我这样好脾气的老婆,否则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宋深深低下头,逗弄着怀里的小鱼儿。
    “所以说我俩天生一对。”宁东旭接过小鱼儿,把他举得高高的。
    近处,是他小儿子乐呵呵的笑声。远处,是他两个大女儿欢快的笑声。
    暖暖阳光落下。
    习习微风吹来。
    岁月一片静好。
    宁东旭看着身边的宋深深。她侧颜柔和,唇角弯起,笑得幸福又恬静。
    “深深,我爱你。”
    宁东旭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脸颊。
    小鱼儿两岁半时,宋深深从柯蒂斯毕业了。
    满载着多个国际钢琴大赛的奖杯,宋深深在离开美国前,在卡内基举办了一个钢琴演奏会,获得了热烈的反响。
    名利双收的她带着三个孩子,和宁东旭一起回到了港城,从此定居于此。
    “小鱼儿,爸爸告诉你很多次,不要穿着鞋子在沙发上跳。快点下来!”宁东旭厉声指责道。
    “我、不!”小鱼儿朝他扮了个鬼脸后,蹦的更欢了。
    那张长着跟自己有八成像的脸,尽是做着熊孩子的事。宁东旭心中的滋味,别提有多酸爽了。
    “爸爸,抓我呀!快来抓我呀!”小鱼儿从沙发翻滚下,嘻嘻笑着跑走了。
    宁东旭陪他绕着沙发跑,在即将抓到时,又故意放水,让小鱼儿溜走。
    “妈妈,救命啊!”小鱼儿看到出现在玄关处的宋深深,一双小短腿跟踩了风火轮似的飞奔过去。
    宋深深和两个女儿刚从商场回来,就看到了一地狼藉的客厅,一个无可奈何的丈夫,还有一个天天捣乱的儿子。
    宋深深把小鱼儿抱了起来,然后,把他交给了宁东旭处罚。
    小鱼儿傻眼了。
    两个姐姐捂嘴偷笑。
    宁东旭把小鱼儿翻了个身,拍打着他的屁股:“叫你不听话!叫你天天把沙发当蹦床跳!以后还敢不听话吗?”
    小鱼儿哇哇大哭起来:“你们都不爱我!你们是坏蛋!”
    那哭声响亮的,颇有宁语宁当年的风范。
    最后还是宁莞尔把他从爸爸的魔手中拯救了出来。
    小鱼儿如同八爪鱼一样紧紧地挂在二姐的身上,等离得远了,朝宁东旭吐出了舌头。
    宁东旭又好气又好笑,再次感慨道:他怎么就生出了这么调皮的儿子?
    当天晚上,宁东旭在花园的草坪上搭了两个帐篷,美名其曰看星星。
    宁家两个公主都已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小少女,对宁东旭时不时的脱线行为已经完全免疫了。在被蚊子吸光血之前,她们两人抱着小鱼儿上楼了。
    宁语宁看了下手表,叫道:“老宁,十点了,你和妈妈的二人世界。”
    宋深深又拍死了一只蚊子,正要离开,宁东旭的手从她上衣的下摆处伸了进去,摸到了她的胸前。
    “我们今晚做一对野鸳鸯,打个野|战,怎么样?”他墨色的眸子亮晶晶的,像极了天上的星星。
    宋深深脸红道:“老不正经!”
    “行啊,今晚就不正经给你看!”宁东旭三下两下扒光了她的衣服,炙热的吻如狂风过境一般压了下来……
    宋深深听说,宋青枫因为毁容了,把自己关在疗养院里。丈夫和女儿从没来看望她。她抱着一张全家福,嘴里一直念叨着:“哥,原来真正爱我的人从头到尾只有你一个。”
    宋深深听说,秦音终日流连于夜店。某天,她闪婚了。对方是一个建筑工人,长得很像宁东旭。没多久,又闪离了。
    都只是听说,宋深深没去求证。
    因为,她们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一个月后。
    “宁东旭,你给我滚过来!”
    听到宋深深的叫骂声,宁东旭连忙滚到了浴室。
    当看到验孕棒上的两道红线,他先是吃惊,随即兴奋得乐出了声。“老婆,这次我替你生。”
    “去你的!”宋深深用小拳头锤着宁东旭的胸口,发泄着心中的怨气,“谁让你搭帐篷的?星星没看到几颗。现在好了,又多了一个孩子!”
    宁东旭仍是笑个不停:“小星星。”
    “什么?”宋深深愣了一下。
    “这个孩子,就叫小星星。”宁东旭把她搂在怀里,在她额头上留下了极其温柔的一个吻,“深深,我永远爱你,永远爱我们的语宁、莞尔、小鱼儿,还有小星星。”
    作者有话要说: 《有爱无声》的故事就到这里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和支持
    有缘江湖再见

章节目录

有爱无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斋中文只为原作者如小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小果并收藏有爱无声最新章节